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5
消失的2007 台灣遺忘世界,世界遺棄台灣

全球正遽變,2007年是全球大選年,美國主宰世界的霸權地位,因內外交迫,正受到俄羅斯與中國的挑戰;「全球暖化」的問題,逼使各國調整經濟對策;東亞自由貿易區進一步成形、中國全面調整經濟走向、全球薪資結構大整盤,企業布局有新局面……。全世界都在應變,反觀台灣,朝野卻為一年後的二○○八大位,討論誰配誰,卡位子,搶資源,正鬧得不可開交……

作者/費若本(更詳細內容請詳閱本期《新新聞》) 

一切的可怕,根源於政客對自身擁有的職責與權力,不認真、更不尊重! 當全國舉目所見,盡是這些不認真的政客時,他們一旦想要擁有權力,就會為了追逐權力,忘記了人民給他們權力要幹嘛-要他們維持公平秩序,要他們解決問題,還有要他們未雨綢繆,替人民鋪設一條通往未來的幸福之路。

要達成人民這樣的付託,政客們應該要很用功,要隨時吸收新知、隨時掌握世局的變化,擘畫台灣的因應之道。 可是要政客們這樣做,他們就沒時間享受權力,布局權力,更沒時間靠作秀來追逐與維持權力了。於是,政客們草率囫圇,一切祇求眼前表面的熱鬧效果,連明天,他們都不願花力氣去想了,何況是這一年,更遑論未來的五年、十年後。

情何以堪啊!這樣的「可怕」,正活生生在台灣上演。邁入二○○七年,全台灣祇見不分藍綠,朝野政客都在為了一年後的二○○八年卡位爭奪戰,放話、互鬥、喬來喬去之濫戲拖棚。他們,不知往前看。在朝的,搬出屍骨早寒的蔣介石,以「鞭屍」鞏固基本盤群眾之情緒;在野的,也不知往前看,一大堆已經走入歷史的「大老」,紛紛粉墨登場,演出一幕幕群眾看了想吐的「宮廷大戲」。

此情此景中,台灣不分藍綠、朝野政客的眼中,祇有二○○八年三月投票日了。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政客偷走了台灣人民的二○○七年,「二○○七年」,被人間蒸發了。

這樣的「蒸發」很可怕!這一年,全世界正在巨變當中,台灣卻忙著「內視」,為了扁連馬王蘇謝呂游吵翻天,「遺忘」了世界;沒有警覺到,當世界轉換了新風貌後,將是世界「遺棄」了台灣。

布希職權弱化,中國大展手腳

二○○七年,世界的主課題是什麼?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理事長張榮豐特別強調須從國際的「權力結構轉換」來剖析。戰略學會常務理事張錫模特別強調變化的核心將是:美國總統小布希的「weak residency(弱勢的總統職權)」。

二○○七年將是全球大選年,歐盟方面,法國席哈克時代即將終結,目前呼聲最高的是賀雅爾。如果四、五月大選後,法國由賀雅爾掌政的話,繼歐盟憲法公投失利後,支持歐盟精神的「戴高樂主義」不再是主導法國對外戰略,加上現今輪值歐盟主席是德國女總理默克爾,她一向對外較溫和,還有英國首相布萊爾受困於持續的醜聞當中,張錫模預判:「二○○三年以後,小布希以『反恐』為名,得到歐盟全力支撐的格局,已經不再」。

張榮豐指出,接下來世界的主格局將是:「中國的胡錦濤將要邁入他的第二任。」今年九月之後,中國十七大將要布局第五代接班梯隊,可預見胡錦濤的權力將透過新的、由他全面主導的領導班子更穩固了。中國對美國「鬥而不破」的競爭,「胡錦濤將有一整年的free(自由)。」張錫模分析,在美國霸權出現「空窗期」後,中國伸展手腳,向美國進一步競爭將可預期。

事實上,今年一月,中國發射了「衛星殺手」;三月重新部署太平洋潛艦部隊;十一月,將更新新一代潛艦。中國向美國競爭太平洋海權霸權的發展,已在發生。還有以中國為核心的「東亞經貿自由區」更成形,中國正要利用布希「頭在燒」,伺機在亞洲大展手腳。

而美國的宿敵俄羅斯,張錫模指出,國際分析普丁將會在十二月的國會大選後,掌握三分之二的席次。冷戰後一度失去霸權地位的俄國,將可以再藉著豐富的石油資源,提高其國際影響力。今年二月,在慕尼黑的國際安全會議上,普丁公開對嗆美國,即是俄國再度奮起的徵兆了。

世界警察降溫,新門羅主義起

中國、俄羅斯權力穩固,可以大展手腳了,小布希卻正面對美國總統大選啟動的挑戰。他在伊拉克的戰局陷入膠著狀態,雖然「後院」的古巴可能因卡斯楚的病況,對美國的挑戰可能減緩,但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比卡斯楚更年輕、擁有豐富油源,經濟上比古巴更有後盾,正想要「繼承」卡斯楚的地位。

