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5
民主改革20年,換來鎖國

文/楊照(更詳細內容請詳閱本期《新新聞》) 

政治權力,不管哪一黨的政治權力,和媒體利益,不管藍綠立場的媒體利益,悄悄地手牽手結成了再穩固不過的共犯結構,要讓台灣祇看自己,祇看這個社會發生的雞毛蒜皮瑣事,卻渾然遺忘外面翻天覆地的變化。
整整二十年前的三月,《新新聞》創刊。當年辦雜誌的幾個人,絕對想不到,他們選擇了一個多麼重要的台灣歷史關鍵點。《新新聞》創刊四個月後,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台灣正式結束戒嚴,走上了解嚴開放的道路。二十年解嚴開放走下來,我們卻驚覺發現:一九八七當然是台灣歷史的分水嶺,不過這道歷史分水嶺分開的,卻不見得是「戒嚴」與「解嚴」、「封閉」與「開放」。二十年後回顧,一九八七年歷史時點上,台灣終結了「政策鎖國」、「名目鎖國」,然而卻從此開始變成了「意識型態鎖國」以及「實質鎖國」的發展。國民黨為了威權統治的方便,控制人民進出、控制媒體資訊、還試圖控制自由思想。這些「鎖國」手段,當然有其效果;不過國民黨的威權鎖國,有其致命的「阿基里斯腳踝」,那就是對美國老大哥的依賴。美國的立場、態度,讓國民黨鎖國不得不破功。為了配合美國老大哥,台灣不得不擺出「自由中國」的姿態,不得不保留最基本的民主門面,不得不進行縣長以下的基層選舉,也不得不在口頭上尊重言論自由、人身權利。國民黨可以用政治公權力把所有「不宜」的外電資訊擋在外面,卻無論如何阻擋不了來自美國的社會、文化影響。

憑藉好奇心,台灣接軌國際

國民黨的封鎖線上,隨時開著美國美式的窗口,雖然是有限的窗口,卻正因為有限,而更引起更大的欲望。偏偏五○、六○年代,美國自己騷動不安,先有黑人民權運動,繼而有青年反文化與嬉皮運動,前仆後繼質疑權威、挑戰權威。台灣社會內部卻得以透過二手、過時的美國文化資訊,保持著相當的活力,不至於被國民黨威權窒息壓垮。

六○年代起,順著這個缺口長出一條青青藤蔓,那就是「留學潮」。先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後來甚至變成「來來來,來建中,去去去,去美國」。

一整代台灣人年紀小小就認定,生命的發展前途不在國民黨統治的「中華民國」,而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利堅新大陸。這是對國民黨最大的挑釁與反抗,偏偏國民黨完全無力阻止。
還不祇這樣,真正去了美國的人,又發揮了將本來的窗口挖大的功能,更多國民黨想要阻絕在外的資訊,有更多管道可以進入台灣。

所以那樣「政策鎖國」時代,台灣社會卻醞釀、騷動著對外面世界激烈的好奇心。這是台灣商人勇敢走出去的背景,也是一開放觀光,馬上就有眾多台灣人熱切響應的背景。

一九八七年,國民黨再也鎖不住了。短短幾年內,好奇心將台灣人帶到世界各個不同角落,也讓世界資訊大量湧進台灣。那是台灣和世界最接近最親近的幾年,台灣跟世界同步關心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一九九○年第一次波灣戰爭,接著蘇聯瓦解,前蘇聯地區掀起獨立潮…。

追求新鮮感,突破鎖國牢籠

不祇這樣,台灣知識界從過去狹窄的「中國中心主義」,一下子開枝散葉,跟美國流行的後現代接軌,大量引進法國哲學與德國社會學,而且「第三世界」、「新左」都成了大學校園裡的流行現象。

什麼東西愈遠離我們自己,在那個時代就愈有吸引力。甚至連街頭上出現的「自力救濟」運動,也因為跟以前國民黨強調的「安定」,如此格格不入,而讓人感到一種新鮮、異質的刺激。

一個踴躍追求異質新奇的台灣,從本來漏洞百出的鎖國牢籠裡鑽冒了出來。然而誰想得到,這樣活力好奇的台灣,竟然會是曇花一現,快速消失,而且還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相反方向跨步退後。

走上「實質鎖國」的第一步,是中國經濟開放,造成的「台商效應」。中國商機對台灣開放,然而兩岸互動的其他面相,尤其是交通上,卻沒有同步開放,造成的結果就是:眾多具備外向性活力的台灣人,紛紛改變身分成了「台商」,紛紛前往中國建立起灘頭堡,可是他們在中國的探險探索愈成功,他們就愈難回台灣,也就愈難使他們的活力回流。

一個明顯的偏倚產生了,帶冒險精神的台灣人不斷外流,相對地留在台灣沒走的人,其保守封閉性格比例,自然也就愈來愈高了。「台商台灣」愈活躍,「非台商台灣」也就愈保守愈封閉。

快速民主化,窄化政治視野

與此同步發展的,是台灣錯亂的民主制度與選舉活動。快速民主化,使得台灣沒有時間、也沒有足夠智慧去建構合理的遊戲規則,以及深厚的民主文化,從九○年代開始,台灣年年有選舉,而且每次選舉必定帶來政治勢力上的巨幅變動。選舉變化快過真正的政治力量消長,政治力量消長變化又快過實質的社會轉化。在這種情形下,選舉因而在幾年中,占據了不成比例的台灣生活重要性,消耗掉了不成比例的台灣社會資源。

