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曖昧 踐踏專業形象的臺大醫院
2008-09-20【黃天如/特稿】

一家醫院對於一個已一個多月未回診的病患,竟能一再作出醫療專業建議,且對建議內容可能遭到誤解完全吝於說明與辯解;如此極端不專業、不負責任的做法,出自長期肩負社會厚望的台大醫院,試問:台大究竟還要自我踐踏幾次才夠?

台大醫院對前第一家庭實在有夠好,對吳淑珍尤其周到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對平日可以自在外出逛街購物、吃飯、直奔老公辦公室發飆的扁嫂,一年九個月來該院可以不顧輿論視聽連開十六張診斷書,以她出庭可能猝死為由,讓吳淑珍請假成功。

最妙的是,這次吳淑珍連撥冗回診、要求開具診斷書的動作都可以省了。因為就在出庭日的前一天,台大發出足以令具備深厚法學素養;對文字解讀向來錙銖必較的法官都能「錯誤解讀」的二度回函,還及時送抵法院,讓原本很想出庭的吳淑珍,「只好」尊重台大所謂的專業建議,向法院告假。

說起來台大醫院應該也很悶,任憑前後兩次的回函內容法院解讀南轅北轍,該院卻堅稱「其內容及醫療意見一致」,究竟是法官有文字閱讀障礙?還是台大在說謊?

其實台大醫院要昭社會公信並不難,就算不便直接出示公文自清,至少可以口頭述明該院的立場與建議,但記者會中提到關鍵的回函內容,該院就拿「公文保密」、「病人穩私」當擋箭牌三緘其口,矛盾且曖昧的態度,教人不啟疑竇也難。

而台大兩位高層主管昨天分別以手術備血,以及手術說明書比擬該院給法院的回函內容與定位,也顯得不倫不類。

若這個邏輯說得通,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應該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出庭,因為即使是一個健康的人,下一秒鐘也有猝死的可能性,差別只是機率的高低罷了。如此一來,醫院所謂的專業又何在呢?

【中時小社論】

國務機要費案開庭,當事人吳淑珍請假,她的三位律師一人請假、兩人連假都沒請,根本不到,說穿了要以癱瘓法庭程序的策略拖延審判。

請假未到的律師李勝雄,庭外舉行記者會說,台大醫院給地方法院一分「永久密件」,指不排除吳淑珍出庭可能會有危及生命情事,吳淑珍為尊重專業意見,才「勉強同意」請假,吃盡台大醫院的豆腐。

前一陣子,為了扁家洗錢案,吳淑珍嫂嫂陳俊英應訊不適,急送台大醫院,開出一個「藥物過量」的診斷書,結果陳俊英的檢驗根本沒有藥物反應;台大本事真的很大,隔天「修正」診斷書,改為「疑似藥物過量」。堂堂全國最大教學醫院,享受全國最多資源的台大,三番兩次為了扁家人,臉不紅氣不喘地踐踏自己的醫學專業。

吳淑珍逃避國務機要費案,已經十七次傳喚不到,換言之,此案的準備庭已經因為拖延了十七次,前第一夫人地位果然崇隆。吳淑珍連拖帶躲,靠得就是台大醫院,但是,吳淑珍久未就診,台大如何判斷她的情況適不適合出庭?更莫名其妙的是,什麼時候醫院覆函會成為「永久密件」?

扁家人不自重,搞出弊案連連,面對司法毫無悔意,左手大玩訴訟策略,右手還想操控民粹,陳水扁三天兩頭靠著深綠電台取暖,愈講聲音愈大,卻愈凸顯他人品不端,台大醫院有必要讓自己的專業,成為這家人逃避司法的護身符嗎?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