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白賊扁遇上軟腳馬總統 騙局,人民買單!
2008-09-14文/楊照
(更多詳細內容請見本期《新新聞》)

2008年前後,台灣出現了兩位人氣曾居高不下的總統。如今,台灣卻淪落到討論兩位壞總統和笨總統的差勁程度勝負。前者犧牲公益,玩弄法律以中飽私囊;後者做壁上觀,逃避責任以維持清高。這兩位非壞即笨的領導人之作為,無形中促使台灣當下的這場難關更形艱難。
壞總統和笨總統,哪個比較糟?真悲哀,台灣竟然淪落到要討論這樣奇怪的話題。一整個星期,新聞上喧騰的,都是兩位前後任總統製造的問題。一位壞總統每天跑法院跑特偵組,為自己的國務機要費流向,還有海外帳戶中的龐大鉅款,做各種解釋與掩護。另外一位笨總統,自己莫名其妙捅蜂窩,主動表白「六三三」競選口號要八年後才有可能達成,進一步重挫已經低迷的台灣經濟信心。

陳前總統玩法律犧牲公益牟私利

兩個總統都讓人有理由大搖其頭,因為會有「哪個比較糟」的問法。不過,這樣的問題,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從最根本的總統職務要求上看,兩者都沒有達到政治責任的標準,壞總統和笨總統都不是對的總統。

總統,首先是個人,再來是個公民,再來是個能見度最高的公眾人物,再來是全國政務的最高領導人,因而我們看待一個總統,也就必須從這幾個層次,追究其責任,沒有擔當、準備要接受這種責任的人,不能也不該做總統。

責任是和權力相對應相對襯的

對總統那麼重的責任要求,源於總統掌握至高的行政權力,如果不是為了完成這麼重的責任,又何必給他那麼大的權力?陳水扁明顯在做人的層次,與做為公民的層次,出了嚴重問題。當總統八年間,他習慣順口發言,從來不尊重自己說過的話、許下的承諾,連帶地更不尊重法規法令,狂妄地以為一個瞭解法律的總統,就可以高於法律、玩弄法律,以至於做了許多遊走法律邊緣,乃至踰越法律分際的事。

還不祇如此,做為一個公眾人物,他更失敗,他示範了人如何為了牟取私利,犧牲公益而扭曲價值。

當總統時,陳水扁及其家人明白知道,卸職後國家會養他們一輩子,提供一般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優渥待遇,換句話說,他們可以幾十年沒有生活財務上的壓力。這正是卸職總統禮遇辦法的用心目的之一:消除總統貪腐動機。然而明明可以享受國家禮遇,扁家卻在總統任內積極「為孩子存錢」,這是明白侵害國家利益,去賺取他自己其實不需要、用不著的財富!

私心表現,莫此之甚,在公私天平的傾斜上,卻也是最極端的偏差選擇。如此害公利私,和黨外的民進黨建立初期,多少人犧牲自我利益前途,爭取台灣民主的精神,形成了最尖銳的對比。任何一個公眾人物,顯現出這種利慾薰心的態度,都會帶給社會負面、錯誤的示範影響,何況是一位總統!

馬總統逃避問題撇清責任不沾鍋

相對地,在做人做公民做公眾人物上,馬英九比陳水扁好得多。爆發特別費案時,他誠意配合檢方調查,提供相關資料,他說話做事保有了基本的前後一致性,沒有明顯的矛盾反覆。

從一個角度看,他的風格和陳水扁相反,吸引受夠了陳水扁的選票,才讓馬英九順利當選。然而換另一個角度看,似乎也就是這種風格力量,讓馬英九誤以為當總統最重要的,就在展示清白人格而已。

清白人格可以幫馬英九在陳水扁遺留的烏煙瘴氣中贏得選戰,卻絕對不夠讓馬英九做一個負責、稱職的總統。在國家政務上,馬英九的責任認知遠遠不足。

現實、合理地看,沒有人預期一個政府在三、四個月內可以立竿見影做許多事。可是每個人都應該、都可以預期政府首長展現勇於任事、積極努力的態度。總統可以不必為國際經濟景氣變動帶來的效應負擔完全責任,然而他百分之百必須為自己面對國家問題的怠惰負責。

三個多月來,最嚴重的,不是低迷的台灣經濟數據,而是人民普遍感受到政府,尤其總統對待經濟狀況的退縮、逃避態度。

總統花很多時間參與象徵性、儀式性的活動,花很多力氣講幕僚寫的空洞話語,花很多精神解釋自己為什麼不能一肩承擔,總統這樣表現,社會民眾能把信心寄託在哪裡?又給了執行經濟政務的單位什麼樣觀感?覺得國家政務沒有真正的領導人嗎?

畢竟,有誰把票投給劉兆玄選他來領導我們?得了七百多萬票的人懶散輕鬆,一票沒有得的行政院長要怎樣讓龐大的政府體制動起來?

簡直不可思議,一百多天中,頂多在遭遇風災水災時馬英九面色凝重,從頭到尾我們沒看過他表現一點點焦慮焦急。焦慮焦急或許也不能解決問題,但連焦慮焦急表情都沒有的總統,要如何讓人相信他真的「急民所急、苦民所苦」呢?這樣一位隨時可以自在慢跑的總統,又如何凝聚信心與力量,在關鍵時刻一起推台灣一把,讓台灣逆水上游度過難關呢?不及格的總統,不會也不能因為前一任總統也不及格或更不及格,就因此變得及格吧!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