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11/26)和一位外地來的好友到八里與淡水走走:十三行博物館、八里渡船頭、淡水老街;嘗了八里的孔雀蛤、蔓越莓果子,和淡水的阿給、魚丸湯。

十三行博物館介紹該地區在西元兩百年至一千五百年間的石器與鐵器文化,今天是第一次拜訪。

淡水河上的渡輪以前也未曾體驗過;今天天氣陰陰的卻沒下雨,看起來和聞起來已不汙穢的淡水河靜靜地流,在平穩的船上,吹著微涼的輕風。台灣搭船的機會很少,今天的經驗配上悠哉的心情,有出國的fu,惟一可惜之處是這趟舒服愜意的船旅時間好短。

淡水老街去過好幾次了,今天比較特別的是和她一起四處看看可以送老外的特色小禮物,明年紐西蘭之旅會用到;國旗、風景名信片、火柴盒、直笛、中式花紋的提袋、中式折扇、明星花露水、早期台灣童玩、斗笠等(我被要求要負責記下各種東西,但我...一定會忘,所以趕快盡量寫出來^^")。幾間懷舊的小雜貨店,令我想起了小學的日子。

今天運氣不錯,一路上都沒下雨,陰陰涼涼,也至少沒有豔陽的酷熱,搭船、搭公車共四趟,前三趟的等待時間是零,只有最後一趟等了比較久,使昨晚睡太少的我等到打瞌睡了。

----
同一天晚上,和另幾位大學同學約吃飯,很久不見的三位同學,大家都已有各自的現在與未來。

其中一位,個性活潑有趣的同學,多年來我一直想和她多認識、做朋友,卻似乎總是話不投機;感覺她並不排斥我,甚至曾認真問我為何很少與她接觸。其實應該有吧,只是她的回應一直不多;而在多年來緩慢累積的瞭解與互動中,感覺她和我的不少想法和立場是相似的。

真難理解、想不通。這不單純是單方面一頭熱,在某部分我們的頻率其實是近的,雙方也都未緊閉心門,實際上的互動卻不太搭。這樣的緣份,好特別,或者根本是好奇怪。

只是以上都只是我自己的感覺,還沒、也還不知道怎麼解題;或換個角度,是否有必要去解這道題?

算了,隨緣吧,說不定哪天靈光一閃就突然解了,或突然改變了。

----
充實而忙碌的一天。想睡了。早該睡了。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