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觀點-必先有蟑螂,而後才有蚊子!
2010-10-12 中國時報 【南方朔】

     師大及台北藝術大學教授姚瑞中及其學生,對台灣各地的閒置公共建築,即所謂的「蚊子建築」所做的抽樣踏查,乃是近年來校園學術界對台灣本地所做的最傑出貢獻。因為他們不僅將重要的蚊子建築做了登錄見證,其實也間接觸及了台灣政商圈裡最黑暗也最重要的板塊。在蚊子滋生之前,必定已蟑螂飛舞成一片。不肖的政商關係就是台灣的蟑螂!

     眾所週知,政府公共採購,乃是每個禤a內需行為裡的最大宗,隨便一出手就是數億、數十億、甚至超過百億。早年在黨國資本主義階段,公共工程即是重要環節,今天雖時代已變,但由許多專包政府工程的公司及它們可疑的行為,如我們細細追蹤,仍可發現蛛絲馬跡裡有著深厚的政商勾串暗影。這種政商勾串,中央如此,各縣市也沒差多少,而且是兩黨皆然。它已成了台灣政治運作裡的一種重要的潛規則。於是,我們看到了:

     ──政商之間親密得如同穿一條褲子,可透過流標的手段而行綁標圍標之實,甚至商人越俎代庖的幫政府制訂工程預算書,這種沆瀣一氣行為已可謂舉世罕見。

     ──當某人當權,即用人民的納稅錢大慷他人之慨,玩弄著台灣式的「豬肉桶政治」,而工程建築即是最好的照顧兄弟之籌碼。而我們都知道在搞建築之前,去吹噓它是多麼的重要,這種工作太容易了,再加上要找甚麼評審委員助陣一點也不困難。於是全台灣遂「蚊子館」、「蚊子停車場」、「蚊子商場」、「蚊子焚化爐」、「蚊子文化中心」、「蚊子極限運動場」等多不勝數,尤其恐怖的乃是大型的「蚊子工業區」也告氾濫。幾百個這種蚊子因為多得已不稀奇,因而人們已把它給忘了,只有到每年登革熱流行,必須噴藥時,各地方的衛生局才會想起它的存在。

     ──台灣從小型的「蚊子館」到大型的「蚊子工業區」,它早已不是幾百個「個案」,而是一個超級的「通案」。台灣公共建築及工程一包再包的轉包,台灣公共工程的工安意外頻傳,公共工程的預算編列浮濫甚至還不斷追加預算,以及有些工程品質相當豆腐渣,都指向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公共工程的政商勾串結構。而最讓人氣惱的,乃是這種惡質的政商勾串結構,由於都具有明顯的政治背景,或者就是見怪不怪,或者就是事情鬧出來後就會被導向到政治惡鬥的結局上。這乃是公共工程的政商勾串大家都知道,但幾十年來卻就是無法改革的原因。公共建築及工程的改革,已成了台灣行政改革的最大問題。

     台灣各種蚊子建築物和大型的蚊子工業區多不勝數。它賠掉了台灣的財政健康,數百千億就這樣被燒掉;它的政商勾串,也養出了許多政商蟑螂。政府的投入、公共設施的投資可以產生長遠的效益,而所有的蚊子化支出,則只是形同一種對少數特權公司的福利支出,蚊子建築物多,其他公共設施的建設必然差。從這個角度看,各種蚊子建築物不只是在浪費公帑而已,它更是對人民福祉的另一種剝削;人們對它不能只是笑罵,而是應努力加以改革掉。

     公共工程及建築已必須徹底改革。由蚊子行為的氾濫顯示出蚊子背後必有蟑螂,這是司法檢調的事;由公共工程的亂花錢,圍標綁標及護航,它顯示出公共工程的行政管理已必須做更透明化的改革。至於學術界和媒體界,面對這個問題,除了踏查留下見證外,可能已必須做更多的追蹤調查,尋找出蚊子背後的蟑螂。

     公共工程的積弊之所以可怕,乃是當一種弊端久了,就成了政治及文化習慣。反正蚊子建築那麼多了,再多我一個又算什麼。當這種態度已習以為常,它就成了公共工程改革的最大阻力。台灣公共工程的改革,在查蚊子的同時必然要碰到許多政商蟑螂,這種改革真的是可能會動搖國本的真正大改革!(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