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也請張曉風向南跪
2010-05-13 中國時報 【莊佩璋】

     張曉風一跪,余光中出面聲援後,二○二兵工廠開發案頓時成為全國矚目的環保焦點。

     不過,政府吃了秤頭鐵了心,吳揆反嗆:「假如台灣全部保留溼地,經濟還能發展嗎?」

     唉!別說溼地,吳揆連淺海都想抽乾,開發成工業區哩!

     去年底,吳揆就在行政院會中指示,為因應全球氣候變遷、糧食短缺,政府應鼓勵填海造地,以減少良田變更為工業區。

     其實,填海造地哪需政府鼓勵?與農爭地,要花大錢,又有引發群眾抗爭的風險;大海不會說話,只要政府不禁止,資本家打打算盤,自會向海洋開膛剖腹去。

     更荒謬的是,鼓勵填海造地,說是要避免良田變更為工業區,看似「護農」,其實根本不是那回事。因為水資源有限,工業區必然排擠良田的灌溉,農人只好被迫抽取地下水因應;久而久之,地層下陷、海水倒灌、良田淪為溼地,轉由農人還地於海。

     然後,社會大眾只看到沿海鄉鎮「國土淪陷」;超抽地下水危及高鐵的表象,痛罵無知農人,短視,貪小失大;公權力在順勢封掉灌溉水井。有誰追究工業區開發不當?

     開發派的眼中,土地中只要沒有建物、作物,就叫荒地;「業精於勤荒於嬉」,當然不容土地「閒置」。至於生態,則是頭殼壞掉的環保人士所虛構的「價值」;人為萬物之靈,天生萬物以養人,管它去死咧!

     政客的腦中只有GDP,眼睛只看到「產值」;所以「生態誠可貴,良田價更高;若為工業區,兩者皆可拋」。溼地,真的只是「無價」之寶而已。

     二○二兵工廠因位處京畿,有幸得到張曉風的關心。但,老實說,這「兩片肺葉」還只是破點皮而已,相較之下,台灣的中、南部沿海可說已得痲瘋病。

     以開發規模更大的國光石化計畫為例,這案子一通過,濁水溪河口四千公頃溼地將「墾荒」成工業區。濁水溪流域並沒有大型水庫,離島工業區正規畫擴建,再加上國光石化,我好奇這些工業用水從何而來?這是否意味著,以後我們吃的「濁水米」都是喝地下水長大的?然後彰化沿海鄉鎮良田「口湖化」成溼地?高鐵彰化段也跟著下陷?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