北亞方面,安倍政權不穩定,日本七月有參議院大選,目前無遐顧及外務;十二月,韓國有國會大選,以盧武鉉政績飽受抨擊的現況,反對「陽光政策」的在野黨很可能獲勝。依靠「陽光政策」獲取南韓經濟資助的北韓金正日,究竟會以更低調,如同二月「六方會談」時,爭取更多大國協助空間的態度,還是更激烈,以類似核子試爆的方式展現影響力,都夠美國頭疼了。

中東方面,困擾美國的伊朗與伊拉克,雖然兩伊經濟已瀕臨破產,伊朗領導人又陷入癌末,政權即將交替;好的發展,是美國與中東迫於現實,協商共同解決之道,但也可能又牽動出新的中東複雜之族群問題、教派問題,火藥庫依然無法解除警報。

布希在這樣「周邊有事,事事不寧」的局面中,國策院長田弘茂曾指出,美國內部檢討「世界警察」必要性的聲浪,將會持續增溫。他預言:美國可能會復生一九二○年代,管好自己,少理外務的「新門羅主義」趨勢。中經院董事長蕭萬長和張榮豐也研判有這樣的可能性。他們的分析中,差異的祇是「強度」會多高?這還要看未來的局勢發展來研判。

全球暖化議題,重整全球經濟

在這種美國手忙腳亂,中國、俄國手腳伸展的新局面下,緊鄰中國的台灣,還能安心等待美國當後盾嗎?面對中國軍事整備,伸手進入太平洋,還積極推動「以中國為核心的東亞自由貿易區」,台灣的國安單位準備好了嗎?還是,繼續大搞「去中國化」、「去蔣中正化」,忙得不亦樂乎呢?

全球變局中,第二個更嚴峻的挑戰,就是面對「全球暖化」,一直抗拒「京都議定書」的美國,態度終於軟化了。布希在今年「國情諮文」已正式承諾將進行汽油減量,中、俄正在積極恰商購買「二氧化碳(CO2)」協議。

蕭萬長指出,雖然「京都議定書」要到二○一○年才正式施行,但各國都在積極準備,調整國家整體產業結構了,趕在僅存的兩、三年布局。今年三月,歐盟高峰會、四月亞洲博鰲論壇、六月G8高峰會,將要制定「BUP(能源產品使用規範指標)」,做為未來世界經貿的國際標準。連中國的「發改會」副主任張曉強日前訪問中經院,都指出中國將要每年減碳五%。

金融研訓院院長薛琦指出,未來一年的「全球暖化」對策將會改變全球的生產型態,經濟結構即將重整,「世界工廠」的中國將因此被迫重組經濟政策,和中國經貿依存度持續攀高的台灣,產業結構也將因此再面臨巨大的調整壓力。

關稅降至五%,再爆產業出走潮

正當全世界都動起來了,台灣在幹嘛?蕭萬長沉痛地指出,雖然台灣因為國際地位特殊,無法正式加入世界組織共同討論,但他認為台灣要去收集這些資料並且瞭解。台灣有機會參加的話,更應該要去參與。

台灣不應該是在搖旗吶喊、大張旗鼓地說「我要參加哪個組織、會議」,「這不是真正務實在處理問題,應該可以用很多的方式,好比透過爭取擔任研究機構、民間組織或企業團體觀察員,才能打進去,去瞭解國際社會對這問題的重視程度。我們以前也是這樣做,所以我們不會覺得台灣被孤立、邊緣、遺忘。」但現在台灣的問題是還沒做之前,就用「搖旗吶喊」的方式,「給人家覺得你是有政治意味,不是以專業來瞭解問題、參與討論問題。專業的人士,說同行話是很容易溝通。可是,專業的人士把他變成政治化,那樣很奇怪。因為他們覺得他們不需要去煩這些政治的問題,面對這些人,他們態度就是你乾脆就不要來,免得增加他們很多困擾。」老蕭以自己多年來的經驗,現身說法。

但是,寄望台灣朝野正視「全球暖化對策」將牽動的變化,恐怕是緣木求魚。不要說「世界」,連近在咫尺的東亞,今年可望達成關稅調降到五%,台灣依然被排拒在外。影響有多大?政大教授殷乃平指出:台灣和泛東協的貿易量占全國總貿易量的五七%,蕭萬長更指出:「透過各種管道的投資比例,應該還更高於六成」,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預言:台灣的企業為了生存,「企業不會有問題,他們已經在布局。」新一波的產業出走即將發生,苦的就是台灣的失業率以及貧富差距即將擴大。

區域經濟體制,講求務實合作

政府總愛說「因為中共打壓」,所以台灣進不去這個新興的區域經濟體。薛琦提出質疑,事實上,二○○二年,台灣差點就可以和新加坡簽定FTA,美國副國務卿與前AIT處長的卜睿哲也同意協助台灣和美國簽定FTA,台灣照樣可以「迂迴」地加入東亞經貿自由區。

