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不只是釣魚台事件本身, 也是本文末說的:「當今年輕人不關心社會,只關心自己、八卦消息,少了來自民間強悍的監督力量,政府也就馬馬虎虎」。
時代不同了,現在很關心公共事務、關心政治、為不公平不正義抱不平,反而和大眾格格不入,而會被指成政治魔人、正義魔人。
一直盯著政論節目、討論事情只講藍綠,才算是政治魔人吧!以此定義,我也覺得現在政治魔人不少。至於正義魔人,應該是很少很少吧,但正義魔人是越多越好啊!(但當然也要能自我要求,同樣標準)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308/112012051400419.html


----

歷史街道 釣魚台是我們的-帶路人之1 南方朔:保釣 台灣社運的啟蒙

    2012-05-14 00:53
    中國時報
    【蘇瑋璇/台北報導】

     前言:最近,日本東京都與沖繩縣石垣市均要募款購買釣魚台,加上大陸漁政船頻頻開到釣魚台附近海域,使釣魚台風雲再現。 本報「歷史街道」專輯,這次要引領讀者重回四十年前台灣風起雲湧的保釣運動,看看當時國內外許多人是如何將「釣魚台是我們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

     台灣戰後社會氛圍壓抑保守,釣魚台事件爆發,滿腔熱血的愛國青年幾乎都被捲進這股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中,這把火從香港延燒至美國、台灣,知名文化評論者南方朔也身歷其中,甚至放棄出國留學。回憶往事,他說,國家遭逢存亡交關的危急時刻,哪還有心思出國?下此決定,他未曾後悔過。

     南方朔說,保釣運動從香港發起,憑著一股愛國情操,學生繪製海報、開研討會、上街示威遊行,他是台大的活躍分子,很快投身運動,許多港生因搞保釣,被限制不得再入境,他近期巧遇廣達電董事長林百里,相談後發現他也曾參與保釣。

     南方朔說,台灣被日本欺負,「劉自然事件」引爆台灣對美國的不滿,而美方擅自將釣魚台管轄權交給日本,年輕學生一有了可發揮的題材,就搞得轟轟烈烈。

     他印象中,曾有上百學生自動集結到日本商店很多的中山北路示威,衝進店裡高喊口號,捍衛主權。

     釣運巔峰時刻,台灣退出聯合國,當時南方朔已拿到獎學金準備出國留學,但心想唇亡齒寒,決定留在台灣搞運動。他說,若出國歸返,台灣只不過多個小洋博士,但他「一輩子搞運動」,緊扣台灣土地,「留下來努力的成果並不亞於留學生」,多年來他常被問及是否後悔,但他從不覺吃虧。

     南方朔說,台灣政府的表現太懦弱,許多在美的留學生失望,轉向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學生發展台獨運動加以抗衡。他支持保釣,然而一旦變調成統獨議題,「我就有點毛毛的,好像搞錯問題了。」因此逐漸淡出釣運。

     他表示,釣運可謂台灣社會的啟蒙,群眾原本對公眾事務三緘其口,冷淡僵硬的氛圍被釣運打破,點燃民主運動之火。只是,任何群眾運動均會無限向下發展,方向往往不是最先點火的那一代所能想像,甚至超過他們掌控的範圍。

     釣運期間,南方朔沒遇上什麼麻煩,倒是後期參與台大社會服務團運動,影響後半生。當時一位台大醫科的職業學生邀他參加聚會,發表一些意見,此後調查局找上約談,宣稱那次集會是陰謀顛覆政府的非法集會,觸犯《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之一,要判死刑,姑且念他年少無知,政府寬大為懷,不予追究,要他心存感激,今後多多和政府合作。

     年少的南方朔嚇壞了,他是頂著台大碩士高學歷跑新聞的第一人,進入省政府辦的《台灣新生報》,試用三年,始終無法升正職,追根究底,正是因安全室中留有案底,升遷遭阻撓,只得離職,幸而《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對他相當賞識、提拔,絲毫不為案底所動,因此余老先生的情分他始終感念在心。

     回首當年,南方朔說,單純的愛國心解決不了問題,社會要靠群眾長期關心,不斷改革、深化民主。而知識分子是社會推進的引擎,改革永遠從年輕人發生,保釣被視為「海外的五四運動」,這群視公共事務為己任的青年關切、監督,政府就不敢亂搞,反觀當今年輕人不關心社會,只關心自己、八卦消息,少了來自民間強悍的監督力量,政府也就馬馬虎虎了。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