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盲濫情看都更--過來人給你的良心忠告
納美人

「文林苑」都更案引發諾大的風暴,連帶其他都更案也受波及,處處都冒出「王家第二」。我的家,從被貼黃單的危樓到走都更而得以重建,此時此刻的發言似乎更有正當性。因為,我認為「釘子戶」到處都有,不是全然都是王家,但台灣社會「理盲又濫情」,喜歡不問是非的把「受害者」標籤貼在「少數」這邊,以至出現「強勢的弱勢」,這對多數很不公平,所以該都更就得都更,手軟只會造成更多的受害者。

我原本住在台北市南港區的修德國宅,那是工作一段時間所購買的第一棟房。九二一當晚,社區有兩、三棟大樓的地下室梁柱爆裂,之後請技師鑑定,才發現這片社區全是海砂屋,所以被貼上黃單,連補強都沒得補強。

社區中有些住戶立刻想要脫手,因為銀行拒絕買方貸款,所以價格低到無法想像──現金200萬元,能賣出的人還自認賺到,至少意味著落袋為安。可是,對很多以7、800萬買的住戶,當然不甘心就這樣認賠殺出,何況要找到「冒死搶進」的買家還不容易呢!

於是,多數住戶組織自救會,希望能夠透過「台北市高氯離子混凝土建築物善後處理自治條例」而拆除重建。266戶中卻有十幾戶的「釘子戶」,有些人堅信住了一輩子的屋子很正常,之所以被鑑定為海砂屋是有陰謀,目的是要配合建商拆屋牟利;有的人則堅持某些賠償原則,毫無迴轉餘地;有些則希望「維持現狀」而反對重建,所以連「誰知道房子蓋好的品質會不會更差」,「如果蓋好遇到房市崩盤,那重建不就是浪費」的理由都搬出。

住在隨時會倒的海砂屋,都有形形色色的釘子戶在抗爭,不要以為這不是真的──從2010年台北市議員質詢的一份資料來看,台北市有43處海砂屋共3407戶,13年來沒有一處列管的海砂屋能夠引用「台北市高氯離子混凝土建築物善後處理自治條例」而拆除重建。由於鋼筋鏽蝕的海砂屋會隨著年月而加速崩解,超過30年就幾乎無法居住(我在搬出的前一年,陽台上方就多次大片掉落水泥塊;社區還有住家客廳地板塌陷,險些砸中樓下的老伯伯),但這43處社區都想拆而拆不了,各位就知道重建有多困難。

就這樣拖了幾年,有辦法的人都走了,怕被壓扁的人也走了。我們人生的一大筆資金就這樣被「卡」在賣不出的房子;而且只要一垮下壓死人,連200萬都沒有,就算日後重建,也一定大為貶值。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願意設身處地的思索,請問你會可憐這些勇敢的「釘子戶」,還是同情多數怕死的而主張拆除重建的住戶?請問,你要捍衛「釘子戶」的「利益」,還是維護多數住戶的利益?二選一的題目,很簡單就有答案──房子重建了,除了安全得以保障外,釘子戶的房屋也會增值;房子坍塌了,所有人的利益都會隨釘子戶而陪葬。

所以,最後自救會走上都更這條路,而且取得百分之95的同意,因為這不必百分百同意(怎麼這麼巧,與文林苑的趴數比率是一樣)。可是「釘子戶」依然拒絕搬遷,控告一切能告的人,上至市長、副市長,下至建商、自救會成員等等,理由是圖利建商,竊占、毀損他們的家園。而這些高喊要「死守家園」的釘子戶,有些還加入「都更受害者聯盟」,且將這起都更案名之為「修德國宅都市更新慘案」。

他們眼中的「更新慘案」,偏偏在很多住戶眼中是「遲到的正義」。現在,這片社區就要落成了,且改名為「納美社區」,時間就在4月,未來3個月就要遷回,我認識的很多人已經在忙著四處看家具,準備好好布置「新居」。從1999年的九二一至今,還真多虧有都更政策,對照之前的殘破,媒體記者去走一遭再發言也不遲。

我要說的是,因為都更成功,現在是一坪至少X0萬起跳,我的房子從沒人要的200萬到後面快要可以多個0(雖然還有一些距離,但距離產生美感,營造有夢最美的快樂)。如果沒有都更,我相信,房子可能已經倒塌成廢墟;我知道,在社會大眾的眼中,反對的「釘子戶」是少數,所以一定是「弱勢」,但,這些「強勢的弱勢」讓我們的重建之路走的如此曲折,讓我們擔心受怕的住在危樓那麼多年,資金無法做更有效利用,我們難道不是受害者?難道梁柱爆裂要改建就是原罪?黑白曲直,不是以人數多寡來論斷啊!

城市如人,一定會有生死,誠如大陸網友說的,台北市不都更,會連大陸三線城市還不如。都更,當然不是全部拆除,以台北市為例,除了古蹟之外,包括有文化意義的名人故居、陽明山上與天母的美軍宿舍、部份眷村、為數不多的日據部分建築應予保留,能代表時代發展特色的建物也應局部保護(大片拆除,小片保留),當作這座城市的紀念。除了著眼於城市的進步之外,都更也安全上的現實需要,那就是台灣是一個地震高危險地區,應該讓老舊建築早日拆除重建,符合九二一之後規範的耐震度。

說到這裡,我還必須說,台灣建築之醜是「有目共睹」,如果有立法完善的都更法,能夠提高國民的審美水平,我們何樂而不為?其中,最重要的是嚴格規範「所有」新蓋的屋舍務必統一安放冷氣機的地點,冷氣孔與管線都應先設定好,外觀也必須遮蔽,千萬別再讓冷氣機亂裝,遠看如得腫瘤,管線亂拉亂走如醫院中插管急救的病人,破壞整體美觀。至於非都會區,類似「宜蘭厝」的概念也應該立法強力推行到全台灣各縣市。

我承認,都更的利益龐大,背後有許多見不得的黑幕,也有很多出面整合的建商以各種手段威脅利誘,但這些無法做為「反都更」的藉口。反對的學者、團體,應該督促政府修法,提高建築壽命以減少浪費,同時也要強制讓都更過程中的帳目攤在陽光下,設定建商利潤的上限(萬一要賣的時候房市大跌,也是建商的事,所以建商要有一定合理的利潤以應付可能的虧損),超過就按樓層、坪數而與建商均分,讓「好處」可以看得見且共有共享,相信這樣就能減少很多漫天要價的釘子戶,至少大家心中會有個「譜」。

現在媒體只報導王家的眼淚,他們的房子可以不在都更範圍內,所以有不捨有委屈,這都是真的,但輿論不應該無限上綱到把每個案子都形容為「文林苑翻版」。媒體可以弱智,人民不能愚笨,因為廢了都更多數決,我以過來人身分保證,你家日後若要重建鐵定難如登天;媒體可以炒作,政府不能無作為,因為城市必須進步,台北才有機會超越台北。古人范仲淹是「一家哭何如一路哭」,也沒聽過他有什麼千古罵名,既然台灣還有很多該拆未拆的社區等著重生,對的政策,做就對了。

原文網址: 理盲濫情看都更--過來人給你的良心忠告 | ETtoday論壇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403/36013.htm#ixzz21EF9mrpH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