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5  第一百五十七天  AWESOME Myella Farmstay day-1

清早五點半,天還沒亮,起床,拎著前晚整理好的簡單行李,開車往 Rocky 機場-前幾天訂了在內陸兩個多小時車程、兩天一夜農場體驗,自己開去或請他們接的價格都一樣,不想多花油錢、也懶得花力氣找路與開車,跟他們約機場見,接我過去。
我準時六點半到,他們的小巴可能是好幾處接人之故,遲了些,七點左右上車。我是最後入座的,十人座的廂型車含我正好客滿了;大夥兒互動不太多,猜想可能是互不認識吧。

去程,領隊兼駕駛 Shane 除了跟大家聊聊,也給大家填了張表,因為等會兒馬上就是騎馬,在表上有農場內各活動注意事項與基本公約,同時以相關問題評估各團員的馬術程度,好讓農場挑馬及準備。我剛好坐駕駛隔壁,所以和 Shane 不時聊聊、問些問題;澳洲的地名,真的好多都來自原住民。
填表時與到農場後發現,Myella 根本是個國際渡假村嘛!去程全車只有駕駛是澳洲人、農場內客人十來個,也都沒有澳洲人!不少人是德國來的,一個義大利人、一個法國人、一個英格蘭人,還有一個台灣來的我。農場主人說台灣人來此我雖非第一個,但十幾年來到此一遊的台灣人少到數得出來。旅遊書 Lonely Planet 有推薦此處,吸引不少歐洲人來;我嘛,好像是前陣子在一本澳洲的小旅遊雜誌上看到,再上網瞧,然後安排時間來的。

往農場的路上,無盡的草原、偶有山與樹;車越來越少,看到牛群、馬群、袋鼠群的機會越來越高,到最後連路都變窄了-雖是平原、路邊也持續有相當寬的緩衝區,但柏油路面只剩不到兩車道供雙向使用。
農場到了,前方數公里是最近的小村中心 Baralaba-這只是一個附近礦工住在一起的住宅集中區,人口大約只有。。。一百。

到農場先分房間、吃早餐。房間、浴室、廁所、洗衣晾衣處,有青年旅館的感覺,而且明亮、乾淨;大多數臥房設計為兩人共用一間的一張或兩張彈簧床。用餐區是半開放式的,有屋頂與少數與外界隔開的牆面,但大多處是只有支架、與外界連通的;裡面滿大的,也有個很原始的火堆,煮水、煎蛋、烤吐司都是自己來,手拿平底鍋直接貼著火堆煎蛋,當然另外也有他們準備好、給人自取的食物。
雖說是很自然的農場,而且荒郊野外各家手機全都死光,但他們仍提供很現代化的設施,如免費電視、DVD、付費電話、傳真、網路、洗衣機,每間臥房甚至都有空調可用。

吃完早餐略作休息,準備騎馬。農場提供馬靴、長袖上衣、牛仔褲,讓客人們盡情在紅色大地上參與活動,而不用擔心弄髒自己衣褲。分配給我的馬兒名叫 Mustard,好乖的感覺;這裡的馬有數十匹,看來都滿乖的,後來也證實真的都很乖。
上馬前先用模型詳細教學,講解基本操控與注意事項;接著各自牽自己的馬散散步,然後上馬,在小場地內走走路;然後分兩隊跟著各自的領隊走出原野了。

修過馬術課的我,旅遊性質的基本騎馬沒什麼問題;馬兒真的也很乖、很聽話。跟著大夥兒,大多是走路,有時來點小跑,穿越樹林、跨越斷木,不時看到野生的袋鼠,偶爾會見巨大的蟻窩(荒野的螞蟻很厲害的,誤觸蟻窩就要拔腿狂拚,否則會被咬出病甚至危及生命;動物屍體放蟻窩旁兩天就只剩骨頭),今早甚至一度遇到了大蛇。馬兒不但乖,也很敏感,動動小指或加上無名指,就能感覺到該左轉或右轉。在原野上,有時要求馬兒略為脫隊、走我刻意想要練習的路線繞一繞,加強命令後便能克服馬兒想要跟著群體一起行動的意願。
感覺真的超棒的,而且這麼快就和 Mustard 有默契,讓我超喜歡牠;有時停下腳步後牠想吃草,我也就大多不阻止、由牠吃個高興了。

吃完豐盛美味的午飯,和大家聊聊天,在一旁的網狀吊床享受冬天的暖陽。下午有自駕越野機車及搭四輪傳動車兩種行程,第一天我選了機車。

和騎馬一樣,機車行前也有完整的教學。來自台灣的我,騎機車當然沒問題啦哈哈!雖說台灣多是速克達而非檔車(這點似乎全世界人們都略有所聞了),但我也早已熟悉檔車了。機車在澳洲沒什麼左右相反的問題,這次我要適應的只是騎在土上的越野感,及檔位變換方式略有不同-非循環檔、非國際檔,這裡的 Yamaha 100 cc 二行程越野機車是上勾五次的五個檔。
講解完後到場內練習繞圈-有點像兩百公尺的校園跑道那樣的圈,還要練習站起來騎-然後是外場中程練習,最後才帶隊跑遠一點看風景。不過照相嘛。。。就沒騎馬那麼方便了;騎馬還可以拚一下邊走邊照,騎檔車就辦不到了。
機車路線的風景雖然和騎馬類似,但有一處看夕陽的點是稍後我們可以自己前來的,而且還真的是有越野的感覺啊!不時還有不小的土丘,速度稍快時騎過去連車都快離地了。

結束後約四點半,休息一會兒招了一些人一起去看夕陽,不錯的觀景點,一片大草原後是山,山後是西沈的夕陽,然後是餘暉,草原眼前剛好還有一顆大樹作最佳陪襯,很詩意的感覺。
天黑得很快、氣溫也降得很快,趁天還亮著時回去。回程可能是機車引擎溫度不夠、氣溫又涼,兩位團員相繼熄火且發不動;我過去幫忙,拉起阻風門,踩了兩次便OK了。真是開心!想不到我這鳳梨採不下去的都市孩子,騎馬、騎機車都早有經驗,更進一步給人幫助。

不久是晚餐,依舊豐盛而美味,有肉有菜有水果。吃完去看星星。荒郊野外,星星真是壯觀,剛好今晚的月亮要到深夜才會出現,少了一大光害;如此的星空,大概只有大海裡、或沒幾個人住的小島的星空有得比吧。銀河清清楚楚,不但看得出分叉,連中間的黑暗處都很明顯;南十字星更是明亮地高掛天空-終於一睹你的丰采了,南十字!
走遠一點,離開房屋區,便會發現,在毫無燈光的地方,單是滿天星光便已能使人略見大地,能見樹、草、土的分別。

這裡的晚上,一如我所預期-好冷,神奇的是一進臥房就暖很多,氣溫至少差個三、五度!雖然還是涼颼颼的,但比外頭好太多了。
回房後洗個澡,翻了一下自己帶來的書,及房內的農場介紹手冊,原來 Myella 在原住民語言中意指「小女孩」,但最初農場主人取名時實亦不知此意。
十點左右,頭髮略乾,便睡了;明天早餐七點半到八點多,大家吃完就收了。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學究
  • 沒光害的郊外,通常走路一定看得見路、草、樹、土、水、土等的分別。樹林裡,才可能有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
  • 恩是的.

    henrychang 於 2009/07/21 09: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