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心儀的女性朋友家住中部, 這週末要來台北四天, 和我一起四處走走, 結果在很高興的兩天過後, 她講了幾通電話, 卻說要回去, 臨時有事, 這是在昨天半夜十一點半時

她說要自己坐車, 我努力說服她多留一晚, 她卻似乎急著要立刻走, 後來我說好吧, 但現在太晚了, 我送妳回去, 她不願意麻煩我, 我卻堅持住了, 太晚不能讓她一個人坐車, 到中部還要轉計程車, 她後來勉為其難說好吧那多留一晚, 隔夜早上搭車, 這其實也是我原本的建議

但說實在我感覺她真的很想立刻回去, 雖然並不知道是什麼事, 但我想完成她的心願, 就還是說服她讓我送了

路上聊了很多, 坦白說是還滿值得的, 這一趟路沒有白跑, 只是回程時累了點, 後來在中途一休息站小睡了一下, 剛回來台北

心理上也是吧, 我相信她是真的突然有事的, 因為在她開口前完全沒有這樣的打算, 還一起想隔天要去哪, 而她有突發的特殊情形, 我也願意這樣為她跑一趟, 花精神體力和錢, 沒問題, 雖然並不清楚究竟是什麼事這麼急

可是, 總是一直在想, 這樣做, 是不是真的好呢? 或許願意做, 就是歡喜做甘願受, 也不用想值得不值得吧, 但總是會有那麼一點懷疑與不確定....

面對這樣一個女生, 一直吸引著我, 一直付出著, 一直無法進入她的心, 有點....無力感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