問題出在哪?蕭萬長指出:「如果是因名稱關係不能加入,這樣就是不務實。」因為經濟東西,最重要就是務實,沒有其他,就是務實。這位從台灣國民所得才一百二十九美元時代就站在經貿第一線的老兵說:在一九七○、八○年代,那時還是戒嚴時期,「對外能用的名稱祇有中華民國」,沒有人敢出來挑戰,沒有人說我可以用其他名稱,「當時可是可以判叛亂罪的」。

台灣卻可以擺脫意識型態,蕭萬長說:「縱使在這情況下,為了生存。那時外銷的地區差不多有九一%是到無邦交的國家,無邦交的意思是他們已經不承認你為中華民國,就政治、外交上,產品上打中華民國製造,要是自陷於名稱,變成政治的議題,台灣的東西就賣不出去了。當時的經貿官員,很單純地把這種情況告知政府,政府願意去體察這種狀況,「就是務實」。威權時代,政府都願務實接受不承認的「台灣製造」輸出方式,「這樣的情況才能符合台灣的利益。」

更重要一點是,蕭萬長首度透露秘辛:從一九七九年跟美國斷交以來,表面上,台、美政府與政府的來往都要透過AIT。但唯一的例外就是貿易代表署。台灣官方是直接跟貿易代表署打交道,開會、談判都直接到華盛頓的貿易代表署辦公室開會,不像其他官員不能用「官銜」進入華盛頓。「祇是我們對外不講,當時台灣關心的是實質問題」。換句話說,「在實質經貿問題上,台、美還是像斷交前的模式一樣在交流」,「貿易代表署跟台灣的關係應該是相當友好」,如參加APEC的談判,貿易代表署給了很大的助力,從旁給國務院表達意見;WTO入會的交涉談判,也是貿易代表署做台灣的後盾,蕭萬長問:「所以我不解,為什麼貿易代表署急切想跟其餘國家簽FTA談判,卻為什麼會排斥台灣?」

亞元機制啟動,建制網路銀行

殷乃平則指出,東亞自由貿易區的課題不僅僅影響產業,金融重整也即將發生,東協已啟動亞洲貨幣機制,想要仿歐盟推出「亞元」以及亞洲債券。更協商成立共同基金,協助各國處理金融風暴。過去台灣也還有亞洲開發銀行當因應金融風暴的後盾,現在,亞洲開發銀行已淪為亞洲貨幣機制的附屬外圍機構,不再具有主導性。台灣再發生金融問題,將從何去找外援?

從亞元機制啟動,則衍生出全球化情況下,網路銀行建制化的課題,殷乃平指出:香港、日本、西班牙等國家,都已啟動電信業和銀行緊密結合規畫,朝著網路貨幣機構發展,研究新的通用電子貨幣,設計符合經貿需求的「支付體系與制度」。中國,也將在年底開放電信市場,全球正摩拳擦掌。這時候,台灣的電信與金融政策在哪?不要說還看不到,「中華電信」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正名」標的?仍在未定之天。

今年一月起,巴塞爾協定第二階段也啟動,殷琦指出,國際銀行的「資產適足率」將要根據「放款風險」重新加權定義,各國金融監理單位也正在緊鑼密鼓推出因應政策。但反觀台灣,金管會連七家負債銀行都處理不了,台灣的金融業要和世界競爭?恐怕也是大話與空話罷了。

新加坡改稅制,取消工資保障

薛琦更指出,二○○七年還有一對台灣所有人更嚴峻的挑戰,就是新加坡正效法一九九七年的美國稅改,打算推出類似「低工作所得補貼」的新稅制,「welfare將改變成是workfare」。逐步取消不具「生產力」的「失業救濟」。祇有工作的人,若是因為收入不足,政府將「退稅」補貼,目的是獎勵失業者積極就業,而不是靠政府「救濟」。在此發展中,薛琦指出,「最低工資保障」全球將面臨取消,未來,台灣人力與薪資,不僅僅要和低度開發國家,甚至連高度開發國家,都要競爭。但這樣的趨勢,政府理解了嗎?還在搞用納稅人血汗錢當「散財童子」的發放津貼方式,台灣的「大溫暖」,能保暖多久呢?

談起台灣現況,前經濟部次長尹啟銘無奈地說:根本不是台灣遺忘了世界,「台灣根本是活在自以為是的『虛擬世界』中」。在這個虛擬世界裡,全然不知,世界將要「遺棄」了台灣。朝野政客,為了二○○八年的權位,已經把人民的二○○七年給「偷走了」。

面對著台灣即將變成「全球的棄嬰」、「亞細亞的孤兒」,台灣人民還能不對那些天天在搞二○○六年「特別費」、「國務機要費」,以及二○○八年「誰配誰」的政客,鳴鼓而攻之嗎!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