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馬、批扁一樣快狠準,靠一枝筆養活全家人
文/曾伶俐


南方朔 站在權力對立面

因為將馬英九比喻為明朝末代皇帝崇禎,評論家南方朔在政壇掀起熱議,馬也急著召見、辯解。這位白髮斑斑、在港台媒體筆耕不輟的資深新聞人,懷抱著統一信念而對馬有著「恨鐵不成鋼」的心切。筆力直搗政壇領袖弱點、常受權力核心重視,而始終站在權力對面橫眉冷對的南方朔,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頭及肩的灰白髮,說話有一點大舌頭,總是低頭走路,常埋首字堆讀資料寫文章。或許是同一姿勢弓著太久,讓他的背有點駝,抬頭會瞇著眼看人。正因他飽讀詩書,涉獵範圍又廣,再加上多年政治新聞記者的訓練,閱「官」無數,被他聚焦瞇看評論到的政治人物,多半無力招架,只能叫痛。

這是南方朔,本名王杏慶,一位新聞界多產的才子,靠著大量閱讀,政治、經濟、社會無師自通,被喻為「最用功的民間學者」。他自認平凡,只是發揮一位知識分子的本能,站在權力的對立面發言,但他的發言,常變成是對國家領袖的震撼教育。

他,站在權力的對立面
發言成為政客的震撼教育
他曾直言,「陳水扁該進的不是監獄,而是精神病院」、「陳水扁洗錢,綠營上下都是共犯」、「台灣早已不再是藍、綠兩國,而成了有和沒有兩個階級自成兩國的社會」。他更大膽發出警語,「馬英九將成台灣第一個『一任總統』(編按:不會連任之意)」、說馬英九是「柔性的剛愎自用」。

南方朔的諍言,雖然刺耳,讓政壇中人聽了很不舒服,但他對國家社會現象的觀察,很有穿透性,常常是一語中的,讓讀者愛他的很愛他,恨他的恨死他。

最近,南方朔撰文評論時政又有驚人之作,他雖然強調自己不是借古諷今,通篇文章也未出現「馬英九」三個字,但所有看過的人,都能心領神會他把馬英九總統比喻為明朝崇禎皇帝,「自戀自大自以為是」,「小則誤己誤身,大則誤國誤民」。其中,罵得最凶的是這一段:「最荒謬的是,崇禎到了最後還不認為亡國是他的責任!他自縊煤山之前,在衣襟寫了遺詔,仍有『然皆諸臣之誤朕也』之句。自己把天下搞垮,還以為與他無關,都是別人的事。這種混蛋皇帝,真是自戀到了瘋狂昏聵的極致!」

南方朔以現代政治學的觀點剖析「自戀型領袖」,對照馬英九的性格和政治表現,絲絲入扣,引起極大回響,也讓馬英九非常震驚,急著私下向南方朔深入討教,辯說自己不是獨斷獨行的人。

他更進一步批評馬「沒智慧、沒能力、沒本事」,被視為統派背景濃厚的他,因此遭受不少批評,有的批評他當年支持馬時為何不早說;有的認為馬並非一無是處,他的批評「太超過了」。然而,這就是南方朔。

他,從小記者做起
靠一枝筆,就能顛倒眾生

南方朔祖籍江蘇無錫,是一般眼中的「外省人」,但卻生長在本土意識非常濃烈的台南市,一口標準的閩南語,偶爾夾帶一點很像在罵人的「語助詞」。

台南一中畢業後,他北上台大就讀森林系、森林研究所,因為成績優異,很容易就可以申請到獎學金出國深造,但時逢台美關係緊張,美中關係升溫,竟讓他拒絕美國大學所提供的獎學金。這件事,在當年非同小可,新聞上了《聯合報》三版,因為「愛國青年」王杏慶被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召見。之後總統府祕書長蔣彥士要為他安排工作,他也婉拒。

畢業後,他進新聞界闖蕩,從小記者做起。他曾與新聞後輩分享心得,說面對國民黨官僚體制的封建保守,沒有背景的他,只能徘徊在中央黨部裡無數個小房間門外,每每鼓起勇氣敲門,往裡面遞送一張名片,還得不到講幾句話的機會。曾經有黨官上下打量後對著他說:「把皮鞋擦亮一點再來敲門!」他常常是做完一天白工後,走出黨中央,看著映照在總統府的夕陽餘暉,滿身挫折,不知道當天該發什麼稿子。

但他還是不放棄敲門遞名片的「蹲馬步」,練基本功,在不斷的挫折中,想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堅強。最後,他的恆心毅力感動了送公文的工友,也與不少黨官的司機變成好朋友,這些身在權力圈中的邊緣人,很樂意分享一些小道消息,甚至願意透露一些公文的內容,他就這樣旁敲側擊,跑了幾條好新聞,讓那些看不起他的黨官對他另眼相看,甚至不得不坐下來跟他好好對話。

或許是骨子裡有反威權的因子,也有知識分子的正義感,南方朔看不慣國民黨一黨獨大,早年曾在黨外雜誌寫文章評論時政、策畫街頭運動。後來,他更與王健壯、司馬文武、公孫策、周天瑞共同創辦《新新聞》雜誌,以政治評論、內幕新聞取勝,政媒兩界轟動一時。

擔任《新新聞》總主筆的他,開始轉型成「民間學者」,他大量閱讀、大量剪報、大量寫作,創業夥伴很尊敬地笑他是個「大雜家」,但他慢慢走出一條獨立評論的路子來,靠著「筆耕」,養活一家人,也累積出「南方朔」的品牌能量和政治社會影響力,成一家之言,被新聞界後輩尊稱為「大師」。(全文未完 更多內容請看337期財訊雙週刊)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