機車居然被推到大水溝

摘要

3/8(六)晴天,早上六點出門上班,下午三點半下班正要趕去系友會時,發現機車被惡意推下又寬又深的大水溝(沒違規、沒擋道、不可能是被不小心碰下水溝),當下決定先參與聚會再處理車,結束時找來吊車,把機車送到車行,晚上照原計劃和朋友唱歌,隔天找里長和警察,申請調閱監視器畫面,過程中,機車行、吊車司機、警察、里長,都態度良好,讓我有驚喜的感覺。

---------------------------------------------------------------------------------------------------------

經過這件事,我發現:

1.我仍然太天真,沒有及時相信人性的極惡或極怪:雖然腦裡曾閃過:車要是栽下去就麻煩了,卻天真的以為應該不會發生。

2.我處理事情的能力比自己想像中強:早上停車,下午發現出事,數小時就能找到吊車來處理完畢,讓愛車能安穩休息,當天我的兩個聚會也都沒取消。

3.我的冷靜與理性比自己原本預期的更高:遇到這極度意外的吐血事件,只有幾秒的傻眼和數分鐘的錯愕,很快就決定當下的因應方式,還有後續打算怎麼做。面對這已發生的事,除了立即解決狀況,情緒上雖低落,卻能很快調適自己:這是很爛的遭遇,卻還沒一個明確的兇手,所以我無從責怪和怨恨,既然無法改變事實,能改變的只有自己的心情和回應,所以我讓自己儘量照著原計劃,過這本就預計會開心的一天。

4.我真的常存感恩心,並且不會怨天尤人:遇到這鳥事固然倒楣,但機車行、吊車司機、警察、里長等人,都是我當下的貴人,在我被冷水灌頂之際,給我支持和溫暖;至於怨天尤人,這句話一直和我無緣,因為我的理性告訴我,怨天尤人沒用,只會讓自己更不開心。

5.我果然很宿命:恩,就是很宿命,一直如此,所幸也沒因此喪志,我仍有目標有夢想,哈哈很矛盾吧~。或許,只是防衛機轉和自我調適的方法吧,因為若不宿命,便很難使自己的心態「勉強」接受像這種遭遇。

6.看完這篇文章,是不是又像是在講別人的事呢?哈哈,沒辦法,這就是我啦!

---------------------------------------------------------------------------------------------------------

完整心路歷程:

2008三月八日,天氣晴。最近幾星期越來越忙,早已進行中的、為了未來的補習,特別加強英文的補習,重機駕訓班練車....陸續登場。這幾天又突然有不少聚會, 尤其是這一天,六點在士林的家裡起床到新店上班,下午三點半下班,要趕到小巨蛋附近的系友會,晚上一個壽星同事的KTV之約,真是忙碌充實快樂的一天....這是原本的預期。

平時早班其實很少騎車,六點就要起床,根本不想騎,只想再瞇著眼多休息一會兒,所以出門就搭公車轉捷運,但這天要到處趕場,所以就騎車了,也一直祈禱陰雨許久難得放晴的天要保持下去,至少不要下起雨來。

下班時天氣轉陰涼,但總算沒再濕答答,正高興著,卻發現我找不到車了!一度懷疑糊塗的自己沒拔鑰匙車被騎走,檢查一下,非也,鑰匙在身上。那是被偷了?恩,心念電轉一邊走著路的我,幾秒之內實在很難立即相信這個推測。對了,停車位置旁是條大水溝(約五公尺寬,一點五公尺深),雖有護欄但正好我車前有個小縫,該不會被推下去了吧~。探頭一看,哇咧!真的!

(車、路、護欄、水溝,是平行的,車和水溝中間有護欄擋著,那個護欄縫在我車右前,相當窄,而且我有鎖龍頭,方向是水溝的相反方向;停車位置也未違規或擋道,根本那裡一整排就終年都是機車停車處,雖然沒公告可以停,卻也沒有禁停,絕無違規)

前幾秒真是有點錯愕,非常傻眼,雖然我以前也曾看著隔一段就會出現的護欄縫想過,恩,要是有人把車塞進去然後掉下水溝,可就難搞了。不過畢竟想歸想,實在沒啥原因要這樣惡整人家的車,沒想到這種鳥事居然真會發生!不是沒想過或許只是個意外的擦撞,造成這種結果,實在是那縫的大小和位置,拿來和我的車一比,就能發現根本不可能會不小心A進去,看過的都這樣說啦!一定是惡意的!

