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3 第六十四天 醫院一日遊

本來,週末連續兩天都待在家打電動,今天想出去走走,也已有明確的規劃,但昨晚太晚睡,今早飯店又超忙,下班就決定今天別出門了,在家補眠先。下午睡了個飽,起床不久便送 Leah 就醫。

Leah 前幾天起一直不太舒服,卻遇到復活節連假~在澳洲這是佪大節日,幾乎像華人的春節一樣沒人工作~今晚撐不下去,向原本要上班的養老院請了假。我送她到 Rockhampton 的醫院掛急診,做了好多檢查,留了數個小時。基本上沒立即的大問題,可能是胃或胰臟出了狀況,醫囑儘量吃蔬菜,任何有一點點不健康的東西都別碰;明天要再來做超音波。

每個人似乎都有最怕的東西。平時獨立堅強的 Leah 連小強都不怕;一個女生敢徒手抓小強耶!可是她怕打針,怕到哭。不久醫生不知是什麼原因,幫她注射嗎啡(大概是止腹痛吧),更是讓她看起來痛不欲生。我沒試過嗎啡,不過看了之後真的是一點也不想試。

澳洲公民到公立醫院看病,基本上完全不需付費,連掛號費、藥費都免,這點和台灣不太一樣。除此之外,澳洲的醫院感覺跟台灣的醫院頗像,沒特別好介紹的。但澳洲人的思維和待人態度和台灣人有別。剛確定會有進一步的檢查,到了病床區,有個小baby在爸爸的懷裡,要被戴上類似氧氣面罩的東西一陣子;他一直哇哇大哭、掙扎著。身體很不舒服的 Leah 突然對身旁的護士說了一句針對那孩子的話。她不是嫌吵,而是說:可憐的孩子。我本來雖不覺吵,但對那孩子也沒特別感覺什麼。她這樣說提醒了我,那孩子真的很讓人心疼,而且我也對在場的孩子爸媽感到心疼。如果我是孩子的爸,當時的情形應該會讓我的心整個糾在一起吧;尤其動手替孩子戴面罩的就是他爸。。。

醫院真不是個令人愉快的地方。。。即使自己的傷病在此痊癒,仍要看著別人痛苦。醫護人員的麻木,讓人完全可以理解。因為他們已看太多,也將繼續看到更多;不讓自己麻木,如何能繼續工作呢。。。

這一趟醫院行,也讓我第一次在夜裡的郊外自己開車。之前只在 Brisbane 近郊有過經驗,那次雖是雨夜,但有人在前面帶路。這次在全黑的郊外,路雖大致上直,也總有些平緩的上下坡和小慢彎道,尤其路不寬,不是像台灣高速公路那樣,這裡遠一點的郊外大多一方向一車道,有時多一線超車道;路旁只有窄窄的小路肩,然後就是草和樹。少有此經驗的我,時速八九十比較自在,有時後車跟上來,加速到一百左右就覺得要很專心才行。但當地人似乎都很習慣,仍是一百至一百一地開~法定速限多是一百~白天當地人大多開超過一百一,晚上確實有稍慢。

回程的路上,遇到一輛開很快又一直跟很近的車在後面,我已開到一百二,他還是緊貼著;連平時開快車的 Leah 都覺得夜裡一百二有點可怕,倒是我這大膽的傢伙只專心看路,沒在怕的。在一段可以超車的地方,減速揮手請他過,他卻又不過。既然他不過,我也回到習慣的時速九十左右,不再理他;結果他居然一度閃起遠燈了!所幸很快就到了有超車道的路段,他雖進入超車道,卻還是不超車。。。是怎樣,剛開那麼快,現在明明我開九十他也很方便,又不超了;更機的是當我刻意略再減速,他也跟著減速。恩,擺明挑釁就對了,只差沒繼續跟在正後方,並且沒按喇叭。人生地不熟,還載著人。。。算了,除了不理他,我讓多一點好了,硬是再大減速到六十,他終於自己開自己地走了。
雖然澳洲人開車比加拿大人猛,也比較沒耐性,仍比台灣人好;來此後這樣的情形也是第一次遇到。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