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第兩百五十一天 146 公里的直路

Esperence YHA 看起來不錯,也乾淨整齊,但缺點是隔音很差,房子內部的隔間應該是便宜的隔板,還好晚一點時大家也都睡了,不算真的被吵到。

天氣仍然很涼,即使太陽出來,吹著風仍需要長袖。在小鎮的海灘走走,這裡還滿熱鬧的,觀光業也很發達。眼前的海是印度洋的東南、或說是南大洋;面向南邊的我們,前方一直向海裡走下去就是南極了。

到附近略高的地方停了一下,回鎮上買些東西,往東走。今天沒有所謂目的地,因為不久後經過另一個小鎮 Norsman 後要走七百公里才會到下一個小小村 Eucla,中間只有幾間隨加油站附設的商店與基本住宿設施。今天白天是無法殺到那個小小村的,因此就一路看時間再決定住哪個休息站。

在 Balladonia 加油並遇到一個準備移民澳洲的台灣人後,是一段「連續 146 公里、完全沒有上下坡、完全沒有轉彎、完全沒有叉路或路口」的直線公路。超過一小時的時間毫無變化地開直線,偶爾對面一兩輛車,同向的車一輛也沒遇到。。。

地表的樹慢慢變小與變少,沙土與矮樹則慢慢增加。太陽下山,天漸漸暗了,剛好,這段直路總算結束了,我們到了下一個休息站 Caiguna。這裡有露營區,也有旅館或濟經房,但一律都沒公共廚房,不過這個休息站除了加油站附設的商店,也有餐廳與酒吧。問了價格與設備,兩人討論後決定住經濟房,否則兩人放滿行李後又要硬睡車裡會冷又不舒服而且還沒電可用,經濟房兩人分擔住個一晚並不會太貴;至於買了簡單食材要煮晚餐的事,就用房裡的熱水瓶來水煮蛋與香腸,配泡麵,這樣倒也算經濟又不太差的一餐了。

在這荒野裡的一個休息站,自然是沒任何手機收訊的,哪一家都一樣;休息站提供付費上網,外頭也有公用電話,我們當然是不多花錢,在房裡煮、吃、洗後,看個電影,用自己電腦整理些旅行的事,就睡嘍。

明天會跨越到 South Australia 這個州,要在這之前先把車上的水果蔬菜給吃完並處理掉果核之類的東西;時間則要撥快兩個半小時(其中一小時是夏季特別調整的)。

 

10/17 第兩百五十二天 離開西澳

第一次在郊外的休息站過夜、第一次有自己的房間,好好睡了一覺,起床繼續往東走。昨晚那個休息站是西澳時區的最後一站,往東二十多公里有個半時區,時鐘往前加四十五分鐘。等到正式進入 SA(南澳州)要再加四十五分,另外自十月開始 SA 實行夏令時間,另加一小時,因此西澳來此等於要加兩個半小時。

離邊界不遠處有個小小村 Eucla,自西邊的 Norseman 村起,到此已超過五百公里,才是第一個村,中間雖有幾個休息站,但都只是「休息站」,不是自然發展的聚落、也沒有真正的當地區民。過了這個小小村,也要繼續五百公里左右才有下一個村 Penong。

過了 Eucla 很快就是州界,SA 也限制外來的水果與青菜,但此時這個檢查站沒人。除了加油,都沒停車,想看看今晚能否在 Nullarbor 旁一個私人園區賞鯨-聽說那裡幾乎隨時都能看到。可惜我們到那兒時剛好超過五點,鐵門已鎖上,而且看到路牌寫轉出去要十二公里才是海邊,也無法硬闖或徒步走進去,只好算了。但這時要直接休息好像又有點早,畢竟休息站都只有個很貴的商店與很貴的加油站,附些住宿設施給人過夜,也沒自已的網路(有的店裡會有很貴的店家的網路可用)-在休息站其實都只是吃點東西睡個覺就走了-所以我們決定往下個休息站 Yalata 走,到那裡只有六十多公里。

到了 Yalata 發現這根本是個廢棄的休息站。有加油站的型,但加油機只有扁扁的底座,一旁應是商店的地方則是門窗緊閉,並用木板封死,上面順便還寫著這裡沒有廁所也沒有油、請旅客別再找人問了。怪的是一旁有一排房子似乎是警局,因為有兩輛警車停著,一旁還有個小消防卡車,而且這一區看來確實有些零散的房屋,很像是個小小村落呀。。。既然沒啥時間壓力,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便試著到裡頭繞繞。

前面有的房子完全封死,有些則還留個點破門,裡面因為封死而全黑,雜亂的廢屋,週遭疑似廢棄的村落,配上一片薄鐵皮做的門被風吹出來的伊伊嗚嗚的聲音,一整個就很有恐怖片的 fu 啊。。。還好是大白天,我仍大膽進了一間大屋子照了幾張相(不過還是沒進太裡面,太黑,什麼都看不到)。後面有一棟房子看來是有人住的,有隻狗被栓著一直吠,想想還是不要去打擾可能在房裡的人好了。這裡的路似乎是可以往內陸走的,但路況差,加上也不知要走多久才會有些什麼東西,我們很快就折返了。

既然這裡是個廢墟,我們便往再幾十公里外的 Nundroo 休息站前進,剛好天黑到達。這裡旅館有點貴,因此我們兩人睡車上,各睡一個前座。在餐廳吃了點東西,順便帶電腦去看電影,然後洗個澡就睡了。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