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和 Ross 教官考完口試,星期二他太忙,星期三由我的教官 Victor 安排請另一位 Grant 教官下午為我做飛行考試。

出發前,照例弄了個 VFR flight plan,天空似乎還不錯,但風看來不太妙,Fresno 所在的大山谷內風都頗強。和教官行前討論時,預計轉降的機場最新天氣報告風更大了些,而且 Fresno 也會惡化,加上剛練習飛回來的同學說風真的很強。在這樣的情形下,教官提醒我,要考也可以,但標準不會降低,而且即使只有一部分因風大而沒到標準,仍要先回去跟自己教官複習一堂才能再考(每個教官習慣不同,有的只差一點點可直接重考,這位教官要求先加課複習)。

這種風勢,要做 short field 或 (soft field) 起降很需要經驗,而且向教官確認不論如何,第一次沒考到好就要先加課,這樣飛時和日期就差太多,我不想冒這個險,想取消。

令人擔心的是,就天氣預報來看,當天晚上到星期四上午會變更差,風可能還好,雲會變非常低,有可能隔天還是不能考。自從上星期六到現在都沒飛,好幾天了拖太久突然飛都會有點退步,這樣考也不太穩當。

 

但是,天氣就是這樣,實在也沒太多選擇,要是星期三硬衝,一次就過的機會太低了,目前 STG 2 還沒有同學一次就過的,何況星期三風這麼大,因此仍然只能先取消,教官也同意。

 

我的教官 Victor 超窩心的。在還無法知道風會變大時,他準備回家休息、晚上再來帶學生飛,他要我考完後無論結果如何,都馬上打電話或傳簡訊跟他說一聲!後來風大取消很快打去講,雖覺可惜但他也同意取消最好。

 

星期四,一早窗外雲就真的很低,去看天氣報告,附近有幾處風也不小,但 Fresno 本身是還好,只是動作要快,因為雲層一直在下降;而且因為壞天氣常是從西或從北邊來,所以前幾天那個往西北去的 flight plan 今天行不通。教官要我以南方不遠處的一個小機場 Hanford 為目標,馬上概略算出航向、check point(參考點)、需要時間、油耗

 

對了,今早原訂飛機剛好在保養,而且剛好沒趕上我做飛行前檢查的時間,所以臨時換了一架,偏偏這架是全部最重的一架,兩個人上去(滿載),燃油能帶的很有限,甚至有可能人重一點就要換飛機了!所以連載重配平我也要臨時重算。

 

還好,油可以帶到夠用,飛行計劃也勉強趕出來;加了油,在烏雲壓頂的情形出發了

 

向教官提到了 passenger briefing、在跑道頭模擬向 FSS 啟動 flight plan、風不大,soft field 起飛操作沒問題,然後很快轉向目標航向。到第一個 check point 時看時間,大概是因為很近,而且我最初就預設加一分鐘緩衝,所以時間剛好(要是遲到就要重算這一段的時間、地速、油耗,會忙上加忙)。

 

然後在教官要求下戴上 hood (遮視線用,讓人只看得到儀表、看不到窗外任何東西),用儀器飛行。做平飛、加減速、升降、同高度左右轉。

 

教官接手一陣子,在附近隨便轉了幾次,才叫我把 hood 拿掉,這時考的是迷路程序。原地旋轉和爬升;看航圖上附近的 VOR 導航無線電,頻率調好、確認無誤,再轉另一個指針,在航圖上取得一條直線,得知我們正在這條線上,然後用另一個 VOR,以同樣方式取得另一條線,從而確認我們正在兩線交叉的那個點。

 

教官已先告知現在要轉降的機場 Sequoia。在圖上找到它、用尺對出航向後飛過去、看現在時間、然後拿尺比出兩地距離,最後用另一個工具轉盤取得需要的時間和油耗,確認現在的油足夠到達。看時間的用意是:航向對正後仍在忙其他事,但距離、時間、油耗三者是以最初對正航向當時所在地為基準,所以要先記下當時時間點。

 

這部分還沒完,各機場設施、無線電頻率、進場路線高度和方向都不同,要查一本書:A/F D,有附近幾州內每一個機場的資訊。取得上述資料,到達機場時才會知道要怎麼飛和怎麼用無線電。

 

從圖上看這個轉降的機場,週圍只有田!最近的村鎮有好幾哩,而且在天上看很多小村鎮都很像啊!能見度又差,雖然航向應該對,但教官突然問這是哪個鎮、那是哪個鎮,我還真不敢隨便給個肯定的答案,於是我又做了一次 VOR。這次只用一個 VOR 就了解位置,同時發現眼前有個小機場,再用圖對一下航向,正是現在的航向,確認機場無誤。

