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當過兵的、或沒教召過的,可能不了解教召是什麼。教召全名是教育召集。在男性服兵役後,不論是義務役或志願役,都成為後備軍人,而在退伍後八年內,可能接受零至四次的教育召集,將後備軍人再次編成部隊,稍加訓練,複習以前服役所學之事;未來若起戰事,必要時,這些教召編成的後備部隊會被動員上戰場執行任務。

 

第一次教召,感覺很新鮮。把一些事做了交待,10/18(一) ~ 10/22(五)這五天要到苗栗斗煥坪營區接受教育召集。

 

早已查好至營區的大眾運輸方式;火車坐到竹南,換苗栗客運,過頭份後不久下車,走五分鐘入營報到。搭車時發現這裡幾乎全是客家人,身在台灣,居然整車人講話我都聽不懂,真是個奇妙的感覺。另外,其實台灣鄉間搭公車並非真的有多不方便,深山裡的荒郊野外一天沒幾班車是真的沒錯,但大多數主要省縣道的班車並不會少到這麼誇張;比如斗煥坪,是個很悠閒的山區鄉村,我要搭車來,全天一般時間都有15-30分一班車,這哪有多不方便,只是台灣人騎機車太過方便成習慣了!

 

我們運氣不錯,正好遇到藝工隊來斗煥坪勞軍表演歌舞;然後,我居然在這晚會被選上台和她們其中一人合唱梁山伯與茱麗葉!臨時惡補背好歌詞硬上,真有點緊張。 

一星期的教召,其實也學不了太多東西;全天時間排得很緊,仍有點精神緊繃、一直在趕時間的感覺,但在講究先來後到的軍中體系,我們這群社會人士都比基層軍士官早退伍,因此只被要求最基本的配合,上課或集合時的氣氛是相當輕鬆的,不像新訓時大夥兒菜兵一直被刁。

 

結束後,比較有印象的課:65K2步槍大部分解結合、射擊預習、實彈打靶、核生化處置、試戴防毒面具、CPR急救、少數單兵戰鬥教練項目,就是一些在草地上跑啊爬的,還有練挖散兵坑;班長排長連長等幹部主要著重在戰術和帶兵的課,而且也比一般兵提早兩天來,他們總共教召七天。 

斗煥坪營區滿小的,不過吃得不錯,薪水也不會太糟糕,本來義務兵一個月才六千塊錢,但同樣身份被教召來一天就給七百。

 

教召時遇到的弟兄們,都已是社會人士,真的更能體會什麼人都有,加上一些緣份和頻率的相合,也因此認識了幾個不同世界的人。另外發現,有一個人很像大學學弟,還有一個很像妹妹男友,哈哈! 

我最初入伍的新訓後被安排到台北市軍便服的單位做駕駛,雖說算是個涼缺,又能多認識台北的路,但當兵時的回憶也就少了一些;聽一個志願役的士官聊到下基地甚至三軍聯訓的情形(簡單說就是摸擬真的作戰,一次可能就一個月,甚至炮彈飛彈飛和爆在四周),其實有玩過的人都同意,當時雖然超累超苦,熬過後卻很有成就感,除了沒真的看到斷肢殘臂的血腥畫面,幾乎已是上過戰場的感覺了。

 

要離營時,看著這小小的營區裡每棟都長一樣的營舍、中央的大集合場和一旁整排軍用大卡車,其實這些都很普通、沒什麼,但總覺未來沒機會再來這地方,而這星期在協訓人員的照顧下,吃好睡好又學習又領錢,我居然也有點離情。。。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