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天

朋友目前工作處離住處太遠,上班時間又太早,沒公車那麼早到,因此我明早會送她上班,然後就出發了;今早也跟房東約了晚上交接,然後把車開去保養廠給師傅看看水箱的問題。

本來他只叫我在旁邊等一會兒,我看著特別帶來的書。不久他說要仔細看看,要明天才會好,而且不知道明天幾點。

歐買尬!離家八公里,這附近公車又少,更不知如何搭,也不好意思臨時請樓友來接;我不知道澳洲是否適合搭便車,但至少在 Brisbane 沒見過人這樣做過。於是,走路,是我唯一的選擇。

除了立即的返家問題,同時我也想到,已跟房東約今晚交接、已跟鳳梨園告知晚一天到;這樣臨時再多留一天,我要再花錢住宿,鳳梨園那邊又不知如何開口再延天。明天還要一早送朋友上班去,太多麻煩事了。

延路走著、想著。十一點多開始走,頂個和台灣一樣毒辣的大太陽,甚少休息,下午兩點多終於到了。算一算約走了兩個半小時,另加一些休息時間;路上雖穿長袖,也一直讓臉躲開太陽,還是有點曬紅了。沒想到鳳梨園的考驗還沒開始,就先行了軍。。。

回家休息一會兒,正要安排接下來的事,並上網查明天怎麼搭公車去,保養廠電話來了。他說並非原本想的複雜與嚴重,也已搞定;袒白說他詳細的解釋我聽不懂,但總之我現在可以去拿車了。

這算是好消息吧,雖然我白走了、白曬了,但至少後續不會再有麻煩,明天也可以安心遠行。只是這時間我自家裡搭公車去,車廠恐已下班,於是。。。我開始找小黃。這世界大部分地方的小黃都是用電話叫的,只有台灣都市滿街隨妳攔。看了一下大約花費,可以接受,便叫了一台來。第一次在國外搭小黃呢,司機大哥是一年半前自印度移民來的,另有一些家人在加拿大。

把車開回來後,一切事情就簡單多了,可以照原計劃走了。明天的這個時候,我應該差不多到目的地了。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