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完整公開心路歷程 胡志強:永遠記住台灣人民的善良
天下雜誌 更新日期:2006-12-20
記者:採訪/吳琬瑜.李雪莉.汪文豪

臉頰消瘦的台中市長胡志強,最擔心夫人邵曉鈴醒來後不能接受身體的改變,他想好了說詞是,「妳臉上有傷,但有沒有看過燒燙傷的人?妳少了一隻左手,可是,有沒有看過口足畫家楊恩典?人家都沒有被打倒喔,我們有更多人鼓勵,妳要更堅強勇敢……。」

眼前的胡志強,不再是那位意氣風發的點子王、不是縱橫外交沙場的外交部長,也不是家家戶戶知曉的政治明星,而是一位妻子的老伴、一位家裡的支柱。

「曉鈴,如果我讓妳相信這一點,說不定危機會變轉機,妳的失落和殘缺就能變成另一種收穫,」他重複對太太與自己打著強心針。

很久很久以來,在政治人物身上,看不到真實的笑容、眼淚,純粹的家庭幸福。因為,在台灣,政治是表演、是無病呻吟的姿態。

但台中市長胡志強與邵曉鈴,卻顛覆了政治人物與夫妻被遺忘的人性。
「你們覺得台灣政治人物是可以有點人性的,是嗎?哈哈哈。」總是帶著幽默看待世事,胡志強淚中帶笑著說。

經歷過最悲慟的意外,五十九歲、從政三十年,胡志強的生命也出現質變。

「我知道,the life will never be the same(生命不會像從前一樣),她未來可能常常哭、常常笑、常生氣罵人,跟小孩一樣,只有三、 五歲的智慧與能力,她能否走路,我們都不知道?」胡志強明瞭,很多的不知道正向他們襲來。

儘管面對許多的未知,胡志強卻展現超人的意志,他的信心來自人們的關懷,「我何德何能,一個地位不高的政治人物,竟得到社會有史以來,如此大的關懷?」

台中市的大街小巷裡,店家門前掛滿了為曉鈴祈福的標語、卡片;滿街的紙鶴與祝福,讓外國訪客也覺不可思議。

這種氣勢與人氣,使得不少政治人開始要胡志強出來為之前高雄市長選舉站台、甚至鼓吹他二○○八年出來選正副總統;他說,他怎麼忍心消費人民的情感,消費太太悲慘的不幸,然後去搏取政治利益?

有點看破政治紅塵的胡志強說,為了回報台灣社會的溫暖,從大到小的事他都會謹守分際,甚至他今後連紅燈都不會闖。

這一趟旅程改變胡志強的人生,也讓他深切體認,台灣人民是多麼厭惡政治成為人們生活與感知的全部。「我絕對不會把我的遭遇,變成政治籌碼!」他語氣鏗鏘。

這一夜,向來溫暖的台中也下起細雨,胡志強六點後便停下手邊的公事,趕到醫院。

「最後,老伴老伴,她還是一定要靠我啊!」雨中的胡志強,拐著自己右腳,沒有猶豫向前走著,這次,他的腳步不是往成就國家或任何選舉走去,而是走向他最愛的,伴他三十多年的,牽手。

以下是胡志強接受《天下雜誌》深度訪談的內容:

問:意外發生至今快一個月,你一路走來都很冷靜?怎麼渡過的?

答:一般人都是發生事故時很慌亂,然後慢慢冷靜下來,但我一開始卻很冷靜。

記得翻車時,我看到有人哭,我先安慰他們。我還問司機車上有無安全槌,可是找不到,於是叫年輕人用腳把擋風玻璃踢碎;我用薄被把我太太包起來,當時已經聞到燒焦味了。

事後一一九的替代役男描述說我很有大將之風,冷靜得驚人。他們說,這個人到醫院後,像是院長一樣地指揮若定,問太太如何、祕書如何、司機如何等等。

大家看我在事故現場出奇地冷靜,其實是我當時以為沒有什麼了不起。我那時以為車子翻了,又滑行六十多公尺,我完全沒傷,其他三個人好像也沒事,應該沒那麼嚴重。雖然看到太太骨折,卻認為是可以康復的。

直到當天晚上大約十一點半,才知道太太有生命危險,而且被通知大概救不回來了,我才開始慌亂。

一直到我太太的內弟進出手術房後,我才被告知她要被截肢。當時我還跟醫生討價還價說,如果要截肢,截得愈少愈好。

我內弟跟我說,「姐姐不太好」。但當時我只擔心截肢會截到肩膀,日後無法裝義肢。結果他卻告訴我,「姐姐在做CPR人工急救,而且可能沒希望。」我聽完後大叫,「怎麼可能,醫生跟我講說進去是救手,怎麼變成救命呀!」我很難接受。

問:慌亂的心情想到什麼?

