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統沒問題 腦袋才是問題

2007/06/14 13:42

血統沒問題 腦袋才是問題
2007-06-14 08:24 夏珍

 你的血統有問題嗎?我的沒有。不過,民進黨立委黃偉哲說,他的血統不純正,成為他選舉時最大的困擾,選民不問他問政能力好不好,只問他血統純不純正。

 黃偉哲的說法讓我錯愕不已。他是台灣人,還是台南縣人,和當今掌權人陳水扁一樣,照說,這個血統不但純正,還是純正中的純正,完全沒得挑剔。他有此感慨,不過就是他有個妹妹,他這個老妹,和他一樣,既是台灣人,還是台南人,有什麼可挑剔的呢?唯一可被批評的只有一點:她太討厭陳水扁了。

 不過,討厭陳水扁的人多啦。隨便上街問問,肯定不只黃偉哲妹子黃智賢一人。黃智賢最大的問題是,她曾經是反國民黨的人,即便不是民進黨,肯定是國民黨執政時的「黨外」,倒大楣,民進黨執政之後,她腦後反骨不改,還是以「黨外」自居,監督當權派,在國民黨執政時代,這叫進步;要命的是,在民進黨執政之後,監督當權派竟就成了政治不正確,甚至成為「不正統」的標記。

 黃偉哲氣黃智賢恨扁到這個地步,讓他在選區抬不起頭來,更讓他娘在地方上都難做人。用血統不純正發抒自己的感慨,坦白講,這已經不是罵他妹子,而是罵他自己的娘和爸了,用白話文講就是:你們沒事生這麼個妹子幹嘛?

 很奇怪,手心手背都是肉。有這麼一個媽,生了個女兒有自己的主張,竟能心狠地將之「逐出家門」。政治主張不同有這麼嚴重嗎?台灣號稱民主多元,在一張餐桌上,都容不下不同意見,還算得上民主多元嗎?

 民進黨就是要打破一黨專政,讓台灣社會百花齊放而成立的黨,也因此得到人民支持。怪了,這麼一個掙民主的政黨,執政了,竟就不要多元了;甚至不容許自己的黨人,保有一個和這個黨意見不一的兄妹。

 國民黨再老大無能,就是能養得出各色人等,有人自創新黨、自創親民黨,還有人能自創台聯或者投奔民進黨,各取所需,各求所好。醜話講得再難聽,沒聽說有那個人因此就不能和家人相處,鬧到得公開宣布斷絕血緣關係的。

 血緣關係可以因為政治主張不同而斷絕,黃偉哲算是開了先例。黃智賢能怎麼辦?她再愛老哥,就是沒辦法把愛移轉到陳水扁身上,坦白說,要我,也沒這本事。大多數對扁失望的人,大概也沒辦法,頂多不說罷了。

 黃智賢的傑出就在於她相信自己堅持的價值是非,沒人像她,罵扁能罵得這麼理直氣壯,從一而終。她也罵國民黨,國民黨卡住總預算案,卡了半年多,準備放行了,她痛罵國民黨老是虎頭蛇尾,這麼一搞豈不坐實先前民進黨批評的都對?有沒有道理?對比民進黨硬拗就勝的臉皮,真有道理;國民黨打不贏民進黨,就在臉皮還是薄,任何議題都拗不下去,這年頭聲音大的贏、堅持久的勝。

 不過,經過民進黨執政七年多,選民轉而比較信賴國民黨,可能就因為零點五公分的臉皮差距。因為國民黨臉皮還薄,罵他還有反應,再笨至少不敢做什麼大惡之事。

 黃智賢不論上電視、進國民黨中常會,所有的論點都鏗鏘有力,但這是她相信的,可不表示其他人都得跟著她走,至少我一聽她談三一九,就頭皮發麻。不喜歡她說的話,不要聽嘛,橫豎她是說給藍軍聽的,黃偉哲這麼當回事,或民進黨這麼當回事,除非,她說的是對的,或者,是真的;嚴重到不以斷絕血緣無法自清,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很難想像,這年頭,一個家庭裡的投票意向還會像軍隊般,整齊畫一的。各有各的支持者,這 本來就是非常正常的事,否則怎麼叫民主選舉呢?我娘家二千年,老媽老姐投扁,老爸要投連,被老媽譏笑,「這票還用得著去投嗎?」老爸笑嘻嘻說,「嘿,人民有自由投票的權利,這你可管不了我。」我夫家,你問我,我問你,「要投誰啊?」沒人吭氣,大家都詭異地笑笑,「秘密投票,別干擾別人啊。」還有個幫佣氣不過說,「連買票錢都沒下來,誰要去投票!」全家笑翻。我猜,這裡頭連宋扁都有。

 二00四年,問都甭問了,投票意向完全一致,不過,輸了就輸了,嘆口氣,在電視機前關心一下凱道民眾,還能幹啥?一個星期後,打開電視關心的則是,凱道群眾什麼時候才要回家啊?他們不回家,股票還漲得起來嗎?生活就這麼回事,民主就這麼回事。黃偉哲為了自己的選舉,把妹子的政治主張這麼當回事,不是血統有問題,是腦袋有問題。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