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覺得,駕駛座是一個會讓人現出原形的地方。我講這話願意負法律責任,也就是說,一個狐狸精如果坐上駕駛座卻沒有現出原形,告我就是了。

許多人,平常看起來挺正常的,在擁擠的電梯裡會縮著身子盡量不去碰到別人,肚子裡就算有氣也會忍住直到出了電梯再放,相不相信,這些看似正常的人一坐上駕駛座,常會現出另一個樣。

我就認識一個平常走在長輩後面總是維持兩步距離的有禮青年,可他一坐上駕駛座,奇怪了,就是會貼著前一輛車的屁股開,讓人錯以為那是一輛把兩部車黏在一起的新款房車。

「哇,你看,那輛加長型的車子好酷。」
「不過顏色怪怪的,前半段乳白色,後半段怎麼是暗暗的豬肝色?」

還有些人,一坐上駕駛座,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陰暗個性也隨著引擎同步發動,「公路殺手」這類的名詞就是這麼出現的。

「公路殺手」在公路上殺人,當然不是偶然的事,闖禍之前,發自他內心的聲音,通常連驚悚小說作家聽了都會陷入深思。

「超我車,操,看不起我啊?是不是我家沒有超大螢幕的液晶電視機,你就看不起我,超我的車?操,太囂張了吧,扁!」
「叭我,我幹,你小子竟敢叭我,要是我開雙B的車子你會叭嗎?不會的嘛,是不是,那你存心欺負窮人嘍,是吧?我他媽不捅你兩刀替這個社會出口氣我還算人嗎?幹!」

「你香車美人很爽是不是,沒關係,我扁人也會很爽。」

當然,一邊開車一邊這樣子想事情的人,幾乎都是男性,至於女性,她們要是對交通也造成禍害,通常是因為坐在駕駛座旁邊。

「右邊,右邊,右邊,唉呀,你怎麼不從剛才那個出口出去呢?大賣場要從剛剛那個出口出去的啊!」
「妳以後可不可以早一點告訴我,每次都這樣突然切出去,遲早發生車禍。」

或者,「媽呀!老公,煞車,煞車。」
「幹嘛?」
「好恐怖喔,擋風玻璃上有一隻蜘蛛。」

駕駛座竟能激發出人性本惡的一面,這真的是一件危險的事,跟一邊開車一邊打色情電話一樣的危險。
(電話另一頭)「嗯,葛格,你真的在開車啊?」
「騙妳幹嘛?」
「那我要你用力踩油門,把你的引擎衝進我的行李廂,你一定要喔。」
「那還有問題?」
轟隆一聲,然後就是警察趕往處理一件追撞車禍。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有關單位不能等閒視之,要有因應措施,例如,以後考駕照的時候,也應同時測驗人性。

在這個概念下設計的駕照考試,選擇題也許是:
(  )在高速公路上被人超車,我們應該:A. 朝著對方咆哮並狂按喇叭。B. 反超回去並將左手伸出窗外給對方一個中指。C. 打電話叫朋友開車到前面去堵對方。D. 以上皆是錯誤的,應該不為所動,繼續往既定的目標開過去。

是非題可以是:
(  )在高速公路上開車,見前方車子上下晃動有如「車震」,此時應不顧行車安全,高速超越前車一探究竟,也許可以看到好康的。

駕駛座能讓人現出原形,這個念頭固然讓人害怕,可是善加利用,卻也不是一無是處,例如,以後可以開車相親。

相親時,初識的一對坐在前座,媒人坐在後座,從車水馬龍的市區,開到人煙稀少的野地,沿途由開車看個性,還可不時提出一些刺激的問題看反應。

「所以假如有一隻貓突然衝出來,張先生,你寧願把牠壓死也不會閃躲?」
「那當然。」
「張先生,麻煩你在前面超商門口停一下,我要下車。」
「這……,這真糟糕,對不起,王小姐,我的意思是,如果旁邊沒有車子的話,其實我是可以閃躲的。」
「太晚了,張先生,你已經把那個小可憐壓死了。」

(本文作者為交通義警)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