答:冷靜後,我第一個念頭是想到要辭職,因為太太沒有了手。發生這件事情我很愧疚,覺得對不起她。以前所有對不起她的地方,頓時全部湧上心頭,覺得想回報不一定有機會。因此我擬好辭職聲明,準備找一天到議會報告,因為這是民主政治,應該這樣。

過了一、兩天,看到很多人關心,醫院擠滿了民眾前來祝福,台中市民更是反應積極,連平常監督我的反對派議員也前來關心,台灣政治常見的藍綠對立、政黨衝突,都不見了。我才又打消了辭意。

首次對政治人物付出這麼多

問:大家對你和夫人這麼關心,這是政治人物難得的做人成功。

答:這事情對我來說,我不會想到「成功」這兩字。

對我來說,這顯示台灣人的善良、同情與溫暖。我認為善良在這社會中常見,但規模不一定大。

政治人物最喜歡把別人對他的關切、同情,解釋為支持或背書,就算沒有這個意義,他也要轉換成這個意義。過去的例子,屢見不鮮。

所以這次讓大家有點詫異。以往大家都認為,不應該對政治人物付出這樣多的感情;因為,人民的好意最後都被政治人物轉化、利用與誤導。但這次民眾卻毫無保留。

你知道這一個月內,有盲人折了一整罐的紙鶴給我;有八十多歲的老先生,從台北坐車到台中,只為拿藥給我,說一定可以讓我太太甦醒。後來他看到我太太沒有醒,就生氣怪我沒有擦。

有年輕人,從中壢坐車來奇美醫院簽個名又回去。還有小市民寫信給我,附了一個廟裡的小單子,說他到廟裡折壽,祈求我太太康復。

我被這些舉動震撼,對台灣更有信心。我要把這些對我們的祈福,裝在一個大相本,以後給我太太,一方面給她看,二方面希望明年過年前,我是否可以對每個人回謝一下。雖然要謝的人很多。

我想最大的因素,在於我太太的無私。在任何場面她都充滿關懷,只要你開口要求幫忙,她都去做。你甚至可以說她是一個濫好人。

我也在這次事件後,才知道我從新聞局長要轉任駐美代表時,我太太打電話給我每一位部屬的太太感謝。我都不知道這個事情。她也常去天母的外交官宿舍走走,大家是真的感覺到她的真。

你說,人民是受到媒體的影響嗎?為何有這樣的反應?是受到我在記者會中流淚的影響嗎?你們去想。我把它歸因於「人心善良」,非常願意幫助人。
問:你那時是主動或被動召開記者會?

答:老實說,記者會是我被逼著開的。因為之前有個記者陪議員來看我,用手機偷拍了照片,第二天登出來,其他的媒體嘩然,記者都被報社長官K,所以要求我一定要跟媒體見面。

當時,我哪有這個心情?但是媒體一定要,我就跟大家說,如果見了面,大家可不可以撤走,因為我怕大家的關切與無意的渲染,讓奇美醫院變成泰安休息站。

我曾擔任新聞局長,知道當沒有新聞,但媒體又有需求的情況下,會拿著沒有意義的東西來報。這對我或媒體都不好。所以我希望低調。事後雖然和媒體見了面,但大家還是沒撤走。

很多媒體告訴我,以為我會抱一大堆資料,太太的病歷,有條不紊講清楚。我說,「你們還把我當新聞局長呀?」那天怕失控,我準備了幾點聲明,最後完全沒用上。

對於肇事者,媒體也一直希望他來跟我跪,我不要他來跪;我女兒還沒有到台灣,也有媒體希望他來跟我女兒跪。甚至當時有媒體對我說,如果你願意擁抱肇事者,表達原諒,對你一定加分。

我不懂,原諒是什麼意思?第一個層次,我們會講別難過;第二層次是我們不計較;第三層次是說,不要緊,沒啥啦,沒事啦!但你叫我怎麼說?
人民被政治人物騙怕了

問:雖然你說人民很關心你們,但這意外,人民也被你和太太的真情感動,你怎麼看?

答:我認為你只要給人民機會,台灣人會非常慷慨、願意付出、鼓勵與幫助他人。我覺得這種機會不是不多,而是能得到擴散的效應的機會不多,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覺得一家五口分一碗麵的故事,到處都有,但是媒體不怎麼注意。這種事情做一次就沒了,媒體又去追逐其他的題目:藍綠對決、制憲、公投。

但這是第一次我覺得,台灣人民的善良,得到媒體充分的注意。擴散的效應很久,而不只是一、兩天,而是持續了一個多禮拜。

問:因為你們的故事是很真的,是悲歡離合,每個人感同身受吧?