 

快先聽天氣。小機場沒天氣報告,聽隔壁 Visalia 無風。依大家習慣的西北向落 31 跑道。快再轉 CTAF 該機場通用頻道來自己報位置,同時想一下等一下該轉、該走的路徑;走反、轉錯肯定直接被當。

 

想清楚後,依此機場的進場高度完成路線同時做 landing checklist,做了差強人意的 short field 落地。只是下去後教官提醒我,雖然聽隔壁沒風,我們卻能直接看到本機場的 wind suck (標風向和風速的設備),剛才我實際上是用尾風在落地,所以飄得遠了點。

 

既然已知風向,再起飛就用反向的 13 跑道,這次是 short filed 起飛,風不大,也沒什麼問題。趕快再對一下回 Fresno 的航向,轉過去。

 

天氣變差了,雨不停、視線也更差、雲也更低。教官叫我全速衝回去,拖久了可能會無法回去降落,要暫時到別處發呆去了。回程路上沒再做其他雜事,只不時被問這個鎮是哪、那個鎮是哪,這次從頭到尾我都沒被矇眼,所以很簡單。很扯的是,我一直到回程的一半左右,才發現我起飛後沒收 flap!難怪速度一直有點慢啊!

接近 Fresno,先聽天氣,二十哩外聯絡 approach,被指示 straight in,也就是不繞進場路線,直接對準跑道落下去。有時航向剛好、交通狀況許可,航管會簡化路線。

 

這時天氣真的很差了,雲在準備降落的我們頭上不遠處,雨也不小、伴隨著霧氣,已不適合目視飛行起飛。因此原本教官期待在此看我做兩次降落,後來放棄第二次。

 

頂著右前方十度左右的20節風、陣風25節-小湯姆正常降落速度是70節,這麼大的 head wind,變成要90節!平時若用75節去落就很容易飄、80節大多就要重飛,現在不得不用90節去降!教官主動提醒沒這種經驗的我,flap 完全不用放(正常應要全放)。最後我依教官要求做 soft field 落地,因為怕彈飄起來所以拉頭時機比較晚,結果還是有一點點飄,我已打算重飛同時口頭報告,但教官當下覺得仍能安全著陸,而且天氣會越來越差,便阻止我推油門、要我降。其實飄起來一點點時已跟地面非常近了,我只是怕考試這樣降會被當,所以想重飛;而後來果然也就成功地輕輕把飛機放上了跑道,只是風太大不敢把頭拉高到 soft field 要求的三指幅。

 

從跑道滑出去時,赫然發現,我這次居然沒做 landing checklist!挫賽了。。。在發現這件事之前,我不確定自己會不會過關;發現這件事後,我確定要重考了。試探性地向教官解釋剛才不正常狀況很多,是不是可以讓我下次直接重考、不要再先補課。沒想到教官理所當然地回答:啥?不用不用!你幹麻要重考!哇哇哇!本來我的心情是:已被當、只期待不要加課能直接再考,這下突然變成一次過關!也太驚喜了!

 

熄了火、下飛機,雨真的不小;淋了一下雨,停好飛機上樓和教官做課後討論。他說我基本上表現還可以,要加強的是認路能力、降落前親眼確認當時當地的風、short field 落地一飄就要重飛,但今天有非預期的尾風且我沒飄太遠,所以可以接受、一時不確定所在地也能很快解決、起飛操作非常好(回程忘記收 flap 要改進,但不影響安全故可接受)、一路上各個程序都有照做,非常好,也因此最後在雨霧交雜又面對超強風的降落前忘了重要的 landing checklist 時,大大扣分後仍勉強可以過關,但不可再發生(我深信這是目前當學生的特權,未來不論什麼壓力,影響表現就不會被接受!)。

 

天氣一路惡化,但過幾小時,居然又出了太陽!果然每遇考試就會有很多奇怪的狀況。不過再幾小時,四點多回家前,居然下起了半冰半雪的雨!真是亂七八糟的氣候啊!

 

接下來就是 PPL 最終階段了,口試會含蓋很多知識性的東西,飛行項目沒變但標準會更嚴。這個階段,順利的話很快,因為飛行課沒剩幾堂,準備好時就去口試,然後再考一次飛行,過關的話私人小飛駕照就拿到了。我們已有一個同學拿到嘍!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