選舉的攪擾下,國民黨快速失去其外表的權威,儘管國民黨對台灣的掌握還沒有完全鬆動,其形象卻早早就狼狽不堪。也是在選舉的持續攪擾下,國民黨提早在二○○○年交出了中央執政權。說「提早」,不祇是因為那一年,國民黨背景的連戰、宋楚瑜加起來得到六成的選票,而且國民黨盤根錯結的支持系統,當時其實尚未解體。

選舉,年復一年的選舉,讓台灣政治完全喪失了長遠規劃與長遠視野。一個不需要去想十年五年、甚至不必去想明年後年,祇求解決眼前、取得眼前權力的人,老實說,也就不需要什麼多方多元資訊。喪失長遠眼光的同時,台灣的政府及其執政者,也就失去了對外在世界的好奇興趣。他們的注意力焦點,日趨集中在台灣當下,不必也不能去關心世界在如何變化。

選舉讓本來在人口結構上就朝保守傾斜的台灣社會,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肚臍眼上。很難再找到一個非集權社會,像台灣這幾年那麼自戀。那麼繁榮的媒體,卻提供了那麼單元、一致的資訊,那麼少的國際新聞、更少的非台灣知識。媒體愈多愈發達,台灣人能夠理解的世界竟然愈狹窄。

政黨與媒體,台灣孤立元兇

威權時代,人們意識到自己得到的資訊是片面的、貧乏的,他們「知道自己不知道」,所以「不知道」祇會帶來高漲的求知欲望,掌握所有可能的求知管道,尤其是地下的、非法的求知管道。解嚴二十年後,台灣對我們所處的世界,基本上還是霧煞煞,無知得很。然而威權不再,人們也就不再感受到自己的「不知道」,不再感受那分「欠缺」,也就不再能感受外在世界的召喚。

這樣對於自我無知的無知,又多麼不幸地,正合現今掌權者的權力利益!對內,尤其是對於選舉操作,他們練就了一身幾乎無人可敵的工夫;對外,要跟國際勢力,尤其是崛起中的中國勢力打交道,他們卻是如此缺乏經驗更缺乏想法。他們為什麼要讓台灣人民從廣大世界體系的角度看出他們的拙劣呢?
政治權力,不管哪一黨的政治權力,和媒體利益,不管藍綠立場的媒體利益,悄悄地手牽手結成了再穩固不過的共犯結構,要讓台灣祇看自己,祇看這個社會發生的雞毛蒜皮瑣事,卻渾然遺忘外面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們選擇遺忘世界正在發生的事,當然,世界發生什麼大事時,也就不會有人記得台灣,不會有人想要問台灣的意見,考慮台灣的利害。我忘了你,你也不理我,那不是很公平嗎?錯了,大錯特錯!世界忘了我們,不管我們的立場與意見,可是任何世界上的變化,卻絕對不會放過台灣,讓台灣「遺世而獨立」。孤立的結果,祇是讓自己喪失發言權,放棄參與影響的機會,坐視人家來決定擺弄台灣的未來!

----以下回文取自yahoo----

業叔叔2007/06/09 19:00 回應

這幾年台灣的經濟表現如何? 和全球相比, 和東亞、東南亞相比, 相對上的表現又如何? 外商或外國分析家的說法是如何?

台灣藍綠對立太大, 不論哪一邊的說法, 或自稱中立的說法, 都會陷入自說自話的情境, 信者恆信, 不信者恆不信, 聽聽老外怎麼說吧, 老外可不需要偏藍或偏綠.

以經濟而言, 商人只想賺錢; 以政治而言, 老外絕對希望台灣和中國大陸是不同國家, 骨子裡算是支持台獨的, 但老外對台灣政治與經濟的分析和評論都怎麼說?

黑白無常2007/06/08 15:39 回應

要告訴各位的是大話新聞所提供各項數據

所謂3: 【通郵】【通航】【通話】

1: 台灣人你可不可以去大陸玩 , 大陸居住 ????  :當然可以,只要我有錢有啥不可以 !!!

2: 台灣人你可不可以寄信去大陸   : 只要有地址絕對寄的到,連釣魚台都可以寄了更何況中國

3: 台灣人你可不可以打電話去中國  : 打電話到大陸比打電話到高雄還便宜你沒聽過嗎 !!

4: 台灣人你是怎嚜去中國玩或做生意 !!: 當然是坐飛機難道會坐船 !! 只是主權問題繞到其它地方

5: 台灣人你可不可以匯錢到大陸 !?? : ~! 這要問問中國國民黨那些高官如陳由豪王又曾張京汝這些人

6: 台灣人你可不可以收看大陸的新聞呢 ?? : 只要耳朵夠大絕對沒問題 ( 買小耳多收看衛星 )

7: 台灣人可不可以和中國人接觸???   : 老婆都買回來了哪有不可以的

8: 台灣人可不可以買大陸的股票 ??   : 啥年代了還在問小學生問題, 當然可以買房買樓也都行!!!

9: 台灣人可不可以和中國聯網 ?? : 每天都在網路上對幹啦 !! 只差沒癱瘓你的電腦

10: 台灣人可不可以定居中國 ?? : 放棄國籍都可以了,還差定居嗎 ?? 去問張京汝或聯電曹興誠 !!

 

台灣早就3通啦 !!!

台灣只差沒有直接通航 , 而且通航是卡在台灣方面希望貨物先通航然後再人員通航 , 況且現在也人員包機 ( 3大節日 ),但是大陸只希望人員通航 , 不開放貨物通航!!!!!各位正對台灣經濟最有影響的什麼你知道 ????

開放貨物直接通航 (現在貨物要透過轉運第3 , 這也正是民進黨所努力的方向) !!!

 

中國國民黨不要在欺騙台灣老百姓了 !!!!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