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爆發種族仇殺 外國人無法理解

2008/05/26 12:25

2008.05.26
南非爆發種族仇殺 外國人無法理解
陸以正

  台灣正在歡慶政權再度輪替之時,遙遠的南非卻爆發了黑人執政14年來首次大規模排外風潮。兩星期前開始的動亂,先還侷限於第一大城約翰尼斯堡。5月22日,姆貝基總統下令出動軍隊,協助警察維持秩序,但根本阻擋不住日益擴散的仇外心理;到5月23日,已經延燒到最南端的開普敦市了。

南非政府疏於防範,暴動初起時,政府未強力壓制。暴民瘋狂攻擊從辛巴威、莫三鼻克與其他非洲國家來謀生的窮苦黑人;不由分說,刀砍、槍殺、甚至「戴項鍊」(necklacing)置之於死。所謂戴項鍊,是拿一個裝滿汽油的舊輪胎,套住被害人頸部,把他活活燒死,我在南非時就經常發生。

美聯社報導,截至5月23日,已有42人死亡,被迫離家逃亡者達2萬5千人(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則說已達2萬8千人);可見這些偷渡來南非的黑人驚惶失措的程度。其中僅辛巴威一國,由於穆加比總統濫印鈔票,據傳有300萬非法移民在南非。兩周來,數以萬計的難民紛紛躲到警察派出所、教堂或各地臨時開辦的收容所。而如何安置這麼多人,政府束手無策。

南非公安部長恩卡庫拉(CharlesNqakula)和他太太內政部長諾西維薇·馬皮薩-恩卡庫拉(NosiviweMapisa-Nqakula)也無法使這些外來人口能回到原來的住處,因為早被本地窮人強占了。他們只能派出大批警力,以軍隊為後盾,在23日清晨突檢約堡三處地方,搜出大批毒品、槍械與贓物,並逮捕了28人。

這只有暫時嚇阻的效果;問題的根本在於南非本國極大部份黑人自從「非洲民族議會」黨(AfricanNationalCongress,簡稱ANC)執政以來,生活並無改善,因而遷怒於只求有口飯吃、不計較薪資多寡的外來非法勞工。由此而生的排外情緒一旦觸發,獲得其餘本國失業人口的認同,蔓延到全國只是時間問題,任誰也擋不住。《國際先鋒論壇報》5月24日證實:除開普敦外,附近的觀光小鎮尼斯納(Knysna)也發生事故。動亂更已波及東南部夸祖魯/納塔爾省(KwaZulu/Natal)的德爾班市,甚至遠及西北省(NorthwestProvince),讀來令我捏一把冷汗。

這場難以遏止的種族仇殺,與一般外國人想像的黑人與白人間為民主之爭,毫無關係。自從曼德拉領導ANC執政以來,僅占全人口9.6%的白人早已把治權拱手讓出。南非占79%的黑人分為9族,曼德拉與姆貝基都屬於科薩族(Khosa),其餘限於篇幅,無法一一列舉。除白人與黑人外,還有混血的雜色人(coloureds)與實際只以印度裔為限的亞洲人(Asians)。

去年耶誕節時,ANC舉行全國代表大會,票選主席。已連任一屆總統的的姆貝基竟敗在他第一任時的副總統朱瑪(JacobGedleyihlekisaZuma)手裏,世界各國都為之震驚。為什麼呢?第一,依照南非憲法,總統只能連任一次,明年4月姆貝基必須下台;第二,因為文盲眾多,南非大選只投黨不投人,因而ANC的黨主席不論是誰,幾乎鐵定當選。

南非黑人各族裏,歷史上最驃悍善戰的卻是祖魯族(Zulu),曾奴役其他各族百餘年,現在仍有1300萬人。雖然世代都居住在夸祖魯/納塔爾省,但很多已遷居約堡謀生。祖魯至今仍有國王,名叫古威爾.茲利希尼(KingGoodwillZwelithini),比剛來慶賀馬蕭就職的史瓦濟蘭國王更講究排場。

祖魯人的政黨「印卡塔自由黨」(InkathaFreedomParty)黨魁布特萊齊(MangosuthuG.Buthelezi)既是國王的叔叔,又是王國的首相。從曼德拉到姆貝基時代,都須邀請布特萊齊入閣,賦予要職,做為拉攏祖魯族的手段,但內心始終對他懷有戒心。

姆貝基初任總統時,特地邀朱瑪當副總統,目的無非想利用朱瑪來抵制布特萊齊的勢力。等發現朱瑪有更上層樓的政治野心時,才趁第二任競選時機把他換下來;但養癰已成,所貽後患無人能夠完全掌控。

離開南非雖已10年,我和現在當權的這批人都非常熟識。明年此時,朱瑪既是總統,又是ANC黨主席,更有1300萬祖魯族人做他的後盾,大權集於一人之手。問題在他也具備黑人政客所有的缺點,如酗酒、亂搞男女關係、貪汙枉法、任用私人。那位做過外交部長的夫人早就被他離掉了。

這場風起雲湧、席捲南非的排外風暴,不可能在數周或幾個月內平息。而既無真才實學,又純賴民粹主義起家的朱瑪坐上總統寶座後,他將如何處理被開普敦最大期刊《快郵導報》(Mail&Guardian)社論稱為〈我們蒙羞之時刻(DaysofOurShame)〉的動亂?我只能為苦難的南非人民祈禱。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