但,遇到了,這事已是事實,而且我必需面對,我無法改變既成事實,咒罵也於事無補,還是先來想想再來要怎麼處理比較實際。

報案、找里長,弄監視器,看能不能請警察再採些指紋....這是制式流程。但我已必需立即前往系友會場,要取消嗎?北區系友們,好久不見了,我和你們不熟,內心的熱情卻仍期待能看看大家,而且這是既訂行程,早答應會參與了;值得取消嗎?取消系友聚會,是否能換來車子的事有個完美結局:抓到兇手叫他賠?噗~我雖然天真單純,總不是個小孩了,是不是剛好有監視器照到該處、警察會不會受理、里長肯不肯幫忙、就算把人抓出來他是否肯賠....通通都是未知數。

(我能體諒警察和里長,畢竟現在事多人多刁民多,尤其警察還常有上級不合理的壓力,或單純做自己該做的事如取締違規卻不被多數人民支持)

所以,取消聚會則自己計劃大受影響,車子的事也難有完美結局;先去趕時間的系友會,回頭再弄車子的事,似乎比較划得來。恩,就這樣吧!愛車的我,心痛地先丟下受傷的車,如期赴自己的約,並心事重重地一路思考接下來的處理方式。

找里長、派出所,也要好幾小時吧;然後才把車弄起來。別忘了,那是個大水溝,150公分深加上護欄高,150cc 的車想靠人力拉上來?別傻了,沒找個吊車,十個大漢也難把車弄上來!而且已知系友會結束約是五點左右,再搞這些事,晚上的壽星KTV就甭去了。

於是又要下決定,報案加找里長、和把車弄上來、和KTV之約,這三件事只能擇其二。就像上一個決定一樣,我不想自己計畫被嚴重影響,所以KTV必去;而且當天是星期六,機車行多仍營業,但隔天週日就幾乎沒人開門了,所以要是不把車弄上來,它就要在那兒再躺兩天!一樣的考量:先全力緝兇仍非常可能沒有結果,所以還是先拉上來吧,採指紋和維持現場就只能算了。

東區的系友會結束後,到公館某機車行,在老闆熱心協助下,找到了吊車,三千元一趟。恩,和心裡的預估差不多,而且我也沒得選擇,七點左右把車給吊上來了,我原本以為吊車司機會很勢利、會是大老粗,但他比我想像好多了。在現場處理時,自然引起一些人圍觀,還好是小巷,人不會太多;聽好幾人說早上就看到變這樣了,也就是我車一停就遭到毒手了!

無論如何,機車送到車行,先留著請老闆估個價,怎麼修那再說吧,重點是機車放車行,心安多了,真的!心安多了!再趕快去士林找壽星,所幸還有兩三小時可以參與。結束時回到家,十二點。早上六點出門,晚上十二點返家,隔天又要六點出門,而且居然遇到那種事,還真是累!但至少,我沒被這件事打敗,這一天,我一樣照著原有的計畫走!

隔天,三月九日星期天,下班後找到當地里長,再到派出所正式申請調閱監視畫面,再來就等里長找監視器包商一起看畫面。派出所好幾個警員都沒任何推託或不耐的感覺,還找一個巡邏警員陪我和里長談,里長也願意幫忙。坦白說,遇到這種吐血的事後,能有一些人負責任、協助處理,真是意外的驚喜,也很感謝和感動!當然,我還是不敢太期待監視器能找到兇手,更不奢求意外找到兇手後還能意外地讓他肯賠。報案、找監視器,只是做我該做的事罷了;好比一兩年沒對中任何發票獎金,每次上百張的發票我還是一張一張碰運氣一樣。

對了,要是最後居然找到兇手了,他卻不賠怎辦?唔....找到再想這問題吧!現在想,只是庸人自擾!

Henry
08.03.09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o
  • 怎麼會這麼倒楣啊?整台機車被推到水溝真的很誇張耶,你超冷靜的...
  • 對呀超倒楣,但也確實為自的冷靜與理性感到自豪 :P

    henrychang 於 2008/09/14 0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