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就醫 平地雪與冰雹 考取駕照 自己做漢堡和蛋餅。

最近一年來,右耳常覺有點堵塞,就像是用手塞住耳朵那樣聽聲音的感覺。最初是每天清晨剛醒時會如此,不到一小時後就會正常。但天天如此,我仍去了一趟診所,然後被告知是右耳道太窄(左耳就正常)、深處積了不少耳垢。雖然醫生試著用耳藥讓我泡了幾分鐘,也挖出了一些耳垢,但有的黏在皮上,當下我沒硬要處理,反正狀況已有改善。

前幾天情形有點惡化,不再會自己恢復暢通了,變成要用手把外耳拉開(比如拉耳垂造成耳道括張就會通一下),可是不可能隨時拉啊!而且拉久也會痛。本來還在猶豫要花大錢快去看醫生還是回台灣再處理,但這情形才沒幾天,今天進一步變成連動手拉都不通了!即使只是塞住、沒有內部發炎什麼的,我也怕這樣塞八個月聽力都減退了!正好今天早上沒事,向教官與學校問了相關資訊後,自己一人去看了美國的第一次醫生。

到了耳科診所,填好掛號單,等了一會兒,進診間,護士照例量了體重和血壓、心跳,換醫生進來問一下、看一下我耳內,發現仍是耳道加耳垢的問題,然後再換護士進來(不知為啥,醫護兩人一次都只進來一人)。

正式開始了。先噴不少耳藥水進右耳,放我一人等了十幾分鐘,再來時帶了一瓶專沖耳朵的水瓶,噴嘴尖尖,然後有個用手加壓的地方,就這樣被強力水壓沖啊衝啊的,真的是滿痛的啊!而且沖了一陣子後,我深深體會到耳內是掌管平衡的中樞,因為我連坐著都覺得有點無法保持平衡了!

雖然辛苦,但真的是洗出很多很多萬年耳垢,真的是超多。最後再換醫生來看看護士小姐的工作成果,結果醫生很滿意,當然她有問我的感覺,可是說實在剛才硬沖那麼久,現在我的感覺不準吧 @@ ,我還在覺得被沖得不太舒服,但聽聲音似乎是沒再被堵住的感覺了。最後醫生跟我說,平時不要自己挖得太勤,像我就挖太頻繁,結果能挖到的地方超乾淨但皮膚有點被刮紅了,同時很多角落深處自己一定挖不到。

離開前她開了個處方箋給我去藥房拿耳藥,然後付錢。。。152 美金。。。早有預期-學校說我們保險可能可以請回 60 元左右,就去請請看吧。

開車準備回學校和家裡,雨依然在下。天啊!路上竟然有不少積雪!馬路就像是下了一些雪後,車流再走過,就會留些殘雪在車道間和路邊那樣。還真的是三月中下了南加州的平地雪!回學校後聽同學說稍早那裡也下了冰雹!最扯的是再過一兩小時後居然又變成了個大晴天!

接下來是今天預訂的重點-加州汽車駕照路考。西方駕照路考大多都是考官坐進車裡直接上路,你邊開他邊打分數,有時會給指令左右轉或換換車道等。大概一個月前考了筆試,今天這一天是當時我預約時間時的最早日期。跟朋友借了車,到監理所櫃台報到,把車開到指定位置等。考官來了,先考開車時的手勢、檢查所有車外燈沒壞,然後問車內基本開關(車燈、雨刷、除霧)。進了車,清楚說明今天考試的方式,特別強調不會故意要求違規、即使指令下達換車道或轉彎,若情況不允許也不需硬要立即執行,一切以安全和合法為最高原則。

雖然開車早已熟了,但上路考試還是有點緊繃,畢竟考試會用最高標準來看的。剛才瞄了一下評分表,滿詳細的,各種扣分也分類,有些一次就當掉,如停車越線、未依照標誌標線號誌行駛、車輪擦到安全島等等,中等錯誤有三次機會,小錯誤有十五次機會。路考區的車流不多,正適合初學者來考。考官也確實沒在刁難,一切指示都很正常、也不會讓人反應不急。基本上在台灣會開車的人,來這裡都不會有技術問題,而是駕駛習慣不良才被當掉。

考完順利過關,先拿了個很不正式的臨時駕照(A4紙半張,電腦印幾行字,就這樣!),正式的駕照會在 90 天內寄到家裡-有沒有覺得台灣政府在為民服務的部分效率很棒啊!而且又便宜!

回學校和同學討論一下最近主題 cross-country plan 和閒聊考駕照趣事後,回家準備吃晚飯。

今晚不但難得自己煮,而且很豐盛唷!煎漢堡肉片、加點生菜,夾進漢堡麵包裡;煎培根夾進蛋餅再加醬油。好香啊~漢堡肉片很讚,生菜健康,培根蛋餅也好好吃~

好笑的事,中午剛過時還在邀教官今晚一起來我們固定的週一聚餐,馬上就忘得一乾二淨,等室友幫我包便當回來才想到。然後九點多我又順便把那便當嗑掉了 XD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