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外交 是該直起腰桿來了
2009-07-08 中國時報 【本報訊】

     馬英九總統一行六日結束「久誼之旅」返抵國門,這趟是在短時間內密集進行的第二次中美洲之行,雖然狀況連連,但仍發揮了鞏固邦誼、宣示外交政策之效。上次的「久睦之旅」接連遇到了地震、隨扈遭擋、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嘉放馬總統鴿子等事件,這次不遑多讓,而且一路「狀況不斷」。

     先是宏都拉斯發生政變,總統賽拉亞遭罷黜並遣送出國,我國臨時取消訪宏行程。不料到了巴拿馬,賽拉亞卻突然現身巴國總統就職典禮。馬總統一行轉往尼加拉瓜,賽拉亞也來了,奧蒂嘉為了商量賽拉亞返國之事,原定的接機、國宴都爽約,氣得馬總統一度想中止訪問,我國甚至揚言不惜取消援助,這才讓奧蒂嘉出面道歉。

     其實,馬總統此行的時機真是選得不太湊巧,正好遇上了宏都拉斯鬧政變,整個中美洲為此吵得沸沸揚揚,國際社會也為之騷動。加上賽拉亞在那裡飛來飛去,情勢完全無法掌握,原來的既定行程會受影響,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這就像按照約定時間到訪,結果人家家裡剛好失火,大伙兒跑來跑去忙著澆水救火,對貴賓難免有所怠慢。

     這點我們固然可以體諒,但在處理上,尼加拉瓜的確也是不夠禮貌。打游擊出身的奧蒂嘉還帶著草莽氣,行事作風本就難料,何況拉丁美洲也向來不以一板一眼著稱;然而即使行程有變數,也應該事前通報,才不會臨時搞得人仰馬翻。而且應盡可能以其他安排來彌補,以示對到訪元首的尊重。

     如果對方認為無論怎樣對待台灣都沒有關係,連基本的禮貌與尊重都不用表達,那不只是顯示其有欠教養,也意味著自以為在彼此的關係中有恃無恐,可以為所欲為。而這,是長期以來台灣為維持邦交忍氣吞聲所慣出來的惡劣習性。

     過去兩岸的外交戰殺得慘烈,處於孤立劣勢的台灣深有「退此一國,即無死所」的恐懼,因此在與邦交國互動時居於劣勢,不斷委屈求全,以大筆金援交換外交承認及國際組織中的代言。對方既然知道台灣硬不起來,有時就會軟土深掘,甚至A掉台灣的捐款中飽私囊,東窗事發後連台灣這個被勒索的受害者也跟著形象受損。

     尼加拉瓜對台灣總統的接待如此隨隨便便,固然也是因為在忙賽拉亞的事,但基本心態上,恐怕也是認為台灣「好脾氣」。但這次奧蒂嘉卻踢到了鐵板,馬總統對三番兩次被放鴿子十分生氣,甚至不惜提早結束行程離開尼國。果真如此,那就是國際外交上少見的難看場面了,而台灣向來不敢有此膽氣,也難怪奧蒂嘉最後趕來道歉,還了馬總統不少面子。

     台灣向來的國際惡劣處境,可見一般。這種不對等的互動模式,不只持續讓國家尊嚴與經貿資源失血,也讓台灣民眾不斷遭到隱形的羞辱,進而轉化為對孤立的焦慮,以及對中共打壓的怨恨。外交是內政的延長,外交困境也會延伸成內政效應。

     如今兩岸達成「外交休兵」的共識,台灣不必再和過去一樣任人予取予求,對於不合理的待遇,開始敢大聲起來。我們的邦交國,必須適應這樣的改變,因為過去的互動模式是不對、也難以持續的,不但台灣民意難以忍受,中美洲邦交國社會也對政客A走台灣援贈極度不滿。馬總統這兩次走訪我國的這塊邦交重鎮,已經以具體言行表達得很清楚了。

     過去台灣總統喜歡藉出訪替個人造勢,邦交國投其所好抬價而沽,現在政策既變,出訪的安排可以更務實,排場、禮炮和過境美國,都不足以成為出訪的理由。但「外交休兵」並不是「外交休工」,雙邊的合作交流還是應該積極推動,只是必須以平等、相互尊重為前提。抽離了兩岸烽火,外交關係應該回歸本質,以較為健康的態度進行合作及援助。

     此行外交部長歐鴻鍊說不反對中共在邦交國設經貿辦事處,曾經引發爭議,傳聞府方頗為不滿。其實馬總統上次出訪時也說過不反對友邦與中國發展經貿關係,歐鴻鍊指的應該只是低層級的貿易機構,他沒必要此時就明著推動「雙重承認」。兩岸之間要外交休兵,也應該要對等、相互尊重,自己動輒戰戰兢兢生怕惹中共生氣,同樣不是健康的互動模式。台灣要直起腰桿來,對國際與對中共皆是。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