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執法,誰怕誰

2006/12/17 20:59

2006.12.17  中國時報
大執法,誰怕誰
葛寧傑

    這幾天網路上一個很熱門的新聞,就是明年開始實施的交通大執法受到了很大的批判。許多人認為這是政府搶錢,甚至把繳不起罰款而做出激烈舉動的案子,也推諉於政府的過失。 

    基本上,我認為,如果我們台灣人民的本性不變,此所謂大執法是沒有用的。 

    首先,記得十幾年前的「大執法」嗎?超越停止線、占用右轉車道等,都是大執法的內容。那陣子到處都是交警守在路口,一遇紅燈就站出來用手一比,只要是超線的一律靠邊等著開罰單。我就曾在路口親眼見到十幾輛汽機車乖乖排隊等罰單。 

    結果現在還在「大」執法嗎?每天在路上看交警指揮交通,在他眼前越線的駕駛人何其多,交警也視而不見。明明已經轉紅燈,還有零星幾輛車子尾隨在後闖越,甚至交警巡邏車看到有人紅燈右轉甚至闖紅燈,也常看交警在車內嘴巴咕噥幾句而不作為。對,這些都是小違規,所以「不應該為難百姓」,但是當「所有人都在小違規,而大家也很識相的視而不見」時,不止這個環境,包括這個文化已漸漸失去價值了。

    第二,我們都有個共同通病,就是指責我、處罰我的人,都不是好東西。打從學生時代開始,就常聽到一些類似「開我罰單的那個警察很爛」的荒謬理論。

    所以呢,違規被攔停而求情未果,是因為警察爛;警察沒有事先大張旗鼓的表明「我在這裡照像喔」,則是政府擾民搶錢。這種謬誤心態已經長期植入人民的心中,但有沒有想過「我本來就不該違規」呢?

    有天晚上參加兒子的學校日,為了趕時間把車子停在一個自認不會有問題的紅線上。那晚頭痛欲裂,又餓又累又剛拔完牙,隨後發現車子被拖走了。帶著兒子去拖吊場領車,看到繳費檯的牆壁上被寫滿詛咒的字眼,兒子問我那是怎麼回事。我解釋因為有些人車子被拖吊,心裡很生氣,因為又麻煩又得罰錢。兒子問我為什麼不生氣,我說「爸爸心裡也很氣,可是沒有辦法,是爸爸違規在先,就不能怪別人」。繳完錢回頭,看到身後等著領車的一對年輕男女,以不可置信又帶鄙視的神情打量我們,大概以為我這個爸爸有夠噁心、自命清高吧。

    曾在路上聽到幾人在聊天,其中一人說「我在美國開車的時候,一天到晚被人按喇叭,結果我改了開車習慣,回台灣後,還是一天到晚被人按喇叭」。這是真的,而且在台灣被按喇叭,沒人在乎,照樣擋在右轉專用道上;在美國被按喇叭,所有人都會看著被按喇叭的違規人。

    不過,違規成性的人到了國外卻又乖乖的遵守交通規則,為什麼?因為闖一個紅燈我罰你三百多美金,敢在禁菸區抽菸我罰你幾千美金,這些在台灣找盡各種理由的人到了國外,乖的跟什麼一樣。政府一直容許百姓違規,現在想要認真執法,卻統統變成了「擾民」,而這是政府長久以來寵出來的,人民心態早被政府自己給扭曲了。

    媒體是個負有社會教育責任的橋梁,但看看媒體報導的交通宣導,絕大部份都是標榜「你犯這個規,要罰多少錢喔」或是「小心荷包大失血喔」,但是對於路權的尊重,對他人的尊重,反而越來越看不到了。

    這個社會有如從前的「生活與倫理」,課本是一回事,現實生活又是一回事。考駕照時越線的人都是笨蛋,而在現實生活裡,不越線搶到前面的人卻是蠢蛋。扭曲的價值觀早被政客的口水戰給丟在一旁,無人在乎了。

    每天在任何路口,都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違規,我不是有錢人,我也怕罰單。但至少我在遇到罰單時,不會找盡各種理由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

    請拭目以待明年的「大執法」,看看到底可以維持多久吧。

(作者從事航空業)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