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與作票:民主倒退的徵兆

2008/01/08 00:11

中國時報 2008.01.07
暗殺與作票:民主倒退的徵兆
南方朔

     近代開放大師卡爾波柏曾說過,民主是各種制度裡相對最好的一種,但民主卻也是所有制度裡最脆弱的一種,它的脆弱性不會強過一張一戳就破的紙,如果不能時時保持高度警戒,只要一眨眼的鬆懈,就會失去了民主,甚至失去了政治,一切回歸野蠻。

     這種民主的脆弱性,近年來已日益明顯,就在台灣邁入選舉年的此刻,其實已有必要回顧近年一些特別聳人聽聞的負面樣板,包括暗殺與作票,一向為人垢病的「負面選舉術」若與暗殺和作票相比,又算得了甚麼?近年來全球民主品質都在嚴重的倒退,而新興民主社會裡的政治暗殺與作票就是最終極的極端。當我們回顧去年十二月巴基斯坦的選前政治暗殺;二○○六年七月的墨西哥、二○○七年四月的奈及利亞、以及二○○七年十二月的東非肯亞這些國家的瘋狂大作票,以及因此而墜入分裂或準內戰的深淵,就當格外警惕到民主也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一面。

     年前巴基斯坦前總理布托的遭到暗殺早已震驚全球。暗殺發生迄今,巴基斯坦已陷入崩潰前的狂亂中,殺人、劫掠、破壞等在全國蔓延。而這並非首例。從二○○五年二月黎巴嫩前總理哈里里被暗殺起,一直到二○○七年九月,黎巴嫩的總統之爭大約已有十名左右國會議員先後遭到暗殺。這種野蠻形態的政治,已被學者稱之為「黑幫政治」,意思是說它已徹底退化成宗教、部落、族群等小幫派之間你死我活的血腥鬥爭。

     而暗殺之淪為政治手段,其先決條件乃是必須把政治利益簡化成仇恨,又把仇恨變成意識形態,這時候動刀動槍就有可自我原諒的理由。而切莫以為暗殺無所謂,暗殺乃是只要出了一個瘋子,整個國家社會或世界就會被帶往集體瘋狂的方向。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不就是幾個塞爾維亞刺客暗殺了奧地利王儲斐迪南大公所引發的嗎?最近這段期間,台灣的「政治惡搞」當道,大人物們喜歡把暗殺當做煽情話題,而網路上年青人則把暗殺不當一回事的嘻哈談論,而疏忽了它的絕對禁忌性!

     而瘋狂大作票,它在邪惡等級上與暗殺相同,手段上則更深思熟慮。近兩年來全球三個重要國家的作票,都讓人歎為觀止。

     墨西哥乃是拉丁美洲作票傳統深厚的國家。二○○六年大選,由於執政黨總統福克斯一家人都涉及貪腐,在野的前墨西哥長市歐布拉多遂一路領先。執政黨選前一度企圖將他羅織法辦,設法阻止他參選。但在群眾抗議後受挫,於是瘋狂大作票登場。投票後人們原估他會領先百分之三點六,但透過特定地方的「灌票」以及高達百萬的廢票,歐布拉多最後以百分之○點五八,廿四萬四千票的微幅差距硬是被作掉了。由於統治者手上握有軍警權,群眾示威抗議又如何?訴諸司法又如何?

     而奈及利亞去年四月廿一日的作票就更瘋狂了。當時的總統歐巴山喬為了全權操控,成立了一個特務型的「經濟暨金融犯罪委員會」,專門用來打擊並羅織政敵,總統大選前一周是地方卅六省選舉,該委員會早已針對政敵先後起訴百餘人,要用司法困住這些人。有些人在選前被判無罪,而它的「中選會」以趕印選票不及,不讓多名在野黨的省長候選人名字列入選票。而到了投票時,許多投開票所根本沒投票就已宣布了結果,執政黨當然全面大勝。而到了總統大選時,根據歐盟派出的觀察團所發表的報告,它的「中選會」早已把開票結果寫好交給投開票所;許多投開票所開出的票遠多過選民數;觀察團的人還看到有些地方出現荷槍流氓包圍投開票所,把大捆大捆選票灌進去。於是執政黨候選人雅阿杜亞遂以得票七成順利當選,官方宣稱「這是民主的勝利」,而歐盟則宣稱「這項選舉的作票已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奈及利亞今天陷入內戰之中,當然不讓人奇怪了!

     至於目前正陷入動亂的東非重鎮肯亞,它的國家分裂原因也是作票。去年十二月的肯亞大選,乃是現任總統吉巴基和在野黨候選人歐丁嘉之爭。由於吉巴基的政府貪腐嚴重。因而無論選前民調或投票後的出口民調,都是歐丁嘉領先,但詭異的是吉巴基在整個開票過程中,對自己族人集中的地盤,硬是不公布開票結果,因為他必須用這些投票所來灌票。最後在票數尚未開完前,他即勒令「中選會」主委齊維圖宣布他已當選,這項宣布是在總統府舉行,而且只對國營電視台宣布。宣布之後幾分鐘吉巴基就宣布就職,同時對首都展開戒嚴封鎖。而肯亞之所以立即引發國內抗議和國際指責,乃是它離譜的程度真是匪夷所思。

     例如,這次總統大選同時也一併有國會議員選舉。他的國會議員全面大敗,包括副總統及半數閣員都告落選,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當選?另外許多地方開出票來,總統票比國會議員票多出一大截,難道選民排隊只是為了投總統票而不投國會議員票?此外,歐盟選舉觀察員也發現許多投開票所在開完票,工作人員又把開票結果塗掉,寫上新的數字,灌進新的票數。這簡直比奈及利亞還要大膽張狂。鬧到最後,甚至「中選會」主委齊維圖也要公開承認,他宣布吉巴基當選乃是奉命行事。肯亞這種明目張膽的作票,難怪會引發迄今已死亡數百人的大型暴亂了!肯亞在非洲乃是民主頗有傳統的國家,只因一個總統及他的黨羽堅持不惜作票都要贏,就把一個還不錯的國家帶進了內戰的風險中。民主的脆弱由此可見!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曾說過:「儘管各類科學一日千里,但說到政府,我們比起三、四千年前,其實只不過好了非常少的一點點而已。」在這個全球民主倒退,最極端的暗殺及瘋狂大作票都已紛然出現之際,大家又怎不格外保持警戒呢?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