答:所以,你們覺得台灣政治人物,是可以有點人性的,是嗎?哈哈哈。

政治人物常消費大家的感情,大家被利用怕了,所以這也是為何我堅持,在北高市長選舉最後關頭,不去站台。大家都以為我會去,但是我怎麼忍心讓這樣多善良的人,最後又陷入一個二分法的世界,困在政黨對決、藍綠衝突中?我不忍心吶。

問:當你聽到有人要你出來站台時,你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

答:在那一剎那,我警惕自己與家人要謹言慎行,不要做出讓大家失望的事情,包括走路不要闖紅燈。你懂嗎?大家對我這麼好,我可不能做出任何事情讓別人失望,否則對不起他們。

原本我也想說,是不是我以後不要再去選舉。如果去選舉,我心裡一直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消費我太太如此悲慘的不幸,去搏取政治利益吧!

問:你從政二十多年來,這是最震撼的一次。你希望你在民眾心目中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答:我只希望這件事情,不是我悲慘的遭遇,而是全台灣人民的善良,會被永遠記住。我覺得我在裡面微不足道,不足掛齒。

問:這個意外對你人生的優先順序會不會改變?

答:在這事中有三件難倒我的事:第一、我一直在想,天下最難的事情,居然是發現自己對很多事情無能、無助、無力。

人家常說胡志強很能幹,你只要把事情交給他,他都會做得好好的,你可以放心。但我太太這個事情,我什麼都做不到。當時有醫生告訴我,如果三十六個小時過後沒有起色,就沒有辦法繼續了,就是說維生系統要拔掉。剩下就是靠嫂夫人的意志力。人生很無常。

第二,是未來太太的下一步,該怎麼走。我告訴兩個小孩,媽媽過了生死關,可能變成植物人?不是植物人,可能需要二十四小時的看護?如果不需要,可能脾氣不好,不能接受現況?或是只有五歲的智力?我都不知道。

第三,我想了好久,到底該怎麼樣表示對民眾的謝意,也難倒我。

但我既然決定留任,不做台中市政建設的逃兵,就要把事情做好。我跟我的團隊講,沒有選擇,只有做得更好,因為台中市議會居然給我更多的支持,無論是同情、感動,讓原本很難通過的預算,都過關了。市民不分藍綠都給我這樣的支持,所以我市政一定要做好,而且比原來更好。

未來我卸任市長投入公益後,也許我也要調適,是以我太太為主,我為輔。我還有三年多的任期,我太太也要花兩三年康復,將來我們應該聯袂做一些社會公益。

再講就撞牆給大家看

問:有人說,希望你與馬英九搭配正副總統選舉,你怎麼想?

答:我完全不會去想。我認為講這個的人,不了解社會人心走向。人心最基本的善良面,不是什麼都用政治來計算,我們也不應該這樣,什麼都是選舉、都是政治、都是選票,誰再講,我就撞牆給誰看。

問:你看破了政治計算嗎?人們其實很討厭政治人物隨時在交換?

答:以前我就有這種感覺,但當時只是我個人的信念與理念,現在社會大眾更是如此。有人開玩笑說,火星人掉到法國,會先問人會不會做飯;掉到日本,會問人家會不會說英文;如果掉到台灣,會問你是藍還是綠。

最近有名的笑話是,一群教授在聊我的事情,有一個人說,胡志強現在可以當馬主席的備胎,你看他現在人氣這麼高。十五個教授中,十四個都贊成,結果有一個堅決反對。反對的人說,他很支持胡志強,但是如果胡志強當總統,共匪只要抓走他的太太,他就崩潰了嘛!所以我沒有這個打算,我也不認為該把我的遭遇變成政治籌碼,你這樣做,是要台灣人心絕望嗎?

問:台灣政治有沒有可能導向好的方向?

答:我認為絕對有可能。我們真的要勇敢站出來,拒絕政治成為我們生活與感知的全部,真的。我在英國、美國生活那麼久,人家有把政治當成生活與感知的全部嗎?沒有嘛!人家選舉會弄成像我們這樣子嗎?哪有呀?沒有這個必要性嘛。

有時我真的希望這是個惡夢,誰都做過惡夢,醒來之後說,「還好這是夢!」,但這不是夢。但至少這個意外,彰顯了台灣的社會價值,甚至讓大家更注意緊急醫療體系、把後座要綁安全帶的法令通過,真的很好。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