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災難發生 才知問題嚴重性
2008-09-17【中時社論】

沒有颱風,不知道原來政府不分顏色;沒有災害,不知道原來官員向例推拖!說來荒唐,不過就是兩個颱風,讓老驥伏櫪打最後一仗的劉內閣,差不多破功九成。卡玫基重創中南部,讓劉內閣緊急變更擴大內需計畫,調撥預算趕治水;這一回辛樂克帶來破百年紀錄的雨量,重災區橋斷樓塌,才發現千億擴大內需預算,其中全台危橋改建所占數額不過一點八億,當立法院、各縣市議會泰半通過預算之際,行政院連再次調撥預算的空間都非常小,只能「明年搞定」。

改建危橋和整治水患一樣,都是陳年老問題,年年颱風年年出事。劉內閣上路三個半月,所有的爛攤子一次爆發,扁政府時代不是沒颱風,不是不知危橋的風險,就在前年交通部還委託運研所對全台二萬六千多座橋梁進行全面普查,其中一百八十八座縣鄉道橋梁、六十八座省道橋梁必須改善,其中有四十座被列為優先改建,還編列了一百一十八億預算,準備分六年完成,到現在兩年過去了,只有兩座完工。

這一次出事的后豐大橋,前年就列為十大危橋之一,當時也編列了十億預算改建,卻遲遲不能發包,今年八月追加十五億改建,工程未發包就釀生巨災。后豐大橋興建於民國七十八年,在民國八十七年間拓寬為現今卅公尺寬,是有點年紀,卻還不該老到不堪使用的地步,交通部長毛治國痛陳,盜採、濫採砂石嚴重,是斷橋的罪魁禍首!這是新問題嗎?這幾年檢調查辦盜採、濫採砂石不可謂不雷厲風行,如果大家不健忘,最近才發生的前調查局長葉盛茂關切電話疑雲,正是大牌立委為業者護航而捲入盜採砂石案,辦得下來嗎?當朝野立委指著政府官員的鼻子,痛罵要求有人下台負責的同時,哪個立委有點良心,問問自己、看看同僚,是誰多年來一直做為盜採砂石者幫凶,挖爛了這塊我們深愛的土地?

講起台灣公共建設的千瘡百孔,真叫人又氣又恨。台灣簡直是受了詛咒般陷入惡性循環,永遠是災難發生了,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知道嚴重性之後才開始急忙補救,一切補救措施的公務流程告一段落後,就再無人聞問,直到下次災難發生。卡玫基告訴馬劉政府,前朝治水沒治好,趕快編列計畫和預算治水,預算都還沒撥下,辛樂克又來了,告訴馬劉政府,前朝危橋九成九都沒改建完成,趕緊說明新年度預算裡,會納入相關計畫和預算。

劉內閣部會首長裡,老將不少,對這些問題不會不了解,為什麼還是和扁政府一般,永遠是問題發生才知道嚴重性?別人不懂,交通部長毛治國不能說不清楚,公路總局不能說自己在狀況外。為什麼會讓問題一而再、再而三發生?說穿了,公務員心態就是如此,管你改朝換代,公文出門就是「完工」,后豐大橋兩年多來發包不出去,有誰聞問了?有誰追蹤了?有誰管考要求進度了?這還只是一條橋,其他的危橋呢?當所有的問題都沒有答案的時候,交通部、公路總局還能說自己所有該做的封橋SOP都達到嗎?能兩手一攤說:發包不出去,我們急也沒用。政府官員無用的時候,還要你留在職務上坐領乾薪嗎?

辛樂克當然是天災,特別是經過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台灣地質遭逢大變,這幾年來始終沒有休養生息的時間和空間,中國人講遇水則發,台灣卻是遇雨即淹,淹水成颱風季節的常態也就罷了,這一回,是雨量大到淹塌了樓、淹垮了橋,那就非同小可了,何以致之?只有雨量破歷史紀錄是不能解釋這一切的,是人禍的危害加速、加重了天災造成的損傷,盜採砂石禁絕不了,基礎工程不夠用心,都是政府不能推卸的責任。

這麼些年來,官員來來去去,走掉的官沒做好該做的事,新來的官也不知道自己該做好什麼事,要求誰該為風災負責下台,根本沒有意義。當毛治國坦言風災有人禍成分在內,也做好國家賠償準備的時候,我們必須告訴所有月領公帑的政府首長和公務人員們:永遠要把民眾的生命財產放在第一位、擺在自己的官位之前,做為國家公務員,要有強烈的責任感維護民眾的權益,因為你是公僕,不該是高高在上的官!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