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派員筆記:仍是村上春樹的羅馬
2010-04-13 新聞速報 【中央社】

     每當我在facebook分享一些義大利隨手拍的照片,總會引起一串台灣朋友羨慕留言,覺得我住在天堂裡,夫復何求。

     但在plurk網站跟旅居義大利的台灣友人討論起生活瑣事,又會覺得這國家有太多令人腦壓爆升的離譜事。

     對於我這種介於旅行與定居之間的駐足者,兩種矛盾感覺時常交替出現。所以最近讀村上春樹的《遠方的鼓聲》,覺得字字句句都寫到我心坎裡了。儘管書中描述的是十多年前的羅馬,「永恆之城」果然有著強韌的慣性,雄偉美麗的古蹟屹立千年,混亂失序的社會狀態也絲毫沒有改善。

     舉例而言。某日義大利友人P先生接到了電信公司的促銷方案,方案上寫,只要每月多繳一點點錢,就可以升級網路傳輸速度。友人興沖沖致電申請,過了3個月都不見工作人e來安裝(以義大利效率很平常),倒是先收到了這3個月使用新費率的帳單。

     友人打電話去電信公司反應,電信公司查了很久(這在義大利也很平常)後發現,原來友人居住的區域是古蹟區,已經無法再升級頻寬。友人要求取消促銷方案,恢復原本費率,結果電信公司為了處理這項「從未存在」的調整,切掉用戶網路一周。

     「所有促銷方案都是假的。」P先生的義大利同事下了結論。我覺得這麼說有點武斷,畢竟偶爾也會聽到朋友奔相走告一些不錯的優惠,只是多數都是「錢坑促銷」,比方說先用3個月超低費率吸引訂購,之後像水蛭般怎樣也取消不掉的方案;或是只要用手機傳個簡訊就可申請的超方便方案,過1周卻寄來要用放大鏡才能看清楚的密密麻麻協議條款。

     我在噗浪分享這類荒謬事,總是拋磚引玉引來一堆旅義台胞迴響。有北義的台灣朋友告訴我,You arenot alone.她的義大利友人申辦網路,過了半年多網路都不通,期間還持續收費。

     而網路公司不是特例,公部門更是道高一尺。某友人的義大利朋友發生車禍,車在路中間被撞毀,警察到場後,要求他立刻把車移走,否則就要以阻礙交通名義開他罰單。義大利朋友無奈地說,不是他不想移車,是車被撞爛了沒辦法動,最後他找了幾個朋友來幫忙,一起把車搬到路旁。

     故事到此才進入荒腔走板的高潮。過了1年多,他家裡忽然接到法院電話,原來警察還是偷偷開了罰單,但寫錯地址,因此他一直沒收到,最後未繳的罰金不斷累計,翻成了500多歐元(約2萬多台幣)。

     另一個嫁到義大利的台灣朋友,最近從台灣回到義大利,在機場被檢查行李人員翻出了1台已使用半年多的舊筆電,硬被課稅100多歐元。她的義大利家人氣不過,向機場詢問為何並非全新的筆電也要課稅,只得到「每個人作法不太一樣」的詭異答案。

     第一次遇到這些事情的朋友,會覺得自己很倒楣。滿腔熱血、正義感,或抱持有條不紊的世界觀的人,則會覺得一定要申訴到底討回公道。

     村上春樹某種程度就是這類奮戰到底的人。他的妻子在納佛納廣場被搶,遺失了兩張義大利航空機票,機票有旅客姓名,也出具了報案遺失證明,最後動用了相當有力的關係,花了整整兩年半才討回機票款。

     不過最後他還是在書上寫了這麼一句註腳,「如果在義大利錢離開你的口袋,就不要想再討回來了,因為這裡再過100年大概也不會變得有效率。」

     友人義籍夫婿的口頭禪也成了我們奉行不悖的金科玉律,「在義大利,踏出家門就要穿著鐵內褲!」不管是倘佯在托斯卡尼的田野驕陽中,俯瞰阿馬菲海岸的水天一色,還是大啖西西里島的美酒佳餚,永遠要做好心理準備,下一分鐘你暫停在路邊的車子,車窗恐怕已經被打破了。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