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在野時,監督力之強,不但總能抓到政府做不好之處,而且會窮追猛打,叫執政的國民黨避都避不開、不得不面對,因此確實改善了很多國政缺失;

換國民黨在野後,面對執政者的各項弊端,不是抓不到重點、就是即使找到重點,批評力道卻不足,或是後繼無力,而民進黨也極盡硬拗之能事,或是當作沒聽到,反正頭一縮、不回應,隨著時間過去,總能過關,國民黨就是能讓民進黨過關。

 

扁說多少次自己或珍有罪就下台,結果咧?

陳唐山在公開場合比喻另一國如鼻屎大,現在不是外交部長了,但當時民進黨說詞是什麼?他可有因此受到處份或告誡?

杜正勝狀況不斷,打瞌睡硬不認錯,連"誰聽到我"呼呼"睡的聲音"都敢講、隨扈推倒記者跟我無關(雖然記者自己也很超過)、多少次搞笑演出:三隻小豬、音容 在、罄竹難書….等等,結果咧?

出錯或許是他個人問題,但民進黨不處理,才會讓他目前仍穩坐官位。

反正你罵你的,我官照作錢照領,就算你24小時在我耳邊罵,只要我頂得住,你能怎樣?

 

民進黨若面對國民黨這樣亂搞又硬拗、死不認錯、嘸哩係嘜按怎等等狀況,早已上街頭了,上街頭你還敢不理,就看我能破壞多少東西,雖然這力量有時會被用在不當之處,但基本上仍能使國家進步、改善執政缺失;

民進黨面對反對或批評呢,最盛大的一次是前陣子的倒扁氣勢,全台北到處有人穿紅衣,真的是到處哦,那天我因工作需要在市區移動十多公里,沒有沒看到紅衣人的時候,結果咧,在紅杉軍沒進一步鬧事的情形下,扁還不是穩坐總統寶座。

(其實當時上街的人很多並不支持國民黨,亦非支持施明德)

 

別說國民黨執政時無法在體制內表達意見,在民國八十年後基本上已沒什麼威權、社會已大鳴大放,而且國民黨的官也沒那麼無恥,超大反彈的話通常都會自己下台,少數例外會由上級要求走人,因此上街頭抗爭並非適當手段。

而民進黨執政後就能在體制內表達意見了嗎,公投?投什麼?買飛彈,沒通過還不是照買,必需的嘛;入聯,全世界關心國際局勢的人多數都能理解台灣人的心聲,也知道入聯是幾乎全台灣民眾的意見,那有什麼好投的,話題一出就引來國際躂伐,我們離聯合國更進了嗎?然後,過了又怎樣,台灣與世界都早知結果,沒過更是糗大,讓人以為台灣人沒意願,而且沒過的話政府就不再嘗試入聯了嗎?

罷扁聲高漲時所有單位的民調,扁的支持度都在20%上下,要求下台都過半,結果罷成了嗎?

 

別把我想成不顧一切只推藍且反綠,陳水扁做台北市長時我可是支持的,沈富雄、林濁水也一直讓我感覺不錯,但整體綠色主流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另外我也絕對認同民進黨對台灣民主的貢獻);藍營不吸引我,他沒哪特別好,國民黨下野前幾年的執政成績只算及格,政黨風氣也只讓我覺得普普通通,但看現在的民進黨政績或主流風氣,分數根本就是死當(不過未來若改善我仍會支持,不是真的死當)。

 

回到文章之初,既然國民黨較能治國不善監督,而民進黨有本事強力監督卻不太會執政,還一直破壞社會風氣兼搞對立,那還是讓他們回到各自適合的位置吧。

 

Henry, 2007.10.12

----

註:

*10.29記:物價漲,高麗菜一把上百元,農委會主委蘇嘉全說:為何不買一把五元的菜,而要買那麼貴的,再來喊貴?

* 10.29記:油價漲,95無鉛真逼台幣30元/1公升,經濟部長陳瑞隆說:大家少開點車,或換小車,省錢又環保,像我的公配車Camry 3000就是典型的小車之一。(不過單以首長配車而言,3000cc確實算小的)。

*10.30記:一同參選總統的謝長廷說,「馬」跑再快也只能被人騎。

*11.10記:陳水扁在音響展被嗆:老百姓活不下去了,事後不久便回嗆:活不下去還能買很貴的票逛音響展,台灣還不錯嘛,實則那位仁兄只是廠商的臨時工;呂副到高雄某市場視察,也被質疑執政黨爛,卻回應那位嗆聲的小姐是有人安排的演戲。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