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 應對自己更有信心
2009-05-01 中國時報 【本報訊】

     連續十三年叩關後,我國今年終於獲得邀請,成為世界衛生組織(WHO)本屆年度大會(WHA)的觀察員。對於長久以來不斷尋求重返國際社會的台灣而言,這是歷史性的重要一步,不僅令國人振奮,也為台灣的對外關係帶來新的開始。

     這次台灣能夠與會,有幾項關鍵突破,在世衛秘書長陳馮富珍出具的邀請函上明顯可見端倪。邀請函的受文者,白紙黑字寫的是「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Department of Health(衛生署)」的「Minister(署長)」葉金川博士,而函中開宗明義,即邀請「中華台北」的「衛生署」以「觀察員」身分,出席五月十八日開始的世衛大會,並請葉金川提出代表團名單。

     除了沒有使用我們的正式國名,這封邀請函不但承認了我國衛生署與首長的官方地位,而且是邀請衛生署出席WHA,我們所堅持的主權尊嚴底線,在此獲得了尊重與認可,實在是非常難得的突破。

     WHO是聯合國的附屬組織,我國自從卅八年前退出聯合國後,就被聯合國所有周邊組織拒於門外,不只在國際間陷於孤立,許多與國人權益有關之事務無法與聞決策,主權地位也不斷遭到貶抑。現在能夠在世衛大會取得一席之地,為聯合國附屬組織乃至其他國際官方組織,開啟一個台灣參與的新模式,意義當然非常重大,後續的擴散效應更是值得開發。我們希望重返聯合國等國際組織,這條路將會非常漫長艱難,但要達到最後的目標,一定需要有第一步。而今年的WHA,就是好不容易跨過封鎖圍欄的第一步。

     這次的突破,中共願意鬆手是最大的理由。而能夠同意台灣以官署及衛生署長的官銜受邀,顯現中共已調整了過去的操作策略,希望讓台灣民眾感受到善意。當然,世衛大會一年一次,中共隨時可以收回放出的彈性,這會讓北京當局覺得安全一點。若說要讓台灣正式成為WHO的一員,即使只是觀察員,暫時恐怕都有困難,因為將挑戰到一中底線。

     既然參與國際社會是我們希望的方向,就應該鼓勵中國在這方面的善意,讓決策者有理由這麼做,而且不會做了一次就後悔。因為,以台灣的狀況,不可能一夕間重登國際舞台,我們必須一點一滴作暈染式的擴散,那麼就需要時間與空間去滲透,讓台灣的存在逐漸實質化堅固化,並且以具體的功能貢獻,證明自己不可或缺的價值。

     台灣獲邀成為WHA的觀察員,美國與英國在第一時間就主動表達歡迎,反映出國際社會樂見兩岸和緩能帶給台灣更多的國際空間,也希望鼓勵中國繼續朝這個方向前進。事實上,台灣的存在,一直是國際法上的一個特例,大部分國家承認的是中國,但也願意看到台灣的存在能夠得到某種安排。

     「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其實就是一種新的參與模式,從民間的奧運到準官方的亞太經合會(APEC),台灣都使用這個名稱,這些年來,它的官方色彩也逐漸加強,成為「中華民國」之下的次佳選擇。因為它可官可民,台灣翻譯為「中華台北」,可以自行解釋為「中華民國的台北當局」。除了奧會模式之外,中國大陸一般把它翻譯成「中國台北」,在一中立場上也交待得過去。至於其他國家,則根本弄不清楚這兩個中文翻譯的差別,於是留下足夠的各說各話空間,才能讓兩岸找到若干交集。

     馬政府暫緩推動重返聯合國,轉而在出席WHA上得到中共的善意回應,這種外交戰略的調整,其實就是一種戰場的選擇。與其在難度最高的聯合國大門外碰得頭破血流,讓自己益形孤立,還不如另外選擇一個可以建立灘頭堡的戰場。現在能夠達到這個成果,國安與外交決策高層,以及相關衛生官員的努力,都值得肯定。

     台灣取得了WHA的門票,接下來便必須以具體的表現,爭取國際社會的認同,建立更多的合作交流。儘管在野人士對參與WHA的模式仍有批判,但比起之前烽火外交害得自己焦頭爛額,至少台灣現在真的開創了一些新的機會。與其一直縮在家裡害怕被吃掉,不如勇敢抓住機會往外闖。台灣,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