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文中所述的美好可以持續下去並不斷擴大

----

信仰的力量
    2012-01-02 01:07
    旺報
    【(邵葉/杭州.現居台中市)】

     來台3年,飯後無事常注意新聞報導。有次聽到一位保潔工(清潔隊員),撿到一包錢,數目有30萬元新台幣,該名女性保潔工把錢送到派出所,按台灣法律,拾金者可得到30%的賞金,由物主付給,該名保潔工卻拒收賞金。太太說:「台灣人心地善良,不拿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這是一種生活習慣,很平常。」

     在大陸若發生類似的事,媒體一定大肆宣傳,說該名保潔工在黨的教育下,思想進步,是各單位學習「雷鋒」的標兵(「雷鋒」是中共樹立的一個模範人物,供老百姓效仿的利他主義者)。

     可惜自中共建國以來,央視報導的「雷鋒們」很少,但住在台灣3年,我至少聽到3次類似的報導,我問太太:「這些歐巴桑多半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為何有如此令人敬佩的道德?」太太答曰:「大概是宗教的力量,台灣人有樸素的信仰,不拿別人的財物,如果拿了,這輩子不還,下輩子也得還。」

     小事化無奇妙魅力

     不可否認,宗教信仰使人變得善良,不僅如此,還能減少爭吵。有則新聞報導兩名機車騎士相撞,互責對方不是,相持無結果,鬧到派出所,員警聽完雙方訴訟,覺得雙方都有錯,不是什麼大事,希望二人和解,甲提議去問關老爺,因他從小認關老爺做乾爹,乙同意,二人來到關羽神龕前,先後跪下求卜,籤文曰:「和為貴。」關帝爺都說和為貴,還吵什麼?二人笑嘻嘻小事化無,記者說事後二人商量要去哪裡喝酒。

     台灣宗教信仰所顯示的奇妙魅力,最讓我這個無神論者感到有趣的是,關羽的神龕不僅在一些商家裡有,在派出所也看得到,祂既是財神又是人民保母(員警)的守護神,這在大陸簡直不可思議,因為共產第一聖人馬克思說過:「宗教是麻痺人民的鴉片。」

     杭州苦廟不復存在

     杭州千年古剎靈隱寺,寺北邊往石人嶺的路上有座「苦廟」,燒香拜佛者頗多,據說求的籤非常靈驗,本人曾為台灣朋友前去問卜,此卜由5個內方外圓的銅錢正反兩面組成,奇怪的是兩次求得的卦竟相同,這當然是巧合,計算其概率是1/1024,但神明的事有時還真不能不信。

     「苦廟」的來歷無從查考,拐彎的小路邊,有一塊半埋在地下的石頭,石頭上刻著「苦廟」二字,就字跡看有些年代了,據說解放前就有幾個尼姑在此修行,土改時尼姑還在,1958年大躍進時,「苦廟」被改為豬圈,改革開放後,這幾間破屋任憑風吹雨淋,無人搭理。

     一位從麻紡廠退休的女工,夜裡夢到觀世音菩薩,她按夢境尋到此處,感到分外親切,拿出平生積蓄,修牆補漏,布置佛堂,天天膜拜,當地村民見豬圈變佛堂,覺得是好事,不來過問,路人偶而會進來看看,有了求籤卜卦後,來的人多了,傳說廟裡的籤卦很靈驗,台灣、新加坡、港、澳等海外華人也來求籤卜卦,慷慨捐助下香火越來越旺,幾間原本破舊的房屋作了全面整修。

     1990年代我去造訪時,遠望小廟的屋頂,在陽光下非常光鮮亮麗,「苦廟」經營有術,齋飯非常便宜,合台幣2、3元,不以營利為目的,廟裡自製的鹹菜好吃到嘗過的還想再去,2004年我再去時,廟被查封,因為沒有得到政府的認可。在大陸,人們只能在政府認可的寺廟裡祈禱,才算合法,2011年我從永福寺途經「苦廟」原址,見拖拉機來回推土,已變為「佛教學院」的工地。

     不是出家人的專利

     台灣人認為建寺立廟是功德,不管大小城鎮或風景區,隨處可見寺廟,巍巍壯觀,方圓有數里之廣,如陸客常去的中台禪寺;有的只有三兩間小屋,分布於街角鄉里。

     相較大陸的寺廟道觀,從建築藝術的角度審視,台灣的寺廟實在找不到可讚美之處,但供奉的神像卻體現了佛道一家親,釋迦牟尼、觀世音、關羽、媽祖、土地公、土地婆、文昌帝君是最常見的。最特殊的是,供奉開台不久因故犧牲的無主孤魂,台灣人稱這些庇佑萬民的無名神為「有應公」、「萬善爺」。不管是大寺還是小廟,全都不收門票,方便民眾隨時頂禮膜拜,洗滌心靈,化解苦難,真正做到廣結善緣。

     大陸經歷了反右、大躍進、文革,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至今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的,多乎哉?不多也,大多數人都成了唯物主義者,進廟燒香拜佛的人不少,但大都為了求神保佑發財,升學、求職順利,非常的功利主義,菩薩若是明白他們的求拜動機,會不會予以幫助?這些求拜的人,心地似乎並不因此而變得善良,何以見得?轟動一時的廣州小女孩受傷倒臥馬路,被車碾過多次,10多名路過的行人竟視而不見。台灣是個宗教信仰自由的地方,相信這樣的事應該不會發生,因為台灣人相信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不是出家人的專利。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