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和平訴求 昔日劉校長在哪
2008-11-08 中國時報 【江慧真/特稿】

     一九九○年五月,清大爆發獨台會「共諜案」。當時調查局未知會校方,直接衝進校園,帶走涉嫌叛亂的歷史研究所學生廖偉程。調查局的莽撞,惹得清大校長劉兆玄大為光火,不但親自寫信給法務部長呂有文抗議,抨擊司法體系行為粗暴,更要求法務部「給個說法」,展現學者風骨,至今仍為人傳頌。

     十八年後,時空轉換,學生關心時政,走出校園來到行政院前廣場。

     超過兩百多位的大學生中,不乏研讀法律的學生,兩天來經由網路串連,由教授偕同坐在行政院前廣場靜坐。靜坐的訴求很簡單,只是不解陳雲林訪台各地警察維安行動粗暴,是否有執法過當之虞?並要求政府應化被動為主動,盡速修正「集會遊行法」。

     學生的訴求很單純,希望政府正視執法過程的缺失,把多年來藍綠牽扯不清、解決不了的惡法「集遊法」,重新理性檢視、減低危害人權的爭議。但學生的手段卻太倉卒,網路串聯完就上路,忽略了訴求的合法前提,抗議的聲音撐不到兩天,即遭警察強制驅散。

     行政院堅持的立場是學生的集會未經合法申請,違法的活動當然應取締;學生的訴求是警察執法過當,學生卻未看到群眾抗爭同樣過激,當汽油彈、石塊滿天亂擲的時候,警察基於職責所在當然要維持秩序。

     但是,行政院疏忽了警、民衝撞事件逐次升高的時間序,學生發起靜坐時,是看到陳雲林抵台時從機場到圓山飯店的過當維安,已經影響到正常人民出入機場的便利;是看到警察維護在國賓飯店裡的貴賓,卻嚴格禁止附近唱片行播放〈台灣之歌〉。

     當街頭衝突升到最高也最失控之際,學生安安靜靜地坐在行政院前,沒有喧嘩,沒有暴力。但是,同樣的,沒有行政院任何人理他們,直到陳雲林離開台灣,返抵北京。

     劉兆玄身為最高行政首長,曾為學生大家長的大學校長,應該是歷任行政院長中,最了解學生表達單純正義的人。群眾運動的多面相,學生在第一時間中未必理解,劉揆可以理性冷靜地告訴學生,「這幾天街頭的紛亂,造成你們的不安,讓我也很不安,但是,請你們也要體會,一個法治國家,不可能容許群眾在街頭流竄,遑論亂擲汽油彈。」

     遺憾的是,劉揆並沒有出面。三十多小時的靜坐抗議聲中,學生們只聽到行政院祕書長薛香川叱喝「以前學校學的學到哪去了?」對於十八年前,強力捍衛學生、要求程序正義的這位清大校長,沒有以昔日大學校長的身分,露臉和學生們長談民主,恐怕是這場靜坐的最大憾事。

創作者介紹

司機大叔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