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第三十三天 小費

星期五晚上,廚師似乎很想快點下班,我剛到不久他就說今天動作快點,他要早點走,客人用餐時他也主動一起做清潔工作,最後我今晚早了半小時下班。。。
這陣子留在飯店的旅遊團,是阿公阿媽年紀的一團,在此已停留近一星期,參加飯店辦的團,一起行動,其他的散客有時多有時少。我的早班和晚班相較之下,早上通常比較忙,因為客人住宿會附早餐,所以幾乎全都會出現,晚餐時散客要自費,因此人較少,旅遊團才是固定的班底;雖然晚餐的前置準備、餐後清理的工作比較多,但比較不會像早餐那樣突然一群人一起出現讓我忙翻,畢竟我一個人要顧酒吧區、服務生、收和洗碗盤與碗盤歸位(有洗碗機)。
這一團今晚是最後一夜,再來就離開飯店了。老外似乎習於禮貌性的記下別人的名字,然後都用名字來稱呼對方。這一團旅客和我互動滿好的,他們離開後我就要為新的面孔服務了。團員中有個老伯伯,不像其他一樣會和我寒暄,總是面無表情,不時盯著我看,讓我不知該如何回應,只能時時掛著微笑(或其實是傻笑吧^^"),在這最後一晚他差不多用完餐時,突然把我叫去,跟我握手,然後。。。在他手裡放著五元(一百多台幣)的小費!真是太驚喜了,不無小補的錢自然開心,但更高興的是他的肯定。澳洲不像一些西方國家,這裡沒給小費的習慣,會給是表示肯定與滿意(我自己到現在也只有那次搭小黃被要求一塊多的小費,除此之外都沒給過)。

白天在 Craig 的帶領下,去檢查了輪胎;不知是不是昨天沒氣硬開,反正那個輪圈沒問題但輪胎已變形,要換了。不過我覺得只換一個前輪久了會有其他問題,加上備胎也已不堪使用,就把兩個前輪都換了,其中一個好的前輪改放備胎。另外因為剎車有異音,也順便請師傅看了一下,發現左後輪的碟盤和來令片都要換了,但這實在太貴了~一組七百多澳幣,超過台幣一萬五~不是緊急狀況,我決定先放著,只先花兩百五澳幣(五千多台幣)把前輪搞定。
買車後已開了兩千多公里,也不知各種油料之前的保養與更換狀況,在 Craig 介紹下,訂了一家引擎室綜合保養場,下週一下午來個整體檢查,也把該換的油換一換,他說這部分應該不會超過兩百澳幣。
之前提過只有螺絲起沒有千斤頂,過兩天也該買個小的來備用,不然有備胎也沒屁用;聽說一個小的千斤頂要五十元。
目前這些錢加一加,連已很便宜的住宿費一起算的話,差不多是兩週的薪水啦。。。

雖然 Craig 幫我不少,但我越來越覺得他怪;他也改口說找樓友主要是因為一個人住很孤單,實際上我附的房租是他父母在收的(他們才是屋主);另外他一直在看醫生、吃藥,好像是睡不好、精神方面的一些障礙的樣子,這部分沒聽得很懂;然後他在救世軍的工作只是個義工,沒領錢的,而且他認為自己因為吃藥而精神不佳、什麼職業都做不來,所以不打算求職。。。
感覺很多事他很願意幫忙,但他真的缺錢,所以要是需要花到錢的事,如車油錢、食物錢等等,他都會想順便賺外快。。。但正好遇到一樣很窮而且不想多花錢的我,所以他都賺不到,哈哈。。。

今天白天發現了一個地點很棒(市中心、圖書館對面)又便宜(一間一週一百四)、空間很大、家具與炊具齊全、工作人員很友善的 caravan park ;晚上和 Craig 聊天時技巧地留了最近我可能會搬出去的伏筆。。。我想。。。再一、兩星期,一切應該都會比較穩定,工時應該也會調增,到時我就要快點搬家。。。

3/14 第三十四天 第二份兼差

早上睡到自然醒,已中午了。下午到街上一間畫廊,滿合我的喜好的,價格普通,算可接受,不過還是等能存錢時再說吧。然後去近郊一個海濱小山 Double Heads 走走;來此這麼久了,第一次走上比較原始的步道~雖說相對原始,其實它很平易近人,一個多小時就走遍了,坡也不陡~在小山上可以看到大海和附近的村落,若非颱風剛過,晴天時這裡的海應該很不錯看;只是蚊子實在很多,如影隨形,怎麼打都打不完。

回家的同時接到了一通電話,就是之前說可能需要人的義式餐廳,要我今晚過去幫忙,以後可能每週五、六的晚上,付現給我,意即應該是黑工;不過黑工歸黑工,單純的洗碗工作(而且有自動洗碗機),今晚做不足三小時,老闆們(當地人,一對夫妻,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超大方,給了我五十元!
雖然在此的工時真的是"part"到極點,不過因為老闆大方,對我也算不無小補。這樣應該可以在此停留一段時間了。

因為錢的問題,白天隨便吃,晚餐請 Craig 煮,五塊我付,這樣比在外吃便宜,也省得花大量時間自己煮又煮不出什麼東西。他幫我準備了牛肉香腸、紅蘿蔔、馬鈴薯;聞起來很香,吃起來普通,不過至少也算一餐了,沒餓到。以後就一星期吃他個一兩餐吧。
今天 Craig 又說他試過很多次求職,把鎮上「每一間」店都走遍了,卻都沒人要用他。。。先不管他有多怪啦,這說法和昨天就不一樣了。。。然後他說自己連車油錢都快付不起,卻問我要不在房裡裝冷氣,他出錢無妨。。。真是讓我一頭霧水。。。

3/15 第三十五天 再度搬家

上午我在房裡看看旅遊和住宿的資料, Craig 在房間裡不知和誰在電話中吵架,不時傳出大吼;因為已感覺他很怪,所以我不想去關心什麼,甚至還因此覺得很毛。
中午打算出去覓食和看房子,在庭院的鄰居們急急走出來,問我和 Craig 同住的狀況是否安好。她先說自己對他的感覺,主要因為他有精神上的病況,持續就醫與服藥,眾人對他都是用怪人來形容。住附近的 Leah 在場和鄰居閒聊,主動說她有空房間,如果我需要的話可以去住,錢可以再討論。稍微問了一下,她一個人住,養兩隻狗,和一個水族箱,職業是護士;而雖然她是個蕾絲邊(我跟同性戀真有緣),至少人看起來很正常,而且有穩定、正常的職業。到她家看看,感覺也很好,明亮、乾淨(比 Craig 家好很多)。本想住到週三晚上(我付給 Craig 的房租期限),但 Leah 聽到一些我和 Craig 相處的情形,她對我再留幾天都感到擔心,也答應我先來住幾天,房租期限與價格比照 Craig。
呼,我的運氣怎麼這麼好。。。澳洲人真的都很友善,來此後一直如此覺得;而像這次,在台灣很難遇到這樣的人吧!
搬了搬了。Craig 在房間,我迅速、安靜的收和搬行李,搬到一公里外的 Leah 家。她也馬上幫我清出房間,然後到醫院值班。恩。。。在 Craig 那兒才住沒幾天,今天安全離開居然突然感到很慶幸;看來我原本確實有些精神上的壓力,只是那時沒發現壓力的存在。。。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舒容
  • 感覺有點可怕,可是又覺得他有點可憐
  • 唉,的確。

    henrychang 於 2009/04/19 06: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