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反核潮 滿腹委屈 核四廠媽媽工程師:我也有小孩
2013年4月1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李宗祐╱新北市報導】

「看到媽媽監督核電聯盟拍的短片,心裡很難過。好像我們在核電廠工作,就是不愛自己的孩子,還會害別人的孩子!」核四廠吳姓女工程師說,「我跟天下媽媽一樣愛自己的小孩,更會努力確保核四安全。」

三月底的北海岸,東北風捲著波浪,不斷拍打著海岸,濺起一波波浪花,就像核四存廢爭議糾纏逾廿年不休,也象徵核四基層員工無處傾訴的心聲。面對記者提問,核四被抨擊可能禍延子孫,在核四工作會不會有罪惡感?有對兩歲多龍鳳胎的吳姓女工程師紅了眼眶。

她說,核四問題已陷入混仗,很多人都是憑感覺認為核四不安全,「我們想解釋,他們卻不想聽,心裡就很氣憤。」大家都要求先保證安全,核四才能繼續做下去,「我們做的就是確保核四安全,但大家卻不願意聽。」尤其網民常拿多年前的舊資料質疑核四,「讓我們百口莫辯」。

更讓這位媽媽核能工程師難過的是,最近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先後以嬰兒和小朋友當主角,製播「守護孩子未來,拒絕危險核電」短片。「我也是媽媽,她們很愛小孩,難道我就不愛自己的小孩嗎?她們如此扭曲地呈現,好像我們在核電廠工作,生的就是輻射寶寶,還會害她們的孩子變成輻射寶寶,心裡真的很難過。」

高中時期就立志攻讀核子工程,擁有清華大學核工碩士學位的游姓女工程師說,「我對自己的專業很有信心,但現在的社會氛圍很奇怪,都不肯相信我們,不喜歡聽專業語言,只喜歡聽名嘴似是而非的激情語言。」

在核四服務十年、也有兩個小孩的林姓爸爸工程師常自問:「我們真的這麼傻,人家講這麼危險的東西,我們卻傻傻待在這裡?」但最後總是告訴自己,「把本分做好,讓核四安全運轉,就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他說,自己在清華大學就讀時,是核工系最低潮的時期,大二時核工系乾脆改名工程與系統科學系。同學畢業後,都到科學園區當科技新貴,「核電是台灣能源多元化的必要選擇,總要有人在這個領域繼續走下去。」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