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批評, 都別忘了別人努力和辛苦的一部分, 即使你還沒看到這部分, 並不代表它不存在

----
人在做、天在看 -- 一位花博志工發表一些小小的看法
.by 略有涉獵 on Tuesday, November 16, 2010 at 10:04pm

因為我們都是台灣之子請看完這篇文章~~
不管你是藍是綠~~~

讓我們忽略那些情緒性的負面字眼看看一些解釋性的描述然後不吝惜給那些該得到掌聲的人他們該得的掌聲.

10 月梅姬颱風來襲當夜,我正巧經過大直橋。

左邊望去,河岸旁燈光一閃一閃 。一念之間將車子停下, 走進基隆河畔區。

風狂吹,人站不穩,想往前挪幾步都得使勁;

我想起幾小時前手機傳來的簡訊,基隆河水暴漲, 花博票亭、舞台等正全面撤離河畔。

可是我還是看見前頭一閃一閃的燈光, 它顯然不是為了燈會裝置的盛宴之燈, 狂風暴雨中, 遠遠望去, 那像淒苦嗚咽的微弱燈火。

不知為何, 我聯想起絕望的螢火蟲。

燈光上上下下, 我顧不得暴漲中的基隆河, 堅持再走近些, 約莫走了20分鐘左右, 當然全身都濕透了, 才看見持燈的原是正在種植「大佳河濱公園區」花卉的農夫。

他們一手持燈, 一手持塑膠盒, 挖起土裡較珍貴的花卉。

風太大,  我問他們話,  花農聽不清,  雨水打得每個人樣貌都變形。

我的淚伴著雨水,  流了下來,  這些花農正冒著險搶救他們苦心種植的花卉; 

無情風雨一來,  半年心血泡湯。

按照台北市政府與他們簽下的採買合約,  未來花博從試運行起到閉幕7個月內,  每次的風雨災害風險花農都得自行吸收。

一個月前在議會、在電視嘲譏他們賺取5倍、10倍暴利的議員、媒體,  沒一個現身。

花農們只來得及把最珍貴的花卉先挖起來, 便宜一點的就讓它爛了,日後重種。   

◎ 無人還花農公道   他們的身影在滾滾基隆河畔,無言、艱辛、且孤獨。  我走回車上後,看著大直橋另一邊燈光繁華的內湖媒體園區,打了一通電話給中天電視台,問他們是否調得出人手,拍攝河畔旁的花農。 

他們的回答我很能理解,更大的災難在蘇澳,宜蘭正逢百年大雨,且據中天獨家新聞,有好幾台遊覽車可能在坍方的蘇花公路中蒙難了。 

的確,世間疾苦何其多,悲劇的、羞辱的……基隆河畔花農,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群小人物。

我只恨自己當天沒帶攝影機,拍下畫面,有一天有機會讓只會誇言、踐踏民眾的議員們觀看。

我也恨自己沒有米勒的天分,畫下如他當年農婦採收的背影,泛著水的泥地,徒手挖花,想辦法給自己留點本金的花農。

一年前他們標下台北花博時,未必知道今年下半年正逢反聖嬰。

雨季不斷,氣候異常,甚至冬天都可能重蹈2004年12月的經驗,不只秋颱,還有冬颱等著。

東半球到處豪雨成災,泰國、緬甸、日本沖繩、印尼東半部……反聖嬰的高峰未過,沒有人知道還有多少無情風雨等著襲來。 

這一次花農算是幸運,花沒全爛,約莫只壞了三分之一,暫且算半逃過了雨災,但未來還有6個月的賭注。

上周日,我到士林花市買花,家裡院子裡盛開的花葉,也在這波東北季風共伴風雨中吹成乾枝,一名花市負責人問我現在大家知道真相,看到所謂500元空心菜等原來是賭一場7個月的期貨,風吹壞了就得補,為什麼當時罵他們的人,沒有人還他們公道? 

我無言以對。 

不好意思告訴他,小人物的委曲只是「偉大」又無情政治的犧牲品。

花農們連郝龍斌也不諒解,「為什麼市府沒有能力回擊這些胡說八道的言論?」 我拍拍花農的背,告訴他們有些人不是帶著良心在看事情,而是權力遮蔽了他們的良心,他們的眼中只有政治的成見。

接著安慰他---「人在做,天在看」。 

感謝新的佳芭颱風直撲日本,遠離台灣;這麼說當然很自私。

但每逢夜裡再下起大雨,我腦海裡始終揮之不去,基隆河暴漲那一夜,河畔點點落落的燈火,那些搶收花枝無聲的背影。

請容我以一個沒有實質權力,也沒有其他身分的見證者,向花農的辛勞致敬。

 

 

==================================================================================我一定要聲援一下!!

因為我的設計師好友Power也是花博的得標廠商之ㄧ

他這次幫"五個"國家做設計 第五個國家"阿曼"指名一定要他接

因為"阿曼"大使說從沒看過一位設計師可以同時接這麼多的國家Power不但自掏腰包去外國簽約

還成功的做了好多國民外交

當我稱讚他好棒時,他哈哈笑,半開玩笑對我說: "不知可不可以順利的收到政府的補助款勒..."

我聽了其實挺難過的 因為廠商要做的努力及後續維護費用是那些政客、反對黨看不到的 沒有支持,只有攻擊....他們真的愛台灣嗎!?! 

請大家給它用力傳,多多支持花博! 謝謝!

==================================================================================

一位花博志工發表一些小小的看法  

我親愛的朋友啊!在此發表一些小小的看法:

 昨天傍晚,蘇貞昌「低調」地去花博參觀了2.5小時,蹲在新生館有名的500元空心菜邊看了許久。

離開時發表的言論是:「怎麼都快開幕了,工程還沒有收尾?」

那五百元的空心菜有五叢,跟其他的九層塔與茭白筍,都是台灣的原生植物,是設計師拒絕用外國的水生植物,堅持要用台灣的原生種,將建國大埤流出的污水淨化成乾淨的水。

而且賣出的菜農還要將空心菜維護171天!(對任何商家而言,都是一筆吃力沒錢賺的生意!)

新生館是個了不起的傑作,從美術館區走過花之隧道,就令我們驚喜連連,因為看到了設計師小心維護所有在地植物的苦心,並做了超美麗的結合!

各位若錯失了參觀的機會就太太太可惜了!

蘇貞昌參觀了美術館區,看到了一些未完成的工程,總算找到了一個可以批評的毛病:「怎麼都快開幕了,還沒有收尾呢?」

他看到的是「寰宇庭園區」,是個國際競賽區,有22個國家與城市參加競賽,將在 十 一月五日 (花博開幕前一日)打分數,參展的國家都保持最高度的機密,再加上上星期颱風,因此不到打分數的最後關頭,不會輕易漏任何口風的。

第一名不但可以獲得國際花博總會六萬元美金的獎金,從此還可揚名國際花卉市場。

蘇貞昌好不容易找到的批評,只顯示了他對花博的無知,難怪在他行政院長任內,沒有給花博一毛錢!

恭喜新生館不但得到世界綠建築的「鑽石級」認定,也得到台灣今年建築首獎!

我花了好一番唇舌去向我阿姨解釋了花博的實際狀況,因為她與她那一群市場阿巴桑都深信花博是花了三百多億的建國花市,真是么壽哦!這麼貴的「花市」,有什麼好看!

莊瑞雄等「空心菜市議員」真是一群說話非常不負責任的「民代」!

帶頭教壞市民!

台灣花博目前為止只花了八十五億元,還有6.6億還沒撥下來,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是世界各國舉辦花博有歷史以來最「拮据」的國家!

(2006年提出申請時,原先申請是二百多億的預算,但是民進黨政府一毛也不給,最後預算下殺到八十億時才給過關,但是錢不見蹤影,直到新政府上台才拿到錢,在一年半之內創造出這樣的成績!)

曾經,蘇貞昌也去挺莊瑞雄的場子,痛罵台北市花一百多億,浪費公帑辦花博,台灣人都是吃鹽酥雞送九層塔的,難道以後要吃九層塔送鹽酥雞嗎?

新生館的兩位建築師甚至被邀去政論節目被這些完全不懂藝術,也不在乎鬧國際笑話的「民之喉舌」羞辱。

我們怎能讓這樣視野、心胸都狹窄而且誇大錯誤資訊的人來帶領我們引以為傲的城市?!

高雄世運只蓋一個運動場,熱鬧十幾天,花了一百多億,相較台北花博熱鬧171天,十四個永續漂亮的建築,八十幾億,哪一個花錢?

何況高雄辦世運時,台北人可是大力相挺,引以為我們國家的驕傲啊!

 國家地理頻道將於明年三月播出我們花博的另一項驕傲:「遠東環生方舟」(位於圓山館的流行館)

全館用保特瓶磚打造,每個部分都可回收再利用,每個設計都是廢物利用,同時也利用植物淨化污水,再用淨化的水製造涼風、降低溫度、節約能源。
 
我是在現場的志工,我看到許多沒有麥克風的台北人用行動在支持我們的花博,且深深引以為傲,拒絕被扭曲的媒體操控!

henr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