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要看完,才知道作者想表達的是什麼,京奧只是引言,重點在台灣本身。

--------

陳文茜專欄─夢想與悲憤 只一線之隔
2008-08-14 中國時報 【陳文茜專欄】

     從北京奧運煙火的中軸線,閱讀歷史,在時間的長河裡,我們從鳥巢、永定門、紫禁城、圓明園…一路望向居庸關,等於閱讀了近六百年的中國歷史。其間夢想或悲憤,只有一軸之隔。

     八月八日夜晚,這是蔡國強一生施放煙火的最大一場表演,也是他著名的、央視無法轉播的尋根腳丫煙火之旅。剎那間,六百年的中國歷史全在蔡國強燦爛的煙火中被回憶,也被感慨。

     北京奧運,沒有幾個北京人從八月八日、或僅僅一場體育盛事描述它。一個當夜值勤全身溼透的青年志工如此期許自己:「這是我爺爺奶奶等了一輩子,等不到的中國。」他從上午即被分配站立「土城站」地鐵入口,這是北京城唯一通往奧運場館的路,當天全球九萬個人都得通此要道,入「鳥巢」參加開幕式。年輕人並沒給自己多帶瓶水或毛巾,當天北京的霧濃濃厚重,他的心情也是。

     擔心恐怖攻擊、擔心安檢過嚴遊客不滿、擔心天下起大雨人工消雨失靈…,年輕人在擔憂的心情下沒忘記一路保持微笑,引導全球不同膚色的客人;為自己的爺爺、為父親站在這裡,為一條曾經輝煌日後衰敗的中軸線站在這裡。當煙火自鳥巢上空如反方向的瀑布往空中升起時,他和身邊的青年志工們都哭了。三年的志工訓練,百年的奧運夢,三個世紀的衰敗,北京這一刻,不容易啊!

     從北京奧運開幕儀式回來這幾天,我逐漸淡忘了張藝謀華麗炫目神話般的演出儀式。那位我已走不太動,沿路扶著我的年輕人,他談話的點點滴滴反而不斷地浮上我的記憶。

     每個北京人都在強大的歷史感與夢想的驅策力下,投入這場奧運。你是民工、你是參與計畫的建築團隊、你是志工、你是提著烏紗帽賭鳥巢前衛建築會廣受歡迎的副市長、你是廣場裡噙著眼淚看奧運轉播的小市民。無論大官、無論小民、無論演出者、無論爆破工程隊…。夢想,像一張龐大的網,把他們無邊無際編織成無形的鳥巢鋼材彼此環繞擁抱。一位導覽我們上車的洋人義工,她已參與了七屆奧運回憶:「這是史上最大體育會;沒看過全國那麼多人,只為了共同努力一件事。」

     北京奧運西方媒體從質疑、批判、改為讚歎,因為他們看到了中國人的歷史情感與悲憤超越。中國不再自願隔離於世界,憤怒與狂熱的復仇心裡逐漸遠離了這個古老民族。當「日本隊」走入會場時,北京鳥巢觀眾給予極大的掌聲,美英法義…八國聯軍全回來了,一起與北京在歡樂中,共同頌讚一場源自西方文明搖籃希臘的體育盛會。

     北京走到這條路很不容易。不談古老的戰亂事蹟,就從二○○一年七月十三日申奧成功那一天起,全球多少人,一路唱衰京奧。二○○一年三大男高音在紫禁城午門前演唱,已被看成了不起的開放大事。在此之前,北京幾乎宵禁,夜晚沒處可去;什剎海仍留著慈禧後花園年久失修的模樣,皇家糧倉只是一群爛胡同違建旁的古建築。

     北京奧組會初組成,延攬了一批說英文新華社的老傢伙,三年前我們前去拜訪時,接待人如趕牛口氣,典型官僚,問起台北將辦聽奧之事,態度鄙夷至極;直至蔣效愚主委出面,客客氣氣接受我的訪問,工作人員才又勢利眼地來個態度大翻轉。

     而國家大劇院、鳥巢、水立方等前衛國際建築,正面臨國家院士帶領全中國百名建築系教授上書,「毀了北京城!」溫家寶點名批判央視庫哈斯建築花五億美金,不知民間疾苦;鳥巢被政治局常委施壓停工,未施工半年…。提著頭幹活的北京市委書記劉淇與他的幕僚陳剛,不斷地向上層溝通,並且被下令,奧運前一天都不能離開北京。

     堅持了幾年,鳥巢築起,開始有了掌聲,企業總部也紛紛在此氛圍下延攬國際建築師。北京的房產界流行一句話,「上海的建築是膽小鬼,貝聿銘已過時,別老找咱中國人。」於是日本隈研吾、美國Stephen Hall…全球頂尖建築師共在北京短短幾年內完成三十九棟國際性建築,其中有三棟包括鳥巢、央視被列入世界十大建築奇蹟。

     夢想與堅持,使北京真正贏得了尊嚴。不再賣弄歷史大國的窘態,也不願停留在悲憤式的歷史苦難,北京的夜晚上空,八月八日終於有了二○○八個笑臉煙火。

     微笑、汗水、伴隨著骨子裡的淚水,中國完成了爺爺奶奶那一輩作夢都想不到的奧運。我只有一句話留給心愛的台灣:夢想與悲憤只有一線之隔。夢想使我們不斷努力往上升,悲憤使我們停留往下沉淪。還要活在屈辱與被壓迫的悲情中,多久?

----以下回文取自yahoo----

sally2008/08/15 07:47 回應

台灣到現在,奧運開打了還在謾罵,完全不知競賽場上有實力才受重視,國際社會不也是這樣,把台灣經濟玩完了,再上電視罵強國壓迫,這些人真是愧對台灣!每週六、日晚上10點,文茜的世界週報是不錯的節目喔!

業叔叔2008/08/15 08:53回覆

沒錯!愧對台灣!不過,我們可能也只能期待「報應」這種虛無飄緲的東西了....

世界週報嗎,恩恩,記下了,謝謝推薦。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