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3
高層不反省 責任推來推去
林庭瑤/新聞分析

台灣外交史上爆發最大宗外交掮客詐騙案,政府高層未深刻反省,責任一人推給另一人。邱義仁只因信賴「「友人」就跳過對金紀玖安全查核,黃志芳則把醜聞責任全推給中間人。邱黃兩人刻意略過最關鍵的國安、外交系統決策錯誤,對於陳水扁總統角色更撇得一乾二淨,徒留民進黨執政八年最難堪的外交醜聞記錄。

邱義仁當年身為國安體系決策者,僅憑相信「友人」,就將國家外交大事交給外交掮客金紀玖,甚至指示將鉅款匯入其帳戶,決策過程的草率已是重大過失。

而黃志芳在記者會上說,問題不在外交部本身,而是「邱義仁信任的人」忠誠度有問題,背叛國家。但問題是,難道外交部的決策都沒問題嗎?如真沒問題,為何此案要拖延一年四個月才採取法律行動?
最起碼,可指出外交決策的兩點謬誤。首先,外交部與金紀玖、吳思材「口頭協議」,只是口頭上的約定,這就算是正式委託,國家機密外交居然可信任到這種程度,真是令人咋舌。

其次,建交公報都還沒簽字,近十億鉅款就先匯入掮客口袋。「先匯款、後建交」,外交部寧可相信金紀玖所言,卻忘了台灣與巴紐一九九九年有不愉快的建交又斷交經驗,更忘了中共對巴紐的強大壓力制裁。更離譜的是,這兩位外交掮客居間牽線,使得我與巴紐高層兩度談判建交的官員,代表巴紐出面的居然都不是正式外交官,而是由非外交官拿著授權書宣稱代表巴紐外長及總理,顯示巴紐一開始就有「耍詐」之嫌。

一直到事情發展生變,外交部高層擔心巴紐耍詐,才堅持要求面見巴紐總理,此時對方才安排我方人員到新加坡與巴紐總理會面,但竟然還是感受不到巴紐建交誠意,遂中止這項「慶寧專案」。

坦白說,機密外交懂的人少,知道機密預算用到哪裡的人更少。外交部不提供經費流向,主計處與審計部只知少了一筆錢,事前與事後監督機制無效,只能完全憑靠外交官的個人良心與操守。

只要國安、外交官員將一切推給「機密外交」,強調所有經費進出都有帳可查,誰有辦法質疑?若非已經紙包不住火而必須提起司法訴訟,誰會知道這筆鉅款已遭中間人侵吞?這筆金援外交爛帳牽涉的各項重要課題,不僅已讓陳水扁政府在下台前夕付出慘重代價。

2008.05.04
國安體系急著匯款 匪夷所思
呂昭隆/新聞分析

如果外交掮客吳思材所言為真,則巴紐建交只是一個幌子,把十億元匯出去才是目的。吳思材的說詞,尚待檢調釐清。由於這件外交醜聞實在不合常情,國安體系以建交為由,找個名目從機密預算搬出十億元,是個合理的懷疑。
邱義仁不會這麼好騙的。國安體系又不是第一次操作這種「祕密外交」,在巴紐案之前,國安會也透過掮客與UEA聯合大公國接觸,為拉攏關係,透過中間人沙法,承諾向UEA採購小潛艇,且先行支付訂金。這筆錢,國安體系也不是付給中間人沙法,而是直接匯給UEA。

錢不經中間人轉手,這樣的遊戲規則,國安體系怎會不懂?

吳思材已是驚弓之鳥,只有吐實才能自保。依照吳的說詞顯示,國安體系與巴紐建交的「意圖」,值得存疑,否則,不會連打回票兩次,連巴紐外交部長出面簽字,也拒不簽公報。

巴紐的善變,國民黨執政時所吃的大虧,這種背景調查是「基本功」,國安體系不可能不知道。綜合吳思材與外交部長黃志芳的說法,共同的事實是:我方不信任巴紐。既然對巴紐存疑,卻急著先把公款匯到新加坡,而且不惜犯忌,放在掮客私人帳戶,實在說不通。

會做出這樣離譜的事,不排除一種可能,即國安體系自頭到尾都沒有真正想與巴紐建交,也未預期能搞定建交事宜,只是找個名義,目的是先把錢搬出去。假如是這個目的,自然不能把錢匯到新加坡的駐外單位。

國安體系做祕密外交,不是生手,也不是沒有跟掮客打過交道,掮客的功能只負責接頭,接上了頭,便由政府官員出面,掮客收取些許酬謝,即算大功告成。

然而在巴紐案上,自始便由金紀玖與吳思材出面,雙方接上頭後,卻不見國安或外交官員接手,實在匪夷所思。

邱義仁不輕易信任他人。涉入這件醜聞的掮客金紀玖,已證實是國防部副部長柯承亨介紹給邱義仁的。柯邱二人,亦師亦友。邱義仁信任柯是實,但只因「朋友的朋友」,邱義仁便照單全收,恐怕未必。邱義仁真的這麼好騙?

如果國安體系自始只想以巴紐建交做幌子,找個名目把十億搬出去才是目的,那麼究竟是金紀玖設局,還是國安體系自己使壞,才是醜聞案關鍵。依目前資訊,尚無法判斷兩種情況,何者較有可能。如果是國安體系以祕密外交名義存心A錢,則金紀玖便是「黑吃黑」;如果是金紀玖布局,那就是國安體系識人不明、粗心上當。

這件外交醜聞案,國安體系全推到人不見跡影的金紀玖身上,不可盡信。此案疑點重重,司法體系應盡速查明給國人一個交代。

----以下回文取自yahoo----

▲金字塔2008/05/07 20:31 回應

貪腐賣國的扁政府

發動:

一舉殲滅民進黨~!!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