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了他深切的感謝和形容醫護人員的辛苦後,這句話,讓我很想哭。

「我想,大概沒有哪一個醫師,是抱著想被告的心情去開刀的。
他們都是抱著要救人的心情去開刀,只是他們也是人,不是神,有的時候他們就是救不了另一個人。」

其實又何止醫師如此呢!!在這個只看到自己權利卻無視自己義務的社會、在這個只要求別人義務又踐踏別人權利和尊嚴的社會、在這個抱怨越來越多感恩越來越少的社會,我由衷地佩服和感謝,那些依舊抱持熱情、把自己犧牲貢獻給社會的人。

----
*轉自網友的網誌*

昨天,為了下一部劇本的取材,我在某大醫院的開刀房待了一個半天。
手術室的採訪是申請才得以進入的,因為有位外科醫師的姊夫,因此進去的程序是比較方便一些。
所謂的開刀房,其實是由數十間的手術室所組成的,在每個房間裡,幾乎每天,都有一大組醫師,護士,在這裡為來自臺灣各地的病人執行手術。
為各種受病痛所苦的患者,提供平價的診治手術,讓他們可以多換取一些,在這地球上生存的時間。

去年十一月,我本人也曾經在這裡,執行過一個小型的腎臟手術。
對於當時裸身只著一件單薄的手術衣,孤單地躺在床上被推進來的恐懼經驗,記憶猶新。
只記得陌生而溫柔的護士,不斷在旁邊對我說話,還問我會不會冷,幫我蓋上加溫過的暖單,然後就在那個抬頭朝上幾乎只看得到天花板的過程裡,做完了一個 大大改善我身體健康的手術。

然後今天,看到了台大資深醫師柯文哲前輩,說他一門「外科重症」的課程開不成了,選修學生過少。
也在最近聽說,台灣有超過二分之一的醫師執照,現在都在醫美界。
這麼多年來,我聽了擔任醫師的姐姐和姊夫,不知說了多少關於健保制度弊病的事,有些聽得懂,有些聽不懂。而我能做到的,僅僅是盡量不要浪費藥物,其他的,我真的不懂, 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只是現在,連我這個外行人,都開始會擔心,會不會再過十年,二十年,再也沒有醫師願意幫我們開刀?
或者,要等一台刀,要等上好幾個星期?
因為本來應該在大醫院幫我們開刀的醫師,現在都在幫女人們打針了。
究竟,我們國家的健保制度,把這些原本想救人的醫師,逼到什麼程度了?
我真的不解了。


我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理論跟想法要跟你們分享,僅僅是想把我昨天感受到的寫出來而已。

在一間手術室,一名資深主任,一名主治醫師,一名住院醫師,外加一名麻醉住院醫師,兩名護士,還有不時要來查看的一名資深麻醉主任,一名資深麻醉護士, 這八位專業人士,至少不是隨便路邊就可以找到的大叔大嬸, 僅僅為了一個病人,在聚精會神地執行手術。
這過程裡每個人都必須腦力和精神百分百集中地工作,這不是電腦打錯一個表格,或今天打錯一通電話,寫錯一份報告那樣的粗心可以化解,他們的一舉一動,不管是團隊之間的密切合作,還有時間和速度的爭取,以及病人生命狀態的掌控,這每一個細節都不能出錯。
因為他們在做的,是跟病人生命有關的重大事項。
所有的人幾乎都是站著,短則一兩個小時,長則七八個小時,甚至更久,考驗著每個人的體力和耐力。

護士兩人一人要保持完全無菌,另一人則可以碰觸無菌以外的東西。
如果突然來了一個急診病患必須要開刀,大家同時要繼續執行手術,還要一邊稍微分神去討論怎麼安頓這台刀的事項,找誰麻醉,什麼時間開,準備什麼等等。
本來以為今天總算可以在八點左右吃個晚餐的,可能會因為這位急診的來到,下班時間馬上變成深夜。
除了都在預想之中會發生的事之外,還有預想之外料想不到的事。
例如接受手術之後病患的突發狀況,牽涉著病人無法預料的體質,無法控制的變化,都會讓跟這個手術有關的這八個人,吃上官司。
他們付出了他們自認最好的貢獻,但是他們換來的可能是無情的咒罵和糾紛。

我想,大概沒有哪一個醫師,是抱著想被告的心情去開刀的。
他們都是抱著要救人的心情去開刀,只是他們也是人,不是神,有的時候他們就是救不了另一個人。

在昨天那個下午,我突然很佩服在這裡頭的任何一個人,或許外界的人覺得他們獲得了比一般人更高的薪水,是嗎?
但是我們也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其他,可以賺相同甚至更多錢,也不需要抵押如此大代價的工作。
如果需要把這麼多條人命背負在自己的身上,如果需要付出這麼多的體力和耐力,說真的,他們獲得的酬勞,真的不值。
至少,在我們的國家,不值。


而我們,一個不會開刀,也無力改變健保制度的平凡公民,可以做什麼?
或許僅僅是在我們以廉價的價格享受了這些服務之後,能夠很簡單地說一聲,
醫師,謝謝你。
護士,謝謝你。


他們就會在一天精疲力盡而後睡去前,
知道自己之所以還堅持著,是因為他還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轉自 *凱莉國境Kelly CHEN's Utopia*
http://www.wretch.cc/blog/freefish